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tasytseu

@zhouhao_pku

奥林匹亚(三):美狄亚 / Medea

深圳,2016年10月一回到深圳的那个傍晚,下着小雨的天空意外地微凉。一手撑着伞,一手捏着右侧裙摆,我站在机场航站楼外的接站区。我在等许诺,他会来接我,我和他说好了。一个月前,我收到了许飞的婚礼邀请,婚礼在十月下旬举行,邮件底部是她的头衔:诺亚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

奥林匹亚(二):俄狄浦斯 / Oedipus

成都,2018年9月一我是在快餐店看到谢枰的,当时我正在那儿打工,每周三五六去。那会我们店快打烊了,他一个人坐在那里,我猜他一定以为所有快餐店都和麦当劳一样二十四小时营业吧。我在前台的时候就注意到他了。那会点餐的人不多,他穿着两用风衣和牛仔裤,脸上没什么表情,一个人坐在店里不起眼的角落,面前的桌上没有食物。

奥林匹亚(一):被缚的普罗米修斯 / Prometheus Bound

杭州,2017年12月一离开办公室的时候,陈宽小心翼翼地带上门,生怕发出一点计划外的声响。他长舒了一口气,向楼层的另一头走去。总经理办公室内,李岭在烟灰缸里熄灭了剩下的半根香烟。几丝幸存的火星先后跃出,划落在冰冷的办公桌上。房间内没开空调,桌上的玻璃杯口弥漫着热雾。

横渡海峡的人:我的2021年旅行报告

理论上,2021年不该成为旅行大年。对我来说,确实算不上大年,出行记录在旅行生涯中上位置,铁路里程少得可怜,倒是航空里程破了生涯纪录录。今年的旅行与往年不同,曾经,我会频繁短途出游,到假期再攒个大招,今年却成了每月固定离省远游。此外,今年也终于决心开始重写游记了,虽然最后也只写了缅甸,湛江,嵊泗三篇。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