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明专制,理想政府及其他——评“大多数民众是经济动物”

追寻意义
·
(edited)
·
IPFS
·

   “大多数民众是经济动物”(http://blog.renren.com/blog/311989371/501441943),作者是想说,只要个人权利受到保护,那么政府权力的来源也就不那么重要了,这个论点我基本认同。但这句话有点不大对,哪怕是最普通的大众也有着精神层面的追求。贡斯当在《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里说的很清楚,古代人(希腊人)是政治动物,他们的自由体现在政治参与上;而现代人的自由体现在他的个人生活上。对现代人来说,民主即是手段也是目的。民主自然有其形而上学的价值,但对多数普通民众人来说,民主是保证其美好生活的手段。尤其是现代社会,社会高度多元,个人生活丰富多彩,以至于在民主国家出现了民众政治冷淡的现象。对于一般民众来说,参与政治需要付出时间精力,而回报却不那么明显。我不投票还有其他人投,政府照常运转,这就是政治上的搭便车现象(当然,选民们搭便车是要付出代价的,他们的利益可能会受到其他政治活跃的利益集团的影响)。

    既然民主是手段,那么靠民主所要达到的那些目标用其他的手段也可以达到。欧洲早期的自由主义者几乎都是开明专制的支持者,在贵族与王权的斗争中他们站在王权一边。约翰.穆勒在《论代议制民主》中批驳了开明专制的论点,但要知道这是在其将开明专制与代议制民主进行比较的时候。政治作为一门技术,理想型的政府组织形式有好几种(代议制民主不是理想型政府组织形式),开明专制就是其中一种。作为理想型的开明专制那当然是尽善尽美的,可回到现实中我们就会发现理想型开明专制的一些假设条件并不能成立(比如最高统治者拥有足够的信息可以监督他的政府、了解民众的需求并以此制定计划),而另一些支持开明专制的因素又往往很难实现。除去理想型开明专制中的理想成分,一个不那么理想的开明专制还是可能实现的,尽管实现的可能性很小,但毕竟还是有可能。在二战后,韩国的朴正熙、智利的皮诺切特可以说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实现了开明专制的理想。

    一些人对开明专制有误解,以为其是用来反对实行民主的托词,认为其政权只是依靠军队实行军事独裁。其实无论是朴正熙还是皮诺切特,还是最近的穆沙拉夫,在推翻民选的政府后他们也大都进行过国会选举给自己提供支持,而且在最初几年的选举中还获得了足以执政的选票。当然,在中央政府层面的选举是受他们控制的,其竞争者所获得的选票不能威胁到他的执政地位。但有选举还是比没有的好,这时他们的政体有类德国的君主立宪制,议会在约束政府预算以及监督政府行政方面还是发挥很大作用的。而且,地方层面的选举(地方自治)基本上正常进行,没有收到干扰。那些民主国家保护私有财产,保护民权,维护市场经济秩序的法律在开明专制政体下也照常实行。在这种情况下,民众的生活与宪政民主国家又有多大不同呢?所以哈耶克曾说“在某些历史环境下,在一个威权主义政府下,个人自由能得到比民主政府下更好的保护。

    朴正熙上台时为了得到民众的支持出版过一本《我们国家的道路》,他认为韩国首要的问题是要改善经济而不是实行民主,民主不能当饭吃(有句话说“自由不能当饭吃”,这话我是反对的,正是有了自由才有饭吃)。朴正熙的这一论断,我只认同一半。在这里民主要具体分析。地方选举(地方自治)、国会选举都是民主,地方自治是在任何时候都应该坚持的,而中央层面的民主则要缓行。在一个缺乏民主传统的国家,民主不是在推翻专制政府后就能够建立起来的,而是要经历一个过程,社会各阶层各集团在这个过程中学会怎样运转民主制度。没有民主传统的国家在推翻专制政府后就立即实行中央层面的选举,这个国家的政局多半要限于混乱当中。其他的因素不论,单是让一大群完全缺乏民主训练的选民去选举中央政府就很不现实(希特勒就是这样上台的)。如今世界上实行中央层面选举的发展中国家,很多政局动荡不安,很难称得上民主宪政体制。巴基斯坦的情况就很有趣,但凡是军政府统治时期其经济发展就较好,而民选政府统治时期其经济发展就较差。其原因倒可以用姚洋的“中性政府”理论来解释。穆沙拉夫解除最高法院法官职务的时候,巴基斯坦的律师及其他知识分子激烈抗议政府。由于这些知识分子出身与巴基斯坦上层社会,很难让人不怀疑这其中牵扯到个人利益。在这种状况下,开明专制可以作为通往民主政治的一个桥梁。在开明专制实行期间,经济的发展培养起一个有力的中产阶级,民主选举由基层逐渐扩展到中央,社会组织的发育支撑起一个公民社会。再往后,开明专制就要埋葬自己了。毕竟,独裁体制与现代化是不相容的,用弗里德曼的话说“它的组织结构是自上而下的。自由市场正好相反。它是自愿的,权力是分散的,它的座右铭是讨价还价而不是服从。它的组织结构是自下而上的。”而且,开明专制有赖于独裁者个人的品德与能力,在权力巅峰的时间长了,难免会腐化。

    最后,请记住哈耶克的这句话“受到制约的民主制度,很可能是人类已知的最佳政府形态,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拥有它,甚至也不意味着,它本身就是一种最高价值。”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追寻意义一个自由主义者,一个摄影师,一个现代化起源研究者。关注政治学,政治哲学,历史学,历史社会学,政治社会学,经济学。
  • Author
  • More

中国城里人对农民的歧视有多深?

开明专制的悖论

论制度与文化关系兼民主素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