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仁傑
韓仁傑

默默關心社會的小人物

簡讀瑪格麗特·愛特伍的潘尼洛普

有趣的是,我們可以逐漸發現潘尼洛普在書中的人設。一個美貌在海倫——引起特洛伊戰爭原因——之下的女人,而當時女性只是男性的財富,女人可以說是完全不被承認擁有自我意志的存在。潘尼洛普在Ithaca(現稱伊薩基,譯文多翻做綺色佳,是民初的翻譯延續至今)的地位甚至低於奧德修斯的奶媽。而潘尼洛普的的兒子,成年後也是抗衡潘尼洛普的其中一股力量。

因此我們如何理解古希臘的女性地位呢?我們又將如何看待現今主要是西方文明思想領導的女性地位?在整體社會扮演的角色與權力和話語權在哪?所謂女性的力量到底指的是什麼?如果以男性慣用手段取得地位的話,這樣的成就到底是動物農莊似的成就,還是女性獨有力量的成就?

首次讀完這個故事,可以體會這是觀看戲劇的步調。從人物獨白到過場,沈重與輕盈不斷交替。以當代角度回看古代,可以討論隨著時代更迭,人們腦中的想法改變了嗎?改變了多少?我們是否使用理性來看待這個社會,人性是否長久下來都維持古老的面貌。

參加讀書會與人交流之後,提到一個有趣的視世角度——背叛。就此我們檢視希臘神話當中的不完美,且可以說是近乎淫亂墮落的眾神,可以察知人與眾神之間的差異甚小。眾神除了擁有難以凌駕的力量,眾神也有慾望,也有偏好,也有仇恨和憤怒。雖然我不清楚希臘如何從眾神的時代過渡到英雄為主的時代,但卻可以藉由神話觀察到古代希臘人理想中的世界。然而這當中的背叛在哪裡呢?可以是對價值觀的背叛,主人對僕人的背叛,丈夫對妻子的背叛,妻子對丈夫的逆反。不同角色擁有不同立場,根據切身利益的不同,若忠誠於內心渴望或試圖免於社會價值觀的鉗制,背叛可以說是隨處可見。

另外也有人提到故事中有女巫等元素,我則聯想到在過往時代,女巫等同於有能力的女人,因此在故事的頭尾都有類似透過通靈而進入潘尼洛普故事中的世界,於我來看就是彰顯女性的力量。若從女僕們的頌詞中剖析,則能夠見到控訴父系社會對母系社會的強暴與取代,由此我才驚覺與聯想近年台灣以外的西方主流社會對於父權的反抗是其來有自。這裡給我的反思則偏向是養成質疑平日視為習慣卻不一定合乎某些特定價值觀,這些價值觀可以是兩性平權,可以是公開性騷擾的難笑笑話,當然也可以是失敗主義者的犬儒想法。

當然最有趣的還是接近尾聲時,經由他人分享我才得知這是屬於愛特伍獨有的書寫方式——透過批判性來傳遞想法。透過現代的裁斷方式來回看這件幾千年前的事,可以看見在時間演化下人類價值觀的變化,意即在當時合理的事放到現代社會可能是極其荒謬的。也因為如此,我或許意識到我視為極其合理的想法,已經經過幾十個世代的清洗,權力定義了事物的正確邏輯。也可以經由不同面向出發,這些所謂正確邏輯的想法會有些光怪陸離。先不討論邏輯的正確性,這樣的想法變遷提供了新問題的可能解決方向,也豐富人類的生活,在這個當下可能才是最重要的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