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日书|酒肉朋友

阿布拉赫
·
·
IPFS
·
第一天就难产,这七天可咋办?

几年前,我在天涯干的事,就像今天在马特市一样。不过天涯是个论坛,一句两句千言万语都能成文,散漫得多,因而也更放松。因为放松,交到了好些朋友。通过QQ群聚在一起,那时候人和人之间怎么没那么多矛盾呢现在想想,天南海北的人,随时神侃,也很真挚。一个城市的人就经常聚餐,不在一起的,也总想着有天相见。

H便是那其中一个。他在另一个城市,开始于异地聊。他有关系稳定的男友,我们之间纯友谊。

有次开车一千公里回家,在秦岭的大山里蜿蜒了一整天,经过他的城市。叫了一帮朋友,吃饭喝酒,聊出柜、聊生活。那次我姐和我一起,我姐第一次见那么多活着的gay,H拉着她的手,一口一个姐,聊到尽兴处,俩人都眼泪汪汪。

后来每次经过他那里,亦或者他来我所在的城市,都免不了大醉一场。有一次在他家吃完饭,回来吐在了飞机上。那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也是最后一遭。

我们俩都是酒鬼,聊得来。记得在一群人中半开玩笑地说过,不喝酒的人不知道怎么相处。

后来工作机会,他来了成都,聚得就更勤了。

再后来,忘了因为什么,他突然戒酒了。大家的聚会便渐渐不参加了。但他男友仍然常来。他男友酒量不好,喜欢聊天。有次,一瓶啤酒下肚,倒了。送到医院输了一晚上液。没想到第二天,接到他的电话,责怪我叫了他喝酒,很严厉地警告我说:他心脏不好,万一出了什么事,你负得了责吗?

我也气坏了,谁能想到呢!电话里大吵一架,从此不相往来。

如今七八年过去了,我还时常想起这件事。两天前和其他朋友吃饭,又说起来。朋友反目,是人这一生题中应有之意,但想不到的是,曾一起笑说不喝酒的人不值得结交的朋友,后来因为喝酒闹翻了。

当然,现在我虽然还是酒鬼,但再也不会说不喝酒的人无法交朋友那样的话了。因为,反而是一直不怎么喝酒的那时的朋友,一直好到了现在。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阿布拉赫来自中国,很喜欢记录,不光写字,用APP记帐都一记十年。中国很大,但对一些人来讲,它又小到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于是,在动荡的2019年,我怀揣着对世界的好奇来到Matters,从此很多扇大门渐次敞开。我很珍惜这里,希望继续记录生活,也记录时代,有时候发发牢骚,讲一些刺耳的话。
  • Author
  • More

关于出版审查的主观想象

碎碎念
10 articles

高贵不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