阿布拉赫

@BloomingBloom

自以为是的浪漫

阿线在她的《一個人上路,去日本住三十天》前言里说,在整理文字和照片时有点不确定在异国给台湾朋友写明信片究竟是浪漫还是自以为是的浪漫。我读到这里,想了一下,对着电脑点点头,嗯,应该是自以为是的浪漫。我刚从国外回来,买了一堆明信片和冰箱贴还有其它纪念品。

故人

很庆幸,马特市仍然在不断吸引新人到来,也许不似当年盛况空前,但细水长流,没准终有一天汇成大江大河。

双雪涛《不间断的人》读后感

我一直喜欢双雪涛,但这个集子里打头阵的同名中篇,说实话我没太看懂。时髦是赶上了,AI呢你想。有可能也是双雪涛第一次涉及科幻主题。他以前写了很多魔幻设定,这次这两个AI人物多少和科学沾上了边。但你指望双雪涛能写出多硬的科学幻想,也不大现实。不过是个AI的壳子,内里还是那些人性纠葛、幽暗、无法实现的执念。

第七日书:还得是清迈

我的USDT支持顺利了几天,今天又不行了。

第六日书:不是软文

这篇不是软文,但希望星巴克看见了能给我打钱。

第五日书:偏厦和正房

读书时,逢重大考试,老师会叮嘱,卷子发下来先不要着急做题,通看一遍,对试题有个大概的把握,再决定从哪里答起。我就属于不听老师言,吃亏在眼前的那种人。长大了依旧不改,这不,昨天写完第四日才看到今天的题目,第二天就被我写了。好在年纪够大,搬的家也够多,要找其它的素材,不是件难事。

第四日书:再不想进局子

让警察加他好友、陪他聊天、抓他归案!

第三日书:你的国有普通话吗?

这次终于接近了点活动的要义,花三十分钟写完了一篇。语无伦次也不管了,就这样。话说写在这里和写在日记本上完全两个概念。我平常用笔写日记,不过二三十分,流畅得很。在这里,想说也那样,就是不太行。

第二日书:四个窑洞

从昨天想到今天,也没想到小时候让我觉得有如梦似幻的所在,想到的尽是一些寻常之物,构成了往日生活的一部分,那些生活里有甜有苦,大概我缺少想象力,唯独感受不到魔力。我小时候也没有秘密,一家几口人一起生活,吃同一锅饭,睡同一个炕,没有秘密容身之处。

羅馬沒有盲道

羅馬羅馬巴薩諾坎普外在羅馬暴走好幾天,只在一個路口看到短短的盲道,其他地方都沒有。在巴塞羅那也沒看到。這有點兒顛覆認知。以前我總說中國的盲道是樣子貨,看起來到處都是,但總是被各種各樣的東西占著,共享單車、電線桿,甚至在郊區些的地方,有人會把汽車停在盲道上。

马特市的Billboard改革以及我的稀里糊涂

关于配捐

后新冠时代的PB|巴塞罗那马拉松

店家没有把一尊拉屎摆在外面的橱窗里,算他识相。

那些尿急的往事

但我又觉得,化成灰我也认得那是防护服!

荒野民宿

在从巴塞罗那飞罗马的飞机上,看到了想象中的海上风光,一叶孤舟,少年Pi,低温艺术家之类。低温艺术家,是刘慈欣的一个短篇,大概讲一个在天空造景的手艺人。我在巴塞罗那,常看到天上一道道飞机尾迹,有时是相互交织的两条,甚至三条,便想到这篇。为了赶飞机方便,住在了飞机场所在的菲乌奇诺。

去赴赌局

你为什么来这里?为了回去。从帕尔马机场往市区的公车上,我想像了这个对话,心里一乐,觉得自己蛮机灵的。不过事实确实如此,我清晨六点出发赶往机场,坐四十分钟的飞机,飞到一个此前并未听说的城市,唯一的目的,就是坐船回去。我是偶然从google地图上看到这个小岛的,它位于巴塞罗那和埃及之间的地中海上。

中国不够大吗是的

年前年后一直忙,好不容易迎来喘息空间,今天赶紧为即将到来的欧洲行做点准备工作,结果已经有点晚了。之前看欧洲内部机票,便宜地令人咋舌。我买的马塞罗那到帕尔玛的机票,只花了七十多块人民币,搜索其它大城市之间,也不过二三百。以为是常态呢,便没着急买,今天一看,嗬,从前两三百的,现在要五六七八百,甚至上千块,直线逼近中国标准。

像是过了个年,又像是没过

最近负能量爆棚,大家慎点。

愤怒的人喜欢愤怒的人

今天无意中在很久没有打开的“爱发电”看到“反派影评”的更新,没想到,波米偷偷在这里重起炉灶。从2022年底振聋发聩的那三期向中国影迷和电影人喊话的节目之后,他消失了很久,复出之后的更新频率一落千丈,我有时不免怀念从前的波米和从前的反派影评,他曾伴随了我那么多分分秒秒,如今被神秘力量左右,渐渐淡出,无能为力。

你们过年会不会吵架?

朋友回老家过年,发来的照片里大门大户,动不动三四桌人一起吃饭,我以为不过是找日子过家家,他说不是,是每顿如此,叔叔婶婶堂兄弟姊妹,过年都一起。我问吵不吵架,答从来不吵。我说那想必也不怎样交流感情,就是个中国式的虚假繁荣?当然这就像是大话西游里的菩提老袓问至尊宝的事,你夜里睡觉念T...

一些妄想

四年前第一次向签证中心递交了签证之后,每天倚门盼望,春节假期还收到电话调查,最后给了四十天。这次忙得披头散发,几乎没时间关注结果,也没接到电话调查,十天后收到寄回的护照,给了半年多次。收费是黑,但总归还是有人的心,能看到我的诚意。四年前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没能成行,解放后再次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