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Jammed。。。我結住了

珮妍媽媽🌱
·
·
IPFS
·
昨天珮妍精神科覆診

上一次覆診是去年十月⋯⋯原定今年三月覆診⋯⋯但當日我發燒⋯⋯所以再約期⋯⋯昨天覆診⋯⋯

珮妍覆診⋯⋯是家中大事⋯⋯我們夫婦二人需要部處準備⋯⋯需要事前休息及清空心情⋯⋯保持開放的心⋯⋯不作預設⋯⋯不帶個人期望⋯⋯安住自己⋯⋯隨機應變⋯⋯互相補位⋯⋯近幾年我不再一人辦事⋯⋯逐漸與丈夫達成不少默契及共識⋯⋯感覺自己也輕鬆了不少⋯⋯

我一如既往⋯⋯早一日向珮妍預告⋯⋯

覆診日前幾天⋯⋯珮妍開始轉回晚間睡覺⋯⋯日間活動⋯⋯所以前一日她也睡得充足⋯⋯昨天覆診日她早上自然醒來⋯⋯也有說「去見陳哥哥(政府臨牀心理學家)」⋯⋯代表她已經有心理準備要離家⋯⋯乘爸爸車⋯⋯到醫院⋯⋯會見到及聽到小朋友⋯⋯(因為她對小朋友聲音特別敏感)

昨天時間還早⋯⋯珮妍已經準備好⋯⋯時常提醒我要外出⋯⋯想即刻出發⋯⋯但因為時間未到⋯⋯我回覆:「陳哥哥忙碌/食飯中,未到我們的時間,我們?分鐘後才出發」⋯⋯我在準備隨行物品時⋯⋯珮姸提醒我帶她的大型隔聲耳筒(她本身日常在家中已經一直配戴小型減嘈耳塞去保護自己)⋯⋯我覺得她又成長了⋯⋯知道自己的需要⋯⋯還提醒我⋯⋯

我們比預約時間一小時前就已經出發⋯⋯因為珮姸已經等不了⋯⋯手上拿著兩部電話(重要程度尤如我們大人的錢包及身份證,因為可以一直播放她喜愛的影片/聲音去隱定她自己的情緒及狀態)⋯⋯離家前在在車上她不停對我說:「Pui Yin talk⋯⋯Mommy don’t talk」(珮妍說話⋯⋯媽媽不說話)⋯⋯因為她知道我每次都要回答心理學家問題⋯⋯我估計她不喜歡別人說她的事情(似乎孩子都不喜歡父母對別人說自己)⋯⋯因此我也如常把重要的事情寫在字上以免珮姸情緒爆發沒能回應⋯⋯

出門順利⋯⋯交通順利⋯⋯到達停車場的時間比開門時間(14:00)還早了十分鐘⋯⋯我們提議珮妍三人先留車中⋯⋯因為知道會有長長的人龍排隊⋯⋯所以為了她著想還是遲些再上去會比較好(預約時間是14:30 ~心理學家特別安排的~因為希望可以減少人群聲音對珮妍的影響)⋯⋯13:59珮姸已經要求下車⋯⋯於是我們就過兩分鐘後下車⋯⋯果然有十多人在排隊繳款⋯⋯我與珮姸在遠處坐著⋯⋯丈夫排隊繳款取房號⋯⋯一會兒⋯⋯珮妍說要入內等⋯⋯剛好丈夫拿了房號⋯⋯我們便找個位置坐下來⋯⋯

今次覆診⋯⋯心理學家走出來問我是否介意有實習生觀診⋯⋯我說我不介意⋯⋯我也問了珮妍⋯⋯她說ok⋯⋯然後珮妍突然間飛快地入房間⋯⋯首次不想我與丈夫入內(通常是我與她入內,丈夫在門外面等的)⋯⋯她大力把我推開⋯⋯用力關門⋯⋯我們幾個大人都有點不知所措⋯⋯因為未遇過⋯⋯不過珮妍首次在家以外的地方主動說不用我陪同⋯⋯我也好奇會怎樣⋯⋯所以先同意她與兩位會診者獨處看看情況⋯⋯我丈夫比我緊張⋯⋯在門外竪起耳朵聽著房內動靜⋯⋯我覺得不打緊⋯⋯如果有需要⋯⋯心理學家應該會告訴我的⋯⋯

