珮妍媽媽🌱
珮妍媽媽🌱

我是香港人,女兒被評為自閉症及輕中度智障。自她未足2歲確診後成為全職媽媽,學習不同的知識協助她。十年間女兒帶領我走回內在丶重新認識自己丶有意識如實覺察當下丶找回生命的意義及力量,明白每個人的存在都如寶石般珍貴及價值非凡。喜愛分享自己的生命轉化丶對自閉症及智障的看法、輔助教養模式丶瑟谷教育理念丶非暴力溝通丶內觀及療癒心靈創傷的點滴。每個人都可以幸福!放下標纖及標準💓珮妍就是珮妍,一個自身完美的生命

🍃學習用愛面對恐懼與不安🍃

(edited)
與珮妍的每刻相處,我都在實踐這個題目

單是坐著⋯⋯看著⋯⋯聽著⋯⋯感覺著「珮妍」

我內心及身體都會很容易自然產生恐懼與不安

看著珮妍這個獨一無二生命的畫面⋯⋯

怎樣做才算是愛呢

心裡面便會出現很多聲音:

  • 9個月沒有洗頭沖涼⋯⋯這樣行嗎?

  • 總是自己用小剪刀修剪眼睫毛⋯⋯你怎可以不理!

  • 衣服有幾個月沒換過⋯⋯不是吧!

  • 雙手不如戴了多少對不同的膠手套⋯⋯你不出聲?

  • 雙手可能已經脫了不少皮吧⋯⋯這樣也不阻止?

  • 有時會在手套外面一直抓癢⋯⋯你還容許她?

  • 有時會拿「不求人」棒抓癢身體各部份及因為痕癢而一直尖叫⋯⋯你仍等?

  • 耳朵有很多死皮,身上出現很多「老泥斑」(污垢)⋯⋯你還說自己不是放縱?

  • 雙腳不知穿了多少對襪子,另外也穿了鞋,鞋外再套了2對襪子⋯⋯腳一直封著怎樣好?

  • 雙腳腳指公有黑甲離甲,腳踭及一些身體部份有破損或傷口,她要求貼了膠布,有些地方還加貼了厚棉花及用醫生紙膠布綑着做護墊,一直不更換⋯⋯你應該要做點事吧!

  • 褲子經常發出尿味⋯⋯這樣不衛生,你真的愛她嗎?

  • 情緒起伏很大,也沒法預設⋯⋯你一直委屈地受氣,這樣好嗎?

  • 需要很多陪伴及接納⋯⋯你還說不是犧牲?

  • 作息時間不一,需要配合她不時進食的獨特⋯⋯你太寵她吧!

  • 她說的都是即時非常必要的需求,須要即時被滿足⋯⋯即時滿足孩子不就是放任她嗎?

  • 只能活在每個當下,沒辦法忍耐或掩飾⋯⋯只是你沒要求她吧?

  • 只能如實表達自己的感受及需要⋯⋯脾氣差吧!

  • 她只是渴望被接納、滿足、認同、欣賞、支持、尊重、包容、允許、無條件愛⋯⋯她要的你便給,真的好嗎?

  • 她做的一切都只想令自己開心、平安、幸福⋯⋯如果有天沒有你,她還可以幸福嗎?

  • 我應該可以怎樣幫助她呢?

  • 這樣順著她,讓她只做自己,就是愛嗎?

