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馬

@sacred382

礦坑

一天始於挖礦。入春,上路還需要厚實外套作為盔甲,特別是天光未亮,四面幽幽冷冷。當寒風無情侵蝕肌膚,脫下外套便需要莫大勇氣。一排礦坑遮住了將亮未亮的夜色,製造視覺上的陰沉,坑道轆轆轉動,卻浮現剉冰機啟動時,剉下雪花的冰涼景象。聽覺也冷起來了。

奇幻山居

1 那是2010年夏天,熱帶氣旋形成於海岸,盤踞家裡連月不散。媽對我發布豪大雨特報,十五級陣風吹進每個細微的角落,耳朵嗡嗡嗡響,似乎多待一刻就會耳聾。日子瀰漫緊張,沒有颱風眼能暫避鋒芒。風暴起源是一張遙遠的大學錄取通知單,媽軟硬兼施希望能阻止遠行,但我看見逃脫與救贖。

短篇小說《二十世代》

我後悔沒穿那件壓在衣櫥底的長袖套頭,也懶得爬樓梯回房拿。反正只是到巷口買個早餐,冷不死人。我邊走邊嘟囔中秋還穿著短衣短褲,在近乎荒廢的沙灘生火烤肉,天就突然轉涼。不對啊,轉眼都十一月了,我的記憶卻沒跟著日曆一起撕掉,停留在那次圍著營火的夜晚,風一吹,海砂不客氣灑在考慮老半天才買的高級牛肉。

悠閒的山海之城

十多年前的畢業旅行第一次踏上基隆,到時已夜幕深沉,高掛霓虹。吃飽飯便迫不及待找了家網咖上網打遊戲,接著回去熬到大半夜,對這裡的印象僅剩夜色下繁華的廟口夜市,與瀰漫空氣的海腥。後來來過幾次,也是匆匆作為長途行旅的休憩站,從沒見過她白晝下的面目。

驪歌響起

晏叔同「無可奈何花落去」詮釋了好景不常在的惆悵,試想東風一染,群花爭豔,芬芳百里釅香,多少遊人墨客陶醉其中,可花團錦簇的良辰美景終究避免不了凋謝的命運。為此,我們更感生命無常,人生無奈,人事一切只是白雲蒼狗,風一吹便是一番新景象。畢業典禮何嘗不是一場落花繽紛的哀愁,至今仍勾我魂魄的是高中畢業典禮。

短篇小說《偉大的城市》

城市被陰暗的天空籠罩,幾十公尺厚的烏雲規則地聚在外圍,散佈在各個角落的高瓦數探照燈是這裡唯一的光源。筆直而毫無想像力的灰色方形大樓整齊排列,樓與樓之間前後左右間距不超過一公尺。兩線道的道路相當平坦,乾淨地像是沒人使用,此時路上連個人影都沒有。

象山之夜

北風似乎只要溜進盆地,就會被牢牢鎖住,因此盆地的冬季沒有一處縫隙不冷,但我偏愛這樣的寒意。拉起大衣,小酌幾杯,一股熱氣湧然上升,身體像暖爐般暖活,寒風侵面也覺得可親可愛。於是趁此氛圍登了象山,高大宅邸構成茂密的森林,走進蜿蜒途中,如闖入一個封閉的生態系,登山人匆匆往返,管不了寧靜住宅區裡的春秋。

直矗巍峨的雲層壓在海面上,彷彿一伸手便能攫住那片雲。舒暢的海風吹散夏季的燠熱,拂在身上如愛人嬌柔的纖纖素手,將每一吋肌膚漂染海洋的氣息,想像自己化身海鷗,在閃熠光芒的黛色海洋上恣意翱翔。波浪推來數千里外的風塵,像個全年無休的說書人,滔滔不絕說著彼岸的故事,任來往的遊人聽取。

短篇小說《焚稿》

梅雨像吃了瀉藥又快又急,在隔音極差的陳舊公寓砰砰敲了一整夜,清晨六點暴雨聲蓋過鬧鈴,但女人早就起來,被雜煩的交響曲鬧得幾乎沒闔眼,似乎只是為按掉鬧鐘才躺在床上。起床後疲憊從背部擴散,並附贈痠痛感,可能是上禮拜的夜班與寢室彈簧鬆弛的床聯合造成。

詩裡的星海

新詩是我最早嘗試的載體,我想每個多愁善感的少年人都嘗試過新詩,短短幾行濃縮了在那青澀年紀裡體會的人間悲苦喜樂。引辛棄疾一句「少年不識愁滋味」便可囊括因賀爾蒙而迷茫的青蔥歲月,但這並不妨礙我們解讀世界,我們仍用一套自己的語言詮釋所見事物,並在很長一段時光裡樂此不疲。

