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ly博物館

@sallysmuseum

2024.4.19

有点嫉妒主人公了,毕竟是小说,几页纸就可以左右他的无聊人生了,我却不行。

自由书 Day7:我的答案是土耳其

起初是一本小说把我带去的——帕慕克的《纯真博物馆》。

七日书 Day 6 逼仄的学校里

我带咖啡去,带连着正在上海封控的朋友的视频通话去,带书去,抽烟也不用被人盯着。如果是中了彩票,还会有一些阳光在那里等我。

七日书 Day 5:旅居的每一个家都是家

但此刻我已经自信,我们有时刻生活在“家”的能力。

七日书 Day 4:没能抓住过的道别的时机

我真希望我好好和那个房子道过别。

七日书 Day3:不正宗的广德话

这时我会哽住。我会说“你在搞莫塞”(你在做什么?)以及”你盲内个样子雷?“(你怎么这个样子呢?)。对面的人常常露出困惑、不满足的脸——听起来和普通话差得不多啊,你是在讲方言吗?

七日书 Day 2:难以勾起的回忆

这个命题作文写起来实在是困难,我想了一整天也没想好写什么,就这么拖到了深夜。看来最后我写了妈妈。

七日书 Day1:陌生街道散步

每每有这样的机会,会幸福得想要哭出来。

丢了心爱的咖啡秤,我陷入了身份危机

我难以接受丢了咖啡秤、忘了咨询规定、过海关没登记手机的自己。

To stop or not? That's the question.

I feel like a person of no shape. My life has no shape either. I just keep shaping it every day—sometimes I make progress, but more often I fail.

我交了一个来自加沙的朋友

在路上久了,你不得以习惯一种短期、次数有限的交流方式——你们相遇,分享自己的故事——然后分离,约定下次有机会再见。你们不太会展露自己的性格,你知道再见的几率几乎为0。拥有稳定的朋友在我们的生活状态下是一种奢侈。

一个孤独又轻盈的春节

你会想象你的家人因为你的决定而生的难过,而一时间甚至忘了这是你为了保护自己的内心而勇敢做出的决定。

一肚子无处发泄的恨

路边有两三个男人站在一辆摩托车旁,其中一个在我擦身而过时,带着狡黠的嬉皮笑脸对我说了点什么。我听不懂印尼语,但我已经太熟悉这样的场景了。我停下来,回头瞪了他一眼,他还没收住脸上恶心的笑。

麻木没能让我麻木

我确实做了那些事情,但又好像我只是完成任务一般表现出对应的行为,我有情绪,但我和那些情绪之间,隔开了一大段距离。

2024.1.5

我感到很惊讶,进入到这份平静是非常突然的。没有任何征兆的。我最近感觉自己像发令枪响前的跑步选手,不一样的是枪一直不响,我的肾上腺素无处可去。

尼泊尔瑜伽教师培训Vol.1:让冲击和酸痛来得更猛烈些吧

“那我可不可以说,你的人生目标是快乐?”

脱离主流,然后呢?

这不是终点,只是一个还无法展现任何个人价值的起点。这只能说明我不以主流的价值体系培养自己,后面的故事都得自己一笔一划重新写了。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