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危机下的我们(3)

pengson
·
·
IPFS
·

今天是2020年1月31日,1月的最后一天。

人类总是低估眼前的风险,高估未来的风险。

我从各种方式了解到,村里的中老年人(包括我的岳父),依然还在进行着传统的过年娱乐项目:串门,打麻将。虽然村里的大喇叭一直在播放着市政府的宣传语,指导人民佩戴口罩,减少外出,禁止一切形式的聚会。但是实际效果不敢恭维。左邻右舍,平日里亲近的,照旧聚在一起,聊天,送礼。隔壁三爷爷家的女儿甚至刚刚还专程来我家里,给我的小儿子送压岁钱。

看起来,他们好像丝毫不担心自己被传染上肺炎。哪怕隔壁的镇子已经开始有疑似肺炎的病人出现了。

那么,他们是比我们这些严格的宅在家里,出门必戴口罩,拒绝一切走亲访友的年轻人,更加乐观吗?

也不是。我远远的听见他们讨论这次疫情,话里话外,无不是对未来的绝望:今年完了。今年真的会完吗?不管是17年前类似疫情「非典」的传播和消失的过程,还是来自权威专家团队的预测,这场肺炎的阴影大概率会在盛夏来临之前消散:夏日天然的高温会阻断病毒的传播途径,破坏他们的生存环境。两方面因素加持之下,我们自然会「战胜」病毒。

他们没有理由这么悲观。

如果真的要找一个理由,那就是无知。无知者不总是无畏,就像这些从来不懂得保护自己的叔叔伯伯婶婶阿姨,他们不相信厄运会降临在自己身上。但是他们相信各种悲观的谣言:比如,数十万人已经感染肺炎,并且求医无门。

是不是真的会发展到那么令人绝望的程度,这个也许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对生活有信心。否则呢?而且单单有信心还不够,我们得行动。保护好自己,也就是保护好家人。


如果讲道理没有用

我认为,想要达到目的,认真的去说服对应的人是最正确的办法。但不一定有效果,或者效果会很差。

比如,我想说服家里的老人不要出去串门,那么,我应该跟他们讲道理吗?用他们能理解的语言,公众号风格的论证方式,就一定能达到效果吗?不一定。我们做好自己的功课,而最终能否成功,完全取决人老人自己:他们想不想接受。换一句话说,哪怕我们瞎说,只要说的是他们本来就认同的,他们就会同意。

比如,我说:爸,你没事就出去打麻将,别在家窝着。

虽然我的语气很不客气,但我想岳父大人还是会屁颠屁颠的跑出去打麻将,而且再也不必提示他第二遍。

然而,拜年,串门,打麻将,这都是这些长辈们从事了大半辈子的项目了,而且憋了一年没怎么娱乐,哪能放弃过年这个好机会狠狠的爽一回。所以,在这个问题上,讲道理是没有用的。就想年轻的时候,长辈们劝我们不要上黑网吧,我们也总不听。道理好讲,欲望难消。

这个时候,就是暴力出马的时候了。我听说很多地方都在严查麻将馆,一旦发现,直接毁坏所有的麻将桌。北方地区,如河南,地方政府动员了基层干部,挨家挨户排查武汉归乡人员,同时对走亲访友执行最严厉的禁令。暴力也不一定都是物理暴力,语言暴力也可以起到相同的效果。比如,反问,威胁,必要的时候,骂两句也未尝不可。总之,为了达到目的,不管是短期的,还是长期的,都无不可。

暴力的作用是见效快,不管你有什么意见,非常时期,都给我乖乖的吧。副作用是维持力差,比如,一旦停止暴力措施,就会立刻反弹。而且单独使用的话,效果也不一定好。所以实际操作的时候经常会和「正面讲道理」配合使用,效果更佳。

比如,今天早上,为了「说服」岳父不要出去打麻将,先是妻子「正面讲道理」,岳父讲不过,开始胡搅蛮缠,这个时候,我补上关键的一刀:那我们回上海吧,这样你可以随便玩,在自己家里玩都行。好不好?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