後來一輪爭取後⋯⋯珮妍才讓我入內⋯⋯因為我說:「這𥚃是陳哥哥話事⋯⋯他說要見我⋯⋯所以我要入房」⋯⋯說完這一句⋯⋯珮姸不再堅持了⋯⋯我覺得她理解我所說的⋯⋯於是在房內⋯⋯珮姸的情緒開始不時爆發⋯⋯不時大哭⋯⋯我一邊安撫一邊回答問題⋯⋯最後⋯⋯心理學家建議可以考慮排期見精神科醫生⋯⋯看看有什麼藥物可以幫助珮妍隱定情緒⋯⋯當時我腦中已經一片空白⋯⋯因為聽著哭聲⋯⋯看到源源不絕的眼淚⋯⋯又要回答又要思考⋯⋯我的能量瞬間耗掉⋯⋯再不能如常運作⋯⋯只能說:「如果排了期,是否可以取消」⋯⋯心理學家答:「當然可以啦」⋯⋯於是我答應了⋯⋯不想再糾結下去了⋯⋯

後來我認為可能是因為珮姸以為她入了房間⋯⋯見了陳哥哥⋯⋯她便可以回家了⋯⋯所以她一直不讓我與丈夫入內⋯⋯

心理學家因為知道珮妍腳趾公的黑甲離甲及不願洗澡⋯⋯又不肯出門⋯⋯所以想我們頻密些覆診⋯⋯看看珮妍是否會習慣⋯⋯於是他給我選兩個月還是三個月後覆診⋯⋯我選了後者(其實一直是半年一次的)⋯⋯當時我已經沒有能量⋯⋯所以也沒有反駁⋯⋯後來覺得到時覺得不想去⋯⋯便再改期吧⋯⋯一切都可以選擇的⋯⋯

⋯⋯其實只要是珮妍在的地方⋯⋯就會經常把眾人的目光吸引到我們身上⋯⋯不過現在的我及丈夫都已經習慣了⋯⋯而珮妍亦如常的只做自己⋯⋯她不會被別人的目光影響的⋯⋯她從來不覺得自己的言行舉止有問題⋯⋯她總是那麼的有自信⋯⋯

離開房間⋯⋯我發覺自己已經像上了太空漫步一樣⋯⋯整個人浮浮的⋯⋯沒法思考⋯⋯我一直在笑⋯⋯因為感覺怪怪的⋯⋯回到車上⋯⋯我覺得混身沒力⋯⋯駕駛的丈夫在倒後鏡見到我的狀態都失笑了⋯⋯感謝他替我回應珮妍⋯⋯讓我休息⋯⋯回家後珮妍回復狀態⋯⋯非常精神⋯⋯不時呼喚我⋯⋯我真的很累⋯⋯幸好昨晚我與珮妍都各自早睡⋯⋯

今天我整天都不在狀態⋯⋯好像不能自控⋯⋯沒法思考⋯⋯沒法休息⋯⋯丈夫看到我這樣⋯⋯他說:「因為你昨天覆診嘛,所以累⋯⋯我都覺得累啦!」⋯⋯我才頓時醒過來⋯⋯是哦⋯⋯難怪我不像自己了⋯⋯想休息又靜不下⋯⋯累了又想寫文章⋯⋯感覺內在混亂又混頓⋯⋯像塞車一樣⋯⋯頭腦與身體都結住了⋯⋯

今天珮妍一直黏著我⋯⋯叫喚我⋯⋯給我不同網上相片⋯⋯要求我買彈弓鞋⋯⋯我感覺⋯⋯我回答不了她⋯⋯身體運行不了⋯⋯珮妍幾度情緒大爆發⋯⋯令疲累的我真的受不了⋯⋯她大聲呼喚我時⋯⋯我經常扎一跳⋯⋯好像中學時被老師突然間叫我起身朗讀般恐懼⋯⋯當我對她說我要在客廳休息一會⋯⋯她很憤怒⋯⋯有幾次憤怒的打開房門衝出來叫我入房⋯⋯想拉我入去⋯⋯我對她說我很累⋯⋯需要先休息⋯⋯好些才入去找她⋯⋯她哭著叫著的回房間⋯⋯我聽到有東西丟下地上的聲音⋯⋯但我已經沒有心力體力進去陪伴她⋯⋯丈夫有入房嘗試安撫她⋯⋯一直叫丈夫離開⋯⋯再過一會她自己平伏了⋯⋯

我說替她拍照,她即時轉身給我拍.她喜歡背面


🩵寫下.不回讀了.累了.休息🩵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珮妍媽媽🌱我是香港人,女兒被評為自閉症及輕中度智障。自她未足2歲確診後成為全職媽媽,學習不同的知識協助她。十年間女兒帶領我走回內在丶重新認識自己丶有意識如實覺察當下丶找回生命的意義及力量,明白每個人的存在都如寶石般珍貴及價值非凡。喜愛分享自己的生命轉化丶對自閉症及智障的看法、輔助教養模式丶瑟谷教育理念丶非暴力溝通丶內觀及療癒心靈創傷的點滴。每個人都可以幸福!放下標纖及標準💓珮妍就是珮妍,一個自身完美的生命
  • Author
  • More

。。。疑問文。。。

如果我消失了。。。

~~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