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一天

我經常遇到的一個問題,就是如何面對自己的后悔。

人生在世,只要跨過無憂無慮的童年,就一定會遇到這樣那樣的麻煩。

有的時候,我們很幸運,身邊恰好有人能為我們擋風遮雨,指疑解惑;但在絕大多數時間里,我們只能一個人來獨自應對,無法求援,也沒辦法逃避。

這時候能怎么辦?

我不知道這個答案是什么,但我能很有把握地告訴你,事后陷入后悔的人,往往占據多數。

「如果那樣就好了。」

復盤的我們,很容易進入一種自責的心理狀態,在一切塵埃落定,我們才發現,比起我們已經選擇的路徑,還有更利于自己的道路,可以選擇。但時過境遷,一切已經不再能夠重來,我們不得不面對這些問題現在的可能。

這當然很難過,而所謂后悔,看起來也于事無補。但人的希望和絕望,往往都出現在這種地方。我們之所以后悔,恰恰就在于自己有希望,而所謂的絕望,就是這種希望在手指尖滑過,回憶中的我們,無所不能;發生后的我們,無計可施。

痛苦,在事情發生后,只造成了一次傷疤;但后悔,則會在傷疤愈合后,一次次再把傷口揭開。

一個人越是有責任感,越是對自己抱有期待,越是容易將自己陷入到這種情感漩渦之中。

能怎么辦呢?

有人會說,可以不去后悔,過去就過去了,一切向前看。

請記住:這句話很正確,但我們之所以陷入后悔之中,并不是因為我們的「不正確」,而是在正確之中,我們并不能找到如何找出線頭的辦法。

在人的思維層面,并不是總在邏輯運轉的約束之下,正如我們的呼吸,并不需要我們自己來控制鼻孔、氣管、肺部器官,即使在睡眠中,它們仍然工作得很好。同樣,我們關于自己的判定,關于未來的預計,既是在顯性思維之下運轉,同時也受到了那來自更深處心中的心理暗示。

在這一層面,并沒有所謂邏輯驗證下的結論,而是我們對于自己的思與行,是否具有真正的信任。

我們知道自己能做什么,這很重要;但在腳下所踩的土地中,還有一種更堅實的基礎,是「我們知道自己做不到什么」。

沒人是萬能的,所以我們在自我認知中,必須留下一部分空間,告訴自己:這,可以做到,但「當下」的我,無法做到。

我們在后悔的復盤里,往往覺得一切都有可能,但如果我們真地沉下心來,很容易就能發現,我們的現實是「限定」下的冒險,而非閱讀時的推理。

當一切限定給出了之后,實際上,我們的能力就有了上限。正如一名百米選手,永遠不能僅僅依靠幸運來預測自己的正式比賽成績。當然,冠軍中永遠有能跑出最好成績的幸運兒,但幸運就是幸運,現實就是現實,后悔中所隱藏的那些「幸運」,并不該抵消我們在現實中,必須經歷的那些偶然。

一個西西弗斯,不能設想更有力量,就可以結束周而復始的苦工;同樣,一個不斷掙扎在當下的我們,也無法僅憑一種理想化的復盤,就徹底否定我們已經付出的努力。

老板永遠在意結果,但我們自己,不能輕視自己在過程中的任何努力。

想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可以做什么,總會在現實中找到平衡的交叉點;但我們必須明白,相對于平面上無窮盡的點,這些交叉,永遠是少之又少。

后悔,與其說是對過去的遺憾,倒不如說是對未來的絕望。

我們要安慰自己的難過,并不該將后悔趕出自己的家門,反而應該讓這個淋雨的狼狽客人,坐在桌旁,請他喝上一杯熱咖啡,等到天晴后,就可以高興分別。后悔不是不請自來的討厭鬼,他只是一個做了蠢事的孩子,給他糖,別給他責罵。如果當下就是后悔的一天,那就讓我們平靜度過這樣的一天。如果我們當下只能夠后悔,那就好好體驗,去認真觀察這種心思。

一個老朋友,永遠會讓我們感到自在,即使他曾是不速之客,即使他弄臟了我們的地毯,即使他帶著不討喜的表情……但這就是一天,理所當然,命中如此。這就像以后的那些日子,高興的,開心的,哈哈大笑的,云開霧散的。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