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世界的盡頭難道是神祕學?!訪《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變擲筊怪的》宋尚緯

Openbook閱讀誌
·
(edited)
·
IPFS
·
宋尚緯誠懇道出,生長在具有濃厚宗教信仰的家庭,見過太多因信仰導致生活失能的例子,難免心生逆反。所以,就算都已經跋桮跋到成了眾神Uber Eats,帶來眾神想要的食物,但還是很難定義宋尚緯是否從無神論轉為「虔誠」的信徒。如同他在序文中拋出來的省思,人人太想證明自己獨特,若世間真有絕對超脫的外力存在,與鬼神溝通就等同自己有過人之處。但與其陷入追求神通之力,倒不如好好生活舒服躺平,畢竟日子是自己在過的。
詩人宋尚緯與集英王府的王爺神像合照。

撰文|黃資婷(國立中山大學中國文學系助理教授)
攝影|汪正翔

➤一起玩「猜猜誰來了」的遊戲

不知能否算是疫情告一段落的身心靈反撲,這幾年彷彿進入神祕學大亂鬥時代,處處可見真假難分的命理、靈學、玄學專家,八字紫微通靈天使魔法蠟燭水晶高我小我指導靈,乃至寵物問事植物溝通,成了社群媒體衝高點擊率的關鍵詞。人人都可以擁有15分鐘的撞鬼或逢神之靈異體驗,什麼都來一點,就差文鳥取籤烏龜卜卦還沒重出江湖。不禁讓人懷疑世界的盡頭,難道是神祕學?

2022年,邪教電影《咒》熱賣的那年,噗浪網友玩笑式的向詩人宋尚緯aka「王水仙尊」發許願噗,希望脫單或抽到遊戲卡,竟真的有許多心願「靈驗」達成。

宋尚緯解釋,「王水仙尊」是「因為我講話很靠北,所以大家給的綽號,這個跟拔杯一點關係都沒有」。不過他因此真的去拜訪「水仙尊王廟」,並進行了人生第一次跋桮(pua̍h-pue)。

同年7月底,宋尚緯中風了。除了進行醫療之外,友人也推薦他去拜千歲。12月,他開始在臉書上記錄跋桮之旅。因為處處充滿很難讓人不愛的反智感,筆者是這系列文章的忠實讀者之一。

自稱「一生鐵齒」的宋尚緯當年前往水仙尊王廟祭拜,感嘆這是人生中完全沒有過的體驗。(擷取自噗浪)​​

2024年《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變擲筊怪的》出版,於是Openbook策劃本次採訪,邀宋尚緯到廟裡一起跋桮問神。

來到尚未正式對外開放的集英王府,主角宋尚緯已坐在神桌前滑手機。能感應到神佛降臨的志工姐姐說,今天格外熱鬧,諸神已讀過訪綱,若心中有疑問,可以直接告訴神明。

於是現場開啟「猜猜誰來了」遊戲,彷彿王府有著特殊磁場,踏進結界裡,人人都成了跋桮怪。反倒宋尚緯淡定看待眼前一切,沒有信徒雙手合十且慎重花數分鐘前情提要才跋桮的儀式感,他不走念念有詞那套,偶爾拿起手中筊杯往前一扔,在志工姐姐詢問時才稍稍回答問了什麼。

咦?!所以不會出現某些廟裡信徒非擲到聖杯不可的執著場景?

➤雖然半信半疑,但還是當了Uber Eats

就算一年連出6次車禍仍不改其志,堅決認定只是倒霉的鐵齒宋尚緯,怎麼會潛移默化變成王爺金孫哺哺好朋友?

「其實每次跋桮,我也不知道是我自己的想法,還是腦中被塞進去的想法⋯⋯」這種介半信半疑的態度其來有自,「一個人認知的世界及價值觀與真實世界不太一致時,他會有期望與失望的落差,甚至產生被背叛的負面情緒⋯⋯但首先,他必須對這個世界抱有期望。」宋尚緯誠懇道出,生長在具有濃厚宗教信仰的家庭,見過太多因信仰導致生活失能的例子,難免心生逆反。

所以,就算都已經跋桮跋到成了眾神Uber Eats,帶來眾神想要的食物,但還是很難定義宋尚緯是否從無神論轉為「虔誠」的信徒。如同他在序文中拋出來的省思,人人太想證明自己獨特,若世間真有絕對超脫的外力存在,與鬼神溝通就等同自己有過人之處。但與其陷入追求神通之力接近瘋魔的狀態,倒不如好好生活舒服躺平,畢竟日子是自己在過的。

談及向神明問桮的祕訣,宋尚緯說:「問是非題,不要問簡答題。」他與神明們的對話內容多半是家常,譬如將眾神拉入吃貨行列。

筆者第一次在臉書看到虎爺親自指定雞腿的烹飪方式時,內心想著跋桮的人到底有多貪吃,才會下意識提出這種問題——有誰見到神明,會完全忽略祂們的神職,問的是要不要喝酒吃雞腿,或今天可不可以吃牛肉麵?這種不畏神的鬆弛感,或許是跋桮時便已知真假難斷,那還管別人怎麼想。畢竟適度反智有益身心(?)若想講求科學依據,可以自己上論文網查詢。

➤是撒嬌怪也沒關係

還是稍微聊點嚴肅的,畢竟神明在看。筆者問了宋尚緯,如果書寫本就是漫長的自我對話,當對話的對象成了眾神,怎麼去消化那些生了根的負面情緒?又或者如何與過去某些陰暗的時刻和解?

