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

silm
·
·
IPFS
·

我最佩服的人,倒沒有一二三的數數,可遇到了,就總是從心底覺得欽佩。

不過,現在這個時代,太過微妙,很多詞彙都似乎帶上了話外之音,也可能只是人們經歷的曲折太多,容不得什麽直腸子了。但這裏的佩服,確實是真的佩服,而非什麽反諷,乃至嘲弄。

不過這個人已經逝去了,也非我的熟識,只是偶然間聽到過他的事跡,便有了一種欽慕。

如果真讓我遇見了,恐怕又不是我真能熟絡起來的人物,畢竟這樣的人,是有着我所不能企及的作為。有好有壞,有我不讚同的,也有我心嚮往之卻又不能的。說起來,這也是人性之常態。蓋棺論定,一個人總是要在死後才能被裝點為心中的偶像,銅像總是不會跑掉的,可一個人卻不可能始終如一。今天的英雄,明天或許人人還打,當年的旗手,一旦落地,恐怕真是連鷄都不如了。

好在,人性也有好的一面。看人終究是看大節,而我們學習知識,固然有仁義禮智信和吃喝嫖賭抽之混雜其中,但取捨畢竟還是在我。所以,我佩服的人,便是可以佩服下去,且自覺沒什麽可以對人說的。

那麽這個人最讓我覺得可愛的,在什麽地方呢?其實說起來便是胸襟開闊。

所謂人過中年,獨立高樓,迎風開襟,不覺往事今日,歷歷在目,猶能放過自己,釋然他人,會這已然發生不可悔改的做真的了斷。

原諒他人容易,原諒自己太難。

可能有的人是相反的,這也沒什麽不可以理解。

人出生就如同一地貨物,想要前行,便不得不求一繩索來捆扎。但繩子結實,人擔貨物,走得久了,繩子便不只是捆扎貨物,也捆縛了我們自己。這時候,就只能放下,唯有放下,才能重新解開這些繩索,輕裝前行。路是走不完的,但走得多遠,除了運氣,便只有靠自己慢慢放下這些難以割捨的外物。

即使是一條性命,也不是屬於我們自己,更何況那些性命之外的來來去去呢?

但道理如此簡易,做到卻又極難。不用說他人,便是問問自己,我又真能做到嗎?

所以,佩服的人,即使也做不到,但終究還是能夠打開胸襟,任憑風雲來去,將枷鎖還給枷鎖,把往事存於往事,而自己做好自己。這是將極難為的事情,慢慢安撫下來,滄桑往事便不再是鞋裏的一粒沙,而是我們關於生命和自己的一次慰問,帶着露珠,轉瞬即逝,卻不可遺忘。

我不是那個雨中無傘卻漫步的人,但在屋簷下,看過去的是我崇慕的眼神。

於是我不說他名字,也不為自己開口。

背後是山,山那邊是雲和雲的牽絆,下過雨的黃昏,一次彩虹再次驚喜了路人的夢。但這已是夜深,水中花朵開始安靜,流動的波浪,漸漸平息。讓我誠實告白,該做已做,未曾做的,必是此時的我所不能改變,過去已入過去,未來不可觸碰,怕輸的人,在輸之前已經不再成功。可我並不想為此糾結,成功失敗都是一種幸運,沒有過去可以決定未來。於是我放開所有掙扎,向後倒去,痛和不痛的間歇,放大自己內心的感受。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silm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 Author
  • More

搶來的桃子

飲酒的人

甲乙閒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