  •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 我尊重她有自己的選擇及正在承擔責任

  • 我相信這是她想這樣去體驗生命

  • 我知道我只需要覺察自己及對自己所產生的負責

  • 我可以在她需要時按她的要求支持她

  • 我深信⋯⋯我愛自己時,也在愛他人;我在愛他人時,也在愛自己

  • 我怎麼勸勉她、怎樣温柔的去提醒她、怎樣想她可以比較舒服,但都被拒絕。不是我不想做,不是我不想她好,只是她認為已經夠好、沒問題、感覺可以了

  • 我知道她是我的內在心境,我為她的行為而產生的想法、情緒、個人期望,都是屬於我的

  • 我知道無論珮妍想經歷什麼,我都會陪伴她

⋯⋯我就是這樣⋯⋯一直看著她⋯⋯

一直讓⋯⋯想發聲的發聲⋯⋯默默地聽著⋯⋯

靜靜的⋯⋯留意最微弱的⋯⋯不敢大聲的⋯⋯

也同時⋯⋯把心門開到最大⋯⋯迎接最大聲的⋯⋯

不過⋯⋯心門可大可小⋯⋯可全開半開全關⋯⋯

沒所謂的⋯⋯隨著身體及內心的變化⋯⋯去調整

輕鬆、享受、自在地做真實的自己⋯⋯就足夠了

反正⋯⋯怎樣的自己⋯⋯我都可以接納.也都愛

如果真的痛苦、痛到一個點、崩潰、接受不到

也就擁抱自己,說聲:沒關係,沒事的,可以的


文章內的內在聲音,細心聆聽,大家都會發現⋯

大部份內容都是成長及經歷裡長期建立的”自我懷疑”

包含了大量社會及成人眼中的限制概念及統一標準

包括了很多”否定”關於每個人擁有的當下需要本能

包括了我最近善養自己三年多的「善養/同感聲音」

我感覺很幸福,因為這些都是我人生中的內在資源

一直陪伴我從小到大,渡過了不少風浪的「朋友」

也有因為開始自愛而生及正在增加的「滋養朋友」


今早我致電母親,因為已經有一個月沒有聯絡她。

我們的對話又再次不經意回到我成長的糾結之中。

母親再次問我為什麼小時候弟妹提醒我答案,我仍然不出聲回答。其實我的印象中沒有這些畫面,不過我回答母親:「我現在已經忘記了為什麼,不過如果用現在我的想法去理解,或許是因為當時太過緊張、擔心、恐懼,又或者害怕會答錯被罵,喉嚨塞住說不出話吧!」

母親繼續說:「我一直說你是很有能力,是很好的人。我看到你工作上的同事都非常喜愛你,上司又疼愛你,為什麼你要說自己不夠好呢?」我答:「哦!你說的有能力是我已經廿多歲後吧!而我覺得自己不夠好是小學時你打罵我的階段而形成的,所以成為了我的信念。我知道當時的你應該是不想看見我哭吧,不太接受負面情緒,所以容易變得憤怒。」

母親回應:「打罵都只是幾年吧,之後已經沒有啦!是你自己想歪了吧!我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你好,當時覺得你沒有盡力、懶惰、不夠努力,想你可以變得更好!」

我回應:「我現在明白呀!我以前不明白,我是因為做了母親才知道的。因為我初初也是用你的手法去對珮妍,不過我沒有打罵,只是一直想為她好而持續糾正她;但我發現珮妍仍然感受不到我的愛及關心,所以我才向著這個方向一直尋找及學習下去,終於找到了。」

母親回應:「我承認自己初初用的打罵方式是不對的,或者就是我大過執著於”應不應該”這個原則上吧!怎樣都好⋯⋯你不要再負面了⋯⋯忘記過去的⋯⋯正面一些就是了!」

我回應:「其實那些負面都是我的資源,因為只有我親身體驗過,我才同感到珮妍的真實需要是接納。我相信這也是我生命當中想體會的,由形成”極度負面的自我”轉化成”全心全意的愛自己”。」

我知道母親未必能理解我的感受,但我很開心,因為我們能夠坦誠相對,彼此都做自己、表達自己。我感覺自己已經沒有太多畏懼及懷疑自己會因為母親的回應而受傷了,我還對母親說:「媽,透過珮妍協助我釋放所有童年沒處理的創傷情緒,我痊癒了;所以我歡迎你可以對仍然存有的任何事向我提問,我不會再受傷了。」

我真的很欣賞自己🌸為自己的生命喝釆~^-^~

愛可能因為恐懼而生,恐懼也會因為愛而生

當我重新成為自己的愛,在恐懼中也能全然去愛

突破自我懷疑的我就是回到內在,感受自己⋯

經過無數次的卸下所有內心的限制信念⋯

⋯回到無條件的愛!

怎樣都好.一切都因為是愛.一切都是愛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