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微子

@jwangcy

書評 - 董啟章《地圖集》

虛構與真實……

語言

香港七一合集

又臨七·一,對於許多香港人而言,他們的家鄉已歷滄海桑田。當記憶中的城市改變了模樣,人將何去何從?

早起飲茶

——早上受邀和一位來自台灣的長輩飲茶,餐桌上發生了一些有趣的對話。對方應該不會看見我在Matters上寫的東西吧……看不見看不見看不見 鏡子呼吸霧氣 世界倒映在我的肺葉上 昏昏沉沉的 電話鈴聲吐出薄荷味的泡沫 陰翳敲打銅鑼 灣大維修的地基 “家具都是台灣造;” “香港的年糕用真紅糖;” “大陸的航空公司我從來不坐。

讀《西緒弗斯神話》想到的問題

卡繆的《西緒弗斯神話》是一本哲學散論,收錄了關於“荒誕”的十來篇文章。他詳細分析了荒誕的本質,並給出了一個對抗荒誕的方法。荒誕 我們每天按照習慣生活,百無聊賴之餘思考這一切究竟有什麼意義。但我們既沒有自殺,也沒有得出答案,我們還這樣渾渾噩噩地活著。

无题之二

我做了這樣一個夢。我在教室看AV。被Z發現後,我慌忙切換成其他畫面並解釋。“你就是在看片。”Z笑著說。“我沒有。這是XXX(某個動畫名)。” “不愧是好學生。” “我沒有,那是你做的事。” 我去拉屎。Z跟著我來到廁所,把尿尿在我身上。我衝回去,和Z打了一架。

(Matters新人打卡)新人報道,請多關照

大家好,我是中微子,喜歡小説、電影、游戲。最開始使用Matters,只是想找到一個適合發佈自己作品的平臺。現在竟很驚喜地發現,還能遇到許多溫柔且志趣相投的朋友。閲讀大家的作品,也給我許多感動、共鳴。我其實話不多,也不太會講話,總是斟酌很久,最後也發不出個響。

(短篇小説)白晝都市

第一次看到“白晝都市”這個詞,是在胡凱的個人主頁上,他以之為題的小詩:我是落下的俄羅斯方塊/在白晝都市里永不停歇/不問原因/不分日夜。老實說,我覺得這詩寫得不通。俄羅斯方塊是什麼意思?白晝都市又是什麼專有名詞?我試著多讀幾遍,依然無法理解。

無題之一

博爾赫斯的作品曾在80年代風靡中國,一時間有許多本土的作家對其極爲推崇。而老一輩知識分子聞林卻寫過一篇文章《論文藝毒草與博爾赫斯》,表達的觀點大致如下。他認爲:博爾赫斯,作品花里胡哨,故弄玄虛;表面上是構造虛幻世界的能工巧匠,實際是不敢直率發表自己觀點的懦弱之人。

(短篇小説)書中囚

你剛剛翻開新的一頁,從我寫下的這一行開始,進入一個新的世界。你會有這種感覺嗎?我最近常常是這樣,一本本書,一個個故事,甚至每翻一頁、每讀一段、每遇見一個字,都像是打開一扇通往未知的門,跨過不可思議的邊界線,從一個宇宙漫遊到另一個宇宙。迷失了自己。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