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中,我必須記錄下的故事
7 are following
156 articles

2019年末,一場「不明原因」肺炎襲擊湖北武漢。 自2019年12月31日湖北省武漢市衞健委首次通報當地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武漢肺炎)病例以來,連日來官方的通報一直比較平緩,直到1月20日,當地衞健委再次更新數據,截至2月10日,中國武漢肺炎確診病例激增至40235人,海外確診病例378例。 關於此次疫情,武漢衞健委1月20日的通報中,已刪除「不排除有限人傳人」及「持續人傳人風險較低」的說法。 一直持續上漲的感染人數和始終難以得到緩解的醫療資源短缺問題,意味這場戰役還遠未結束。 此文集收集了此次武漢肺炎親歷者的見聞記錄與思考,將持續更新。

2019年末,一場「不明原因」肺炎襲擊湖北武漢。 自2019年12月31日湖北省武漢市衞健委首次通報當地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武漢肺炎)病例以來,連日來官方的通報一直比較平緩,直到1月20日,當地衞健委再次更新數據,截至2月10日,中國武漢肺炎確診病例激增至40235人,海外確診病例378例。 關於此次疫情,武漢衞健委1月20日的通報中,已刪除「不排除有限人傳人」及「持續人傳人風險較低」的說法。 一直持續上漲的感染人數和始終難以得到緩解的醫療資源短缺問題,意味這場戰役還遠未結束。 此文集收集了此次武漢肺炎親歷者的見聞記錄與思考,將持續更新。

清圆笑笑生

新冠放开的第一波高峰,深圳校园的隐秘风浪

2022年底,新冠管控突如其来地就放开了。不出意外的,感染高峰也迅速来袭。但我未曾设想过的惨状是:老师阳着上课,学生阳着听课,家长阳着监督。仿佛大型行为艺术,却不知意义为何。2020年,因为新冠,网课与线上办公开始普及,但似乎许多人从未接受过它。所以哪怕只有一位学生到校,也要求老师到线下授课。带病上课早已褪去了光荣的外衣,老师们只是被驱使着,践踏自己的健康。

Golddust

我在完全放开前回到了中国

经朋友同意,转载TA在2022年12月底回国入境上海的故事。经过与酒店指挥部人员的协商,他们这些表达反对意见的人,被允许提供一个上海的地址,隔离五天后出来。其他人依然要完成8天隔离。

Golddust

纪念我因为新冠去世的姥爷

经朋友同意,转载TA写的纪念姥爷的文章。当然,姥爷的去世也并在官方公布的因为新冠去世的数据中的。希望老人家走好。

未被纪录的Ta们

惠先生 | “不合时宜”的死因追究

编者按:随着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中国的抗疫经验似乎越来越成为一个成功的模板。的确,在此时此刻的中国大陆,大多数人已经脱离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日常生活的疲惫逐渐取代了1月与2月的愤怒、悲伤,抗疫赞歌也渐渐替代了要求问责、改变的声音。我们忘记了自己是这场本不该发生的灾祸的幸存者,也忘记了作为幸存者的责任。

匿名

数字游民哥伦比亚麦德林封城日记

上一回说到在哥伦比亚总统宣布封国之后,我决定按兵不动,留在麦德林。后面在目睹了各种留学生华侨群体在回国路上的幺蛾子之后,我越发庆幸自己没有选择冒险回国,给自己和祖国人民们添乱。接下来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国内一天之内连发两条禁令,先是说每个国家只能每周只能有一艘航班,后面又说外国人除...

Sama

我看到此时有许多人都感到迷茫,然而每个人都在迷茫完全不同的事情

今天看到《一位独身女性的封城日记》的作者郭晶的日记被收录成书,名为《武汉封城日记》,由台湾联经出版公司出版了。真是一个好消息,好想买她的这本书。距离我上一次写日记已经一晃眼过了一个月。今天重新看了一遍之前写的日记,感觉是恍如隔世。电脑硬盘里存了一个文件夹“新闻”,每天建立一个子文件夹,里面存着当天看到的消息和新闻。

Sama

瘟疫日记2020.03.01-02 "当洪水从天上浇下时,你站得高一点,你能避开吗?"

为什么我会有“亡乡感”?因为瘟疫打开了隐藏在社会里的恶臭和腐烂,那个轰轰在运作的“熟人社会”机器在崩坏和食血。我一直知道它兼具体面的外表和猥琐的内在,令我伤心的是那个机器在垮掉之前要先卷走许多无辜的个体,卷走无数回忆、对归属的想象。我本来相信人与生俱来的韧性、危机面前本能的合作精神,可现在我更相信人的卑微。

未被纪录的Ta们

记录|职中宿舍中,被单独隔离的残障老人

编者按:此篇口述是一名曾接受我们访谈的逝者家属的衍生故事。这一故事无关统计外的死亡,讲述的是一位无人照料的残障老人在隔离点面临的障碍与困境,同样值得被记录与关注。讲述者:陈慧珊(化名) 采写:黎明 我小姨是疑似新冠肺炎患者,她目前在武汉市第一职业教育中心的教职工宿舍进行隔离[1]。

Sama

瘟疫日记2020.02.29. “我们找不到与他人以一种现代文明的方式共处”

今天是二月的最后一天,小区里的花开了不少,我爸戴着墨镜和口罩去小区门口取团购的猪肉和骨头,5斤一共200元。我看到豆瓣er欢喜陀和邓莹写他们为了清静没有参加任何团购,在家看古龙小说自得其乐。还有写封城日记的郭晶也表达了禁足之后失去自由的无奈、封小区之后需要依靠物业才能吃饭的无力感。

Sama

瘟疫日记 2020.02.28.

