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茄
雪茄

处在撕裂空间的00后 正在反思消费主义与所处社会环境 经常情绪崩毁

出神时刻

时间咚地一声砸到脚上。痛得心里直哆嗦。本就瘪着的气球还浑身是孔,马上就跺脚。

我的自我里有想要让我毁灭的东西。

被时间侵蚀的不是氧气,不是雨水,是沉默不语的时间。用时间侵蚀时间。它默不作声地攀上你,以爬行的速度经过你。模仿人五指张开的姿势盖过你的眼睛。

房子原本是会移动的,但被爬山虎遮住之后行走的速度就慢了下来。从缝隙里开始延缓,最后把房子拖住,僵化,而后腐化,直至崩塌。

这样想的话,爬山虎有种猛兽的笃定感。亮亮的眼睛盯上你,便想见血。

我喜欢自我内化奇观,把各种场景移植到脑海中时,我幻想它们密不透风地铺满所以空间,把我淹灭,抢夺我的氧气。【爬山虎在抢夺房子的氧气吗

不是污渍的个别沾染,我喜欢人为的夸大,带点悲观的自毁。喜欢任其发展,事态恶化,最后露出小丑版的微笑。仅仅是嘴角眼角的弧度。我觉得我像是爬山虎。那刻默许自己眼睛发光。

时常觉得马尔克斯笔下的马孔多围绕着我,每次我想看一下空气是什么样态的时候,后背便搭上来未知的亡灵的手。

我仿佛在期待自我崩溃,因为即使是这样也没什么大不了。连失控都在另一层自我的算计中。她恶趣味地圈住五指山。

最多就到四维空间了吗?

——23.8.15

家变成一个四分五裂的饼图,仍空隙沉默不断扩大,直至被缩成细隙。

我们都在痛苦,并互相要挟,以各自为质,泪眼婆娑地絮语力竭。

或者是拿着刀尖对准自己的喉咙,便退后边迟疑,不忘在转身争辩爱的存在。

前进或徘徊,自己坚守着不往前靠,也警惕别人的靠近。

沉默是最微小的抵抗。无数次的沉默绕着各自的唇舌,筑起冰封的电话信道。

毫无增量的关照是盲目的打卡,仿佛只为确认呼吸尚存。手臂、身体的余温支撑起一个给自己的拥抱。

时间咚地一声砸到脚上。痛得心里直哆嗦。本就瘪着的气球还浑身是孔,马上就跺脚。

不急不急,离世界毁灭还有一段距离。

情绪就像是密不透风的头发丝,一圈一圈地缠住口鼻,张嘴喘气的同时往喉咙气管里钻。

谁是谁的借口,连指责都是罪过。想去布达拉宫跪拜,阿弥陀佛,这乱糟糟的苦兮兮的尘世。

每每为暗中的巧合拍掌,来一趟去一趟,空空如也。把温热的心往冰冷冷的深井水里过一遍,捞起来湿漉漉的。

头脑环绕来了阵梵音,绕着脚尖环绕一圈。你闭着眼睛,缓缓往下跪去。期待天降一场大雨,石头似的往背上砸。

又或者密的沾着眉眼发丝,吐露出寒秋的烟气。不管怎么样,让我迷失一会。

——23.9.23

每时每刻我被微笑的情绪堵住的时候,我都在想,这世界这么多人,真是什么都不缺。自我以为拥有某种批判精神,某种洞察,但是自己其实是最平凡的那一种。

你确实会在某些奇怪的事件中怀疑自己是否有某种超力存在。但其实,即使是出地铁口看见低头吃草的牛,看见鸭子飞旋在湖水上,这些都其实可以归为最最平常的日常。

多来几次金融危机,多来几次疫情非典,多来几次战争,核爆,世界就是这个样子。

在看史前世界的时候,非常平静。看那些被模拟出来的恐龙们的简短的生活残片。如此令人震服的世界消失在多少万年前。

——23.10.16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