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da

@shashabrida

隔离岛日记:吃的关联

2021年的乡愁是一截短短的网线,我在这头,我心爱的美蛙鱼头火锅在那头。

我爸的善意

爸爸吃了长相的亏——这当然不是说他长得不好看,只是他长得看上去比较凶。

微观的博弈

我跟我妈的相处总表现出一种莫名的竞争,我们总是不放弃对彼此的在乎,也不愿意因为这种在乎而完全向对方妥协。

妈妈式的强迫症和安全感(短)

天下的父母有的严苛、有的心大,有些有门禁,有些不设防。父母不让你做某件事的理由肯定是千奇百怪的,或者直接没有理由,有时候这实在是一种捆绑;但有时候,只有父母在的时候你才会做一些特定的事情,才会有一些特定的习惯。或许只有在他们身边的时候,我才会有一些奇妙的安全感,像是有妈妈在我应该...

捣鸟窝记

我爸说话一向不紧不慢,他还是卧在沙发上,他说:“蚊子也是一条生命。”

美术老师们

美术老师是我学生生涯里最奇特的存在。用数学来讲,他们更像一群变数,比学生还会变的变数,变的是出现的时间、讲课的方式还有从他们嘴里冒出来的内容。不过比美术老师更善变的是美术课,毕竟明明还有,却突然又没了。

可能是外婆

我发誓我以前不害怕蟑螂,一定会追着蟑螂打。但是读了《变形记》之后,也许是因为卡夫卡描写的太好,我赋予了这个生物太多的心理活动。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