把日记改名为瘟疫日记,昨日、今日,其实不知道是从哪天开始,已经没有“情况”可以看了,一线人员的嘴被封、手被捆,能看到现场情况的志愿者也越来越少,以言论治罪的新条例即将在3月1日生效。“情况”没有了,只剩下“赞歌“和”辟谣“。我想起在曾在纳粹大屠杀纪念展览上看到过一句话:每天的消息都是如此令人作呕,吃的东西都不够吐。

未被纪录的Ta们

杨晚舟|公公去世前一天,我才知道新冠肺炎

编者按:这是「未被记录的Ta们」项目口述系列发布的第四篇口述。这一系列旨在记录数字背后具体的个人与家庭、追问导向死亡的社会原因。欢迎有意愿讲述亲人或友人遭遇的朋友填写表格(https://bit.ly/31upyus),让我们与您一起记录故事,让亡者不被遗忘。

Sama

疫情日记2020.02.27. 刀刀见血

今天的南方周末发表了一篇文章叫《武汉的九百万种心碎》。“真正了解的人是不忍心去碰的,就好像刀子刚刚插进去,你是不能断然把刀子马上抽出来的。” 我在想,如果几十年后要跟年轻人讲这件事,要怎么说呢?——很多很多人,染上具有传染性和致命性病毒,去世了。

Sama

疫情日记2020.02.26. "全世界都知道人传人了,武汉人还蒙在鼓里”

看到志愿者艾晓明写她2月19日往医院运送捐赠的女性用品物资。约有312箱子来自全国、全球各地,上面贴有各式各样的留言——其中一个写:”春暖花開時 我們相約武漢小龍蝦“,不禁让我会心一笑。今天有两篇重磅报道,分别来自《财经》和《财新》(我也是最近才开始用心分清这两个不同的编辑社)。

Sama

疫情日记2020.02.25.我不接受在这一切结束后恢复“正常”,因为正常一点都不正常

“血仍未冷”,是今天看到的一个标题。文章(附1)写到,在接踵而来的坏事之前人面临的两难选择:是应该减少关心负面信息,让自己不至于跌入绝望的深渊或者进入PTSD状态;还是应该选择去“看见负面”,这样当有人在眼前要救的时候可以伸手去救?我想,两难是因为这两种反应都是人性使然。

Sama

疫情日记2020.02.24.嘴巴被堵、眼睛被蒙住之后,黑暗才是真正的黑暗

今天心情很差,本来什么都不想写。现在已经看不到任何2月13日以后的来自武汉一线的报道甚至个人声音了。无论是个人微博朋友圈、微信群,还是自媒体公众号、市场化媒体(如财新、三联、冰点周刊等),已经有十来天没有任何“正在进行时”的消息了。现在还能发出来的声音,比如方方日记,哪怕之前有与...

小酸奶

我们在一起 | E02 封城的意义

我们在一起 E02 封城的意义 ...

Sama

疫情日记2020.02.23. 病在瘟疫蔓延时,丧事勿当成喜事做

昨天我在想:此时武汉有大量病人在方舱、火神山和雷神山,除了不断传来的(延期播报的)医务人员的死讯、转入地下的医院告急、全国各地的医生护士和殡葬业工作人员来湖北支援、大量普通人因封城而产生的无奈气愤和绝望、对社区不作为或地方官员把捐赠物资往家里搬的愤怒——当然了还有求是刊登的某人神...

小酸奶

我们在一起 | E01 无法回家

「到处走走」是一个记录我自己和我的朋友们在世界各地旅行的节目。世界那么大,往哪儿走都不会错。不奢求太多,能到处走走就很好。用声音记录和分享那些到处走走的路上,看到的风景、见到的人、遇到的事。不在路上的时候我也在看世界。『随便看看』是到处走走的声音随笔,分享读的书、看的影视综艺、无厘头的想法,去打开世界,走向自己。

未被纪录的Ta们

陈敏|钟南山宣布“人传人”前,母亲因“重症肺炎”去世了

编者按:这是「未被记录的Ta们」项目口述系列发布的第三篇口述。这一系列旨在记录数字背后具体的个人与家庭、追问导向死亡的社会原因。欢迎有意愿讲述亲人或友人遭遇的朋友填写表格(https://bit.ly/31upyus),让我们与您一起记录故事,让亡者不被遗忘。

火鳥

疫情來時,我剛離開中國

投稿公視新聞實驗室《疫與記憶》徵文 我的經歷並不符合徵稿要求,因為疫情來時我剛好離開中國。雖然看似遠離了疫區,但所思所想卻仍被拴在那片土地上。說是魂牽夢繞太過誇張,不過總歸也是無法置身事外、陷入台灣主流的情緒中。以前,唐山過台灣,跨過了黑水溝便是到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