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哥
鋼哥

從物理到電機工程再轉到資訊傳播,最後落腳在社會學。衣櫃拿來當書櫃擺的人。我常在媒介生態學、行為經濟學、社會學、心理學、哲學游移;期盼有天無產階級可以推倒資本主義的高牆的兼職家教。

📝📝:物件筆記|社群媒體

《楚門的世界》的主角楚門,發現原來他的美好生活正在被當成一檔節目對全世界放送,回到我們的社群生活,當我發現這是個精心搭建的舞台時,我也可以像楚門說走就走嗎?
社群媒體不只讓人融入他人的生活圈,同時也促使每個人成為演員。Photo by Sara Kurfeß on Unsplash

社群媒體無疑是我們這個世代(千禧世代以及 Z 世代)最顯著的注意力貨幣交易所。當然,這個交易所是 24 小時皆對外開放,而且全年無休。它綻放著迷人華麗的光彩,更棒的是,任何人都可以加入。

我傾向將社群媒體視為舞台(當然,不是只有我這麼認為)每個註冊的使用者,從最初的純粹展現,最終都成了的精緻展演;與全世界的使用者,競相追逐看似豐足但是卻稀缺的注意力貨幣。

╴

社群媒體讓我們愛上想像中的自己 Picture by Speckyboy Design Magazine on Pinterest

1998 的經典電影《楚門的世界》(The Truman Show)可以說是影視作品以直觀的手法呈現了人人都有窺視的慾望。想要知道他人過得如何、想要知道他人在想什麼、想要知道他人在做什麼;更重要的是,想要知道他人怎麼看待我們。

或許是個巧合,後繼網路的發展也這麼歪打正著地朝著《楚門的世界》方向前進。從早期的電子布告欄系統、開放網路論壇、個人部落格(Blog)一直到 2007 年 Mark Zuckererg 推出世界首個社群平台──Facebook(原公司現已更名成 Meta, 而 Facebook 則是旗下所屬的社群平台之一)。科技的發展讓我們可以用更清晰且細緻的畫面窺視他人的生活,當然,自己的生活也正在被他人窺視著。

《楚門的世界》的主角楚門,發現原來他的美好生活正在被當成一檔節目對全世界放送,最後選擇離開了專屬他的戲棚。2012 年我首次看到這部電影就對這個畫面印象深刻至今,回到我們的社群生活,當我發現這是個精心搭建的舞台時,我也可以像楚門說走就走嗎?

雖然我的確愛看書,但是這張照片目的在於我想「讓大家知道」我愛看書

如同小孩子分不清電影與現實,社群媒體使用者也分不清展演與展現。

這是我真實的感受。我印象仍舊深刻,小時候第一次看到電影的人腦袋被開槍,我天真地以為他們真的死了;殊不知,那其實只是為了賺得票房所呈現的精緻表演。而如今,人們不分日夜地滑著社群媒體,以為平台上的人就如他們所呈現的光鮮亮麗;殊不知,那只是為了博取關注而採取的刻意展演。

社群媒體翻轉了電影的主客關係,每個人既是觀看者也是表演者。也許《楚門的世界》只是一個野心過大的影視企劃,但我仍舊認同前 Google 軟體工程師 Tristan Harris 這麼說:

有了社群媒體,全世界正上演至少 20 億個《楚門的世界》。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