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反革命时期

chinaworker / 中國勞工論壇
·
·
IPFS
·
如果运动局限于一小块领土,而这一地由一个大得多的国家和政权统治,那么视野就过于狭隘,运动不可能取得成功。由于缺乏一个党、工人传统、群众组织,也缺乏强的阶级意识(对于资本主义才是真正敌人的认知),香港民主斗争受到了致命挫败。与中国工人团结一致的理念缺失,而这一点令人痛心。为了在未来取得成功,需要一个社会主义的民主斗争和领导。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链接: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2024/05/11/45172/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链接: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链接: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 chinaworker.isa@gmail.com

二十三条:另一国安法通过

香港的新23条国安法于3月23日正式生效。《维护国家安全条例》(其正式名称)的涵盖面比中国独裁政权强行实施的2020年《国家安全法》要大得多。原有的《港版国安法》涵盖了四类罪行:分裂国家、颠覆、恐怖活动和与境外势力勾结,而新的23条则囊括了叛国、叛乱、窃取国家秘密、破坏包括电脑系统在内的公共基础设施,以及境外势力干涉内政。这是在习近平命令之下、群众民主运动遭实质粉碎四年后,对民主权利的进一步全面打击。此举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中美帝国主义冲突加速的影响。

2020、2024两份法律都刻意采用含糊的字眼,让中共政权可以随其意解释、扩大其警察国家活动的权力。短短11天,这份长达212页的法案内就匆匆由中共控制的香港假议会通过。法案条款进一步破坏了公平审判的机会,废除了聘请律师的权利,并允许在没有指控的情况下拘留16天(过去是48小时)。人权观察组织称,该法律“处罚和平言论与公民社会倡议活动”。自此,香港与中国几乎没有区别了。

“香港完蛋了”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前首席经济学家罗奇(Stephen Roach)今年2月在《金融时报》发表专栏文章,声称“香港完蛋了”。这篇文章引起轩然大波,香港亲中共政治精英愤怒反驳。其中,罗奇指出,今天香港股市比27年前英国统治时期还要低迷。罗奇直到最近还对中国市场保持乐观,他对北京政权未能刺激和结束经济低迷表示遗憾。

香港移民潮

自2021年初以来,已经约有50万香港居民离开香港,以逃避中共对民主权利和政治反对派的镇压。与中国贸易引力下降相关联的香港经济大幅下滑,加剧了人们出走的冲动。这看起来与中国大陆“润”浪潮如出一辙:都是经济和政治问题的加剧推动人们出走。

2022年,香港录得自1991年以来最高的人口净减幅和最低的出生率。香港的年龄中位数从1991年的31.6岁上升到现在的46.3岁。年轻人正在离开,而老年人却留了下来。专家警告说,“不可逆的专才流失”将带来严重的经济后果。干得漂亮,习近平!

数百工会被解散

在中国政权无情镇压香港下,工会是最大受害者之一。2020年6月北京实施《国家安全法》后,大多数泛民工会都被关闭了。数名工会工作人员以“国家安全”罪名被监禁候审。其中包括航空员工工会的前领导人吴敏儿,以及创立了医管局员工阵线的护士余慧明。

根据新法,他们有可能被判终身监禁。如此镇压所产生的白色恐怖,带来了工会解散浪潮。根据劳工处的数据,在2021-2022年的两年内,有176个工会被取消注册。香港职工盟拥有100个附属工会和14.5万名会员,而它在成立三十年后,于2021年10月3日投票解散。在2023年接受联合国委员会质询时,香港政府官员谎称工会权利“丝毫无损,亦从不受动摇”。他们的理由是,泛民工会只是反政府“颠覆”甚至“境外势力”的幌子。

只有狂热亲中共、反动和种族主义的工联会仍在香港运作。它作为资本主义建制派的一部分,“全力支持”镇压行动。

经济遭受“失去的五年”

香港的GDP在过去五年有两年出现萎缩,现在数值比2018年还要低。在习近平的铁腕统治下镇压加剧的同时,资本主义危机不断恶化,香港尤其是受到中国经济低迷的拖累。《经济学人》报道,香港经历了“失去的五年”。“中国门户”曾经是香港的优势,现在却成了劣势。随着越来越多的西方跨国公司迁往“更安全”的环境,香港已经输给了新加坡(新加坡是另一个一党独裁国家)。2003年,香港的人均GDP与新加坡大致相当。如今,新加坡的人均GDP比香港高出近70%。香港的房价已从最高点下跌了25%,按股市市值计算,印度已经超越香港,成为世界第四大股市。

香港的人口危机与其他地方一样严重: 从2018年到2022年,香港的劳动力减少了6%。尽管香港的政策环境极端新自由主义,公司税低得离谱,而且没有工会权利,但外国公司正在加速撤离香港。自2019年以来,在香港设立地区总部的全球公司数量减少了8.4%,员工人数减少了30%。中美冷战进一步加剧了这种“脱钩”。香港的贫富差距下,最贫穷的十分之一人口的收入比最富有的人口少57.7倍。五分之一的香港人生活在贫困之中。

“一国两制”之死

过去四年来,反革命笼罩着香港,镇压了震撼香港的群众民主运动。习近平的镇压是出于对革命冲击波及中国的恐惧,以及对其政权在与西方的全球帝国主义权力斗争中被削弱的恐惧。在此过程中,香港在“一国两制”方案下的有限自治实质消亡。

1997年英国统治结束后的十多年里,这种较少干预、委托香港资本家和各种亲中共爪牙控制香港的统治方式很适合北京。中共独裁政权希望与外国资本家保持良好关系,尤其是有利润可图的关系。香港民主制度的表象是一个有用的工具,它可以钝化国际社会对中共统治的批评,并制造允许民主变革的假象,但这变革只能是符合北京条件下循序渐进的。这与中共表面上的“自治”一样,从来都不是真实的。民主权利和地方自治只能通过不妥协的群众斗争来赢得,而不是资本家及其国家机器对“行为端正”的奖励。

群众运动还有未来吗?

多年来,香港人民为争取民主权利进行了鼓舞人心的群众斗争。这在2019年达到了顶峰,几乎每三个香港人中就有一个参加了游行示威。然而,这场运动还是失败了。首先是陷入了令人筋疲力尽的僵局,多次动员都未能在反对政府和国家方面取得突破。随后,精疲力尽转化为绝望和分裂。

2019年的运动震撼了习近平的独裁统治,因为他担心运动可能会蔓延到中国。这本将改变一切。正如马克思主义者和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所解释,只有推翻中共资产阶级政权的运动才能避免失败和残酷镇压。如果运动局限于一小块领土,而这一地由一个大得多的国家和政权统治,那么视野就过于狭隘,运动不可能取得成功。由于缺乏一个党、工人传统、群众组织,也缺乏强的阶级意识(对于资本主义才是真正敌人的认知),这场斗争受到了致命挫败。与中国工人团结一致的理念缺失,而这一点令人痛心。为了在未来取得成功,需要一个社会主义的民主斗争和领导。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chinaworker / 中國勞工論壇中国劳工论坛新账号 中国劳工论坛简介: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e6%88%91%e4%bb%ac%e6%98%af%e8%b0%81/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chinaworker.isa@gmail.com
  • Author
  • More

香港民主运动——中共如何挫败斗争?

骄傲月:反越战运动如何刺激性少数权利斗争

拜登的产业政策能重建美国经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