短篇小說《流放島》

海面蔚藍平靜,鹹味被風吹上甲板,黏在慵懶的水手身上。船隻像是凝滯的雨雲令人發悶,時間似乎自看不見地平線後便靜止不動。航行近半個月,這艘從秦皇島開航的船目的地是南太平洋一座沒有被定位在衛星地圖的島嶼。知道這座島的人稱呼它為長鼻島,相傳在大航海時代是海賊在南方的停泊處,二戰時日本人占…

泡溫泉的愉快時光

上下脊肌受傷後有一陣子不能把手打直,手只能伸展到尷尬的角度,像是疏於上油的機器人。負責替我治療的老師說每天泡個熱水澡有助恢復,正好我最喜歡像個河馬一樣泡在水裡,只是河馬喜歡涼水散熱,我則愛窩在舒服的熱水裡放空。租屋附近的健身房恰好底下有熱水池,於是我更有藉口慵懶地泡水。

山中冥思

登山的行前準備總是令我興奮,每日盯著天氣預報,反覆檢查裝備有無闕漏,特別是購入新東西時,總會迫不急待到山上驗證實用性。每回登山都是為下一回預備,因此通常一下山立刻開啟檢討會模式,之後根據討論結果奔向登山用品店,或更新或補齊,再期待下次使用。

挑食

我從小便有挑食的壞毛病,只要餐桌出現不喜愛的食物,二話不說立刻驅逐出境。就算鳥嘴雷公拿槌子盯著我,怎麼威脅利誘就是不張口。若遇到幾樣菜沒一道喜歡的,寧可忍著五臟廟抗議,頭也不甩全打入冷宮。《憫農詩》背得朗朗上口,但除了心裡覺得虧欠辛勤的農人,我還是無法妥協。

追憶山城歲月

在溽熱時節進入紫外線強烈的山城,沒有任何防曬措施,那時興許是希望能將一身失意給蒸得乾乾淨淨,從此與我無葛。那年,夏季濕潤的家鄉如往常颱風肆虐,巨大陣風將一切刮得東倒西歪,我卻屹立不搖,孤伶伶面對這塵世的擠壓。磅礡大雨淹不滿臉頰兩道渠溝,酸楚兌成酒水入腹,臉上、內臟一樣反覆燒灼,彷...

中橫行旅記:探訪武陵

冬陽如羊毛地毯鋪著柏油路,引人昏昏欲睡,清風拂過巍峨山尖,掀起一陣綠浪,放眼望去山路迤邐無盡。應是第二或第三個小時了吧?景象從繁華喧鬧的台中街區漸蛻成一片空袤,緊張的引擎聲被拋在幾座山頭之後,至此才能清晰聆聽風聲。公路上唯有我們一台機車奔馳,龐然山勢如沉靜的巨人,俯瞰螻蟻穿梭彎道。

雨之歌

凝滯的春雨還是忍不住一窺凡塵,大珠小珠紛至沓來。冪冪地烏雲累積太多牢騷,這時找到宣洩的出口,便不願停止。稠黑的情緒化成晶瑩水珠,懸在慵懶的時間點若一首失意的藍調。瀟瀟攀爬明窗的雨掃去燠熱,舒暢哽在喉頭的氣結,輕撫老邁疲憊的城市。翛翛雨聲是謬思的呢喃,她將瑰麗的華美的靈思包裹在雨滴,直到靈感匯流成悠悠的藍色小河。

弱水三千-2009

如果這是紛亂的時代,我想我會成為生長在烽火下的俠客,而妳是農村裡最楚憐的花兒。我們會出現命運的邂逅,並在彼此身上牽出一條羈絆的線,從此不離開彼此身邊,就像每一則浪漫的愛情故事。朝煙夕嵐,滿天令人驚艷的雲彩,皆是我們旅行中的夥伴,數不盡的明媚風光等著我們攜手飽餐。

平江輕旅

小河清波趕走燠熱,綠蔭垂柳迎來清涼,不禁想起鄭愁予詩中的江南,雖然沒有像詩裏靜謐,人聲帶來熱鬧,漾著人氣,這才是人間蘇杭。如果沒有這一帶綠波,此次旅程體驗一定大打折扣。水能調和萬物,再雜的事物也能協調寧靜,對於江南水鄉是種憧憬,幻在夢鄉裏的羅曼蒂克。

螢火

天氣回暖,正值賞螢之際。印象裡只看過零星的螢火蟲飛舞夜空,那回憶片段朦朧似夢,不知真假。於是在友人邀約下穿越迤邐山路,前往山林部落。去時是假日,車潮壅塞,要不是仍見到人人戴著口罩,會以為早無疫情影響。買好入場票,接著就是等待日頭西落,候著這些夜行性貴客閃亮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