他分享對寫作的想法:「我沒想過怎麼讓文學來改變這個社會⋯⋯它比較像是抓到繩索,不至於陷落海底的狀態。」但跋桮就不同了,「跟神明跋桮,就像是我把我的想法都投射到一個客體身上,祂們會給我回應。很難有證據來確定你是否真的與神明對話。因為都是自己主動提問的,所以問了什麼問題的同時,也代表著你關切或思考的議題⋯⋯」

宋尚緯接著說:「如果神明有在幫助我想清楚某些問題或與過去和解,可能最大的改變,就是我確切地相信了一些東西,然後我在跋桮的過程中,的確有跟這些存在對話,所以我不再糾結某些事的結果。」

雖然兩者都是由自己發問,「通常寫作是沒有結果的對話,無論立場如何,贊同或否定,都是自己的想像。可是跋桮不一樣,蓋桮就是沒有,笑桮可能是神明在笑,或是要你再問一次。有時一直笑桮,我就會說『我真的看不到你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啊⋯⋯』」

筆者忍不住插話:「可以理解成安靜的諮詢師嗎,幫助你進入到更深層的自我對話,並且依據你的想法去給回應?」宋尚緯和緩回答:「我覺得可以耶!但首先,你要意識到自己是『不對勁的狀態』。跟諮商一樣,你沒有病識感的話,什麼都做不到。」

宋尚緯曾在〈寫作是在孤島說話〉自剖善於說謊,當他從母親口中得知自己曾有個早逝的哥哥以後,這個不曾與他在現實生活裡相處過的兄長,成為童年時重要的心靈寄託。他假想哥哥已經成神,只要與祂傾訴,就彷彿有神會罩著他。

王府裡的眾神們,似乎彌補這個童年經驗的空缺。跋桮怪形象爆紅之後,宋尚緯不接業配(在線敲碗想喝眾王爺親調的布丁水),也缺乏在雙魚能量爆棚時好好發靈性財的野心,純粹把眾神視為沒有世俗血緣關係的家人或親人,少了包袱,就可以肆無忌憚的撒嬌與分享日常。

所以囉,其實是個撒嬌怪嘛。不愧是王府吉祥物。反正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

➤請尚緯求籤:台灣出版業的年度運勢與未來

專訪進入尾聲,採訪團隊問宋尚緯,是否能向集英王府的王爺求籤,為Openbook詢問台灣出版業的年度運勢以及未來該注意的事項?宋尚緯慨然應允。

我們請志工姐姐協助解籤:「台灣出版業不要羨慕國外,市場就在國內。未來的創作者,可以朝台灣在地題材、著重個人經驗的散文創作來嘗試發展。」圍觀的大家紛紛發出驚嘆且理解的長音「喔~!」

Openbook電子報限定.【Behind the scenes】當日抽籤過程意外曲折,竟讓專訪一度中止⋯⋯欲知幕後故事,請訂閱Openbook電子報

耗盡全力辛苦抽籤的宋尚緯,與出版業年度運勢的籤詩內容(Openbook攝影)

➤跟Openbook一起跋桮:書業創作疑難雜症,神明怎麼回?

問:「未來5年,台灣出版業會被影視超越嗎?」
●→聖杯

問:「未來10年,台灣出版業會有機會繼續發展、產值變多嗎?」
●→聖杯

問:「有人想來出版業工作要勸退嗎?」
●→笑杯

問:「進來出版業,自己看著辦嗎?」
●→聖杯

問:「剛剛說到出版業未來10年產值變多,得靠電子書跟有聲書嗎?」
●→聖杯

問:「台灣圖像跟漫畫創作會繼續被國際看見嗎?」
●→聖杯

問:「在台灣出版業工作,可以在40歲以前財富自由嗎?」
●→笑杯

問:「可以只靠寫詩維生活下去嗎?」
●→蓋杯

問:「必須要斜槓接案,才比較有機會活下去嗎?」
●→聖杯

問:「台灣創作者,認真努力寫作,不求暴富,可以養活自己嗎?」
●→聖杯

問:「Openbook閱讀誌是非營利閱讀媒體,未來5年能順利經營嗎?」
●→聖杯

問:「虎爺大人,我們一直問王爺問題,祢會不會很無聊?」
●→蓋杯

問:「虎爺祢也在旁邊聽得很開心是不是?」
●→聖杯

問:「虎爺,不好意思今天只帶酒來給王爺,漏掉祢的祭品。下次帶牛奶巧克力來祭拜祢可以嗎?」
●→蓋杯

問:「P牌巧克力棒呢?」
●→聖杯

問:「每個人都跋桮問過問題了,請問眾神明可以結束採訪了嗎?」
●→聖杯
全文於2024-04-01在Openbook官網首度刊載)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變擲筊怪的
作者:宋尚緯
出版:啟明出版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宋尚緯
1989年生,東華大學華文文學所創作組碩士,創世紀詩社同仁,著有詩集《輪迴手札》、《共生》、《鎮痛》、《比海還深的地方》、《好人》、《無蜜的蜂群》與散文集《再也沒有蒜苗佐烏魚子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