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ly博物館
Sally博物館

一肚子无处发泄的恨

路边有两三个男人站在一辆摩托车旁,其中一个在我擦身而过时,带着狡黠的嬉皮笑脸对我说了点什么。我听不懂印尼语,但我已经太熟悉这样的场景了。我停下来,回头瞪了他一眼,他还没收住脸上恶心的笑。

我想真的是因为药的原因,每天有一半的时间感到前所未有的困倦。我确实打起精神去了咖啡厅,但是我倒在沙发上起不来。把自己赶去了木质的硬桌椅区域,打开电脑也累得毫无生产力。我又拖着身子去洗手间门口的软长椅躺着。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还不如回家吧。此刻打断男友把他一起拉回家会让我太愧疚,我噙着挫败的眼泪收拾东西往回走了。一直在下阵雨,现在雨小了,我最好趁这个空隙赶快走。我戴起帽子,快步往家走。

路边有两三个男人站在一辆摩托车旁,其中一个在我擦身而过时,带着狡黠的嬉皮笑脸对我说了点什么。我听不懂印尼语,但我已经太熟悉这样的场景了。我停下来,回头瞪了他一眼,他还没收住脸上恶心的笑。我干脆地扭头走了,我想我脸色本来就已经够难看了。我瞪了他,应该给到他我的愤怒了。我快步接着走,雨有点大了。20米,50米,我越来越不甘心。我回头看,视线里路边没有人了。也许他们已经骑上车走了。不行,我不能什么都没说。我转头快速往回走,我确认每一家路边的店铺,都没有他们。说实话,我也没看清他的长相,只记得是橙灰色的t恤。我已经大概率走过了刚刚碰到的地点,我越来越恨。我问自己,我如果真的找到他们,我会说什么?我大概会用英语说,我听不懂印尼语,可以告诉我你刚刚说了什么吗?我是只能用自己的外国人身份给自己争回一点尊严吗?然后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确定。我在以前反击过,招来的是更激烈的冲突或者对面无动于衷的不屑。没办法了,我只能往回走了。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短裤、用来挡雨的长袖外套。算了,停下,你疯了吗?开始检讨自己的穿着?不允许这么想。我想如果他知道我今天有多难熬,他会多一点同情心而不对我做出这些举动吗?

我越来越恨,我恨就是这些瞬间让我怎么探索世界时不抱有戒备心?我几乎是每次心里打着鼓对陌生人友好,都怪我自己非要出门跟世界打交道吗?以前在成都的巷子里,有男人对我说过,不想被看就回家待着。当时我吓坏了,逃跑了。我想起我男友,我曾经恶狠狠地对他说过,你知道你对每个人友好、放松地探索世界是一种特权吗?一个白男和我,我们被骚扰和冒犯的几率差多少?但是怎么办,等会儿见面我要把火发泄在他身上吗?我大概率这辈子都不会见到刚刚那个男的了,且不说我后天就要离开这个城市。我的恨在盘旋,我感到眩晕,我的恨能去哪里?最后它只能化作打在电梯门上的一拳。还有这篇发着抖打下来的字。我不想和世界打交道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