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xuanGao
JiaxuanGao

擅長觀察、思考、分析、創造,喜歡當一個內容創造者,目前寫作快一年了,關注性別與各式壓迫與不正義議題。 我想成為不只當公民老師的雜學者,興趣是穿搭、攝影、繪畫,也喜歡嘗試新東西,曾在blink(大學生觀點平台)擔任社群經營實習生,目前在文化銀行(傳統文化與台灣記憶傳播)實習。

我該去諮商嗎?最害怕的都是進入諮商室的前一刻:【諮商51區:石瀝新諮商心理師演講】


心理諮商:有方向性的討論

  遇到困擾時,大部分人會選擇跟朋友聊聊,而當人生遇到困難,也會有「可以找心理師聊聊」的建議,我在還沒接觸諮商前也會疑惑這個所謂「聊聊」有什麼不同,心理諮商那麼昂貴,我找朋友抒發一下心情不就好了?有需要花大錢去找陌生人談嗎?

  在生活中的聊天我們常常會是漫無目的的從天南聊到地北,心情不好時,我們常安慰朋友後便轉移到愉快的話題;但是心理諮師是不一樣的,心理諮商是「有方向性的討論」,也就是說它是「有目的性的」去探討個案當下發生什麼事情、為什麼會有這些困擾,透過個案給出的訊息,幫忙個案釐清事情的脈絡,引導個案講出更多隱而未談的情緒與想法。 


心理諮商:找到聚焦的主題

  講者提到的例子是個案原本諮詢的問題是感情方面,個案在伴侶關係常常重複發生一樣的情節,透過諮商才發現,其實問題和個案的原生家庭有關,而我也曾有這樣的諮商經驗,常常我到了諮商室,卻不知道要講什麼、從何開始,我往往先講了一些生活中發生的不舒服,而在心理師的引導下,諮商過程中我們常常會談到更深層的生命議題--生活中那些不舒服的感受原來都有它的意義,它們是那些深層思緒的些微投射。

  如果不是透過心理師的引導,我可能常常忽略了這些感受,心理諮商是透過心理師在個案發散的語句中,找到「今天我們要討論什麼」,在有限的時間內,聚焦一個主題,針對主軸進行探討,而能夠形成諮商對話的階段性結果,達成幫助個案的目的。

 

那些走入諮商室的掙扎

  講者希望能夠在此演講中解答大家對於心理諮商的困惑與說明諮商會呈現什麼模樣。但正如寫著這篇文章的我會猶豫該不該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跟他人坦承自己曾有過諮商經驗、承認自己需要幫助是需要勇氣的,而更多人更卡在了「該不該去諮商」的關卡前,就算我們看多了文宣宣導的「遇到困擾的人就可以去諮商」,但是諮商好像還是承擔了一些標籤,講者則將此比喻為健康檢查,即使大家都知道去健康檢查對自己有幫助,但是我們還是會害怕知道自己「有沒有病」的真相,講者鼓勵我們:願意去健康檢查/尋求諮商協助都是勇於面對問題的展現。

 

最害怕的都是進入諮商室的前一刻

  我的經驗是,最害怕的都是進入諮商室的前一刻,因為那是一個未知的狀態,但是在離開時,心情卻是又輕鬆了一點,而即使那些問題沒有在當下得到解答--心理師不會給你答案,答案是要自己去尋找的,在很久之後,再次面對同樣的問題浮現,心理的結好像又悄悄解開了一些,記不清心理師確切的話語了,那些恍然大悟卻依然陪伴著我。


這個主題可能沒有太多人寫,

但我想寫很久了,也相信總會有人需要的,哪怕一個人。

希望透過我的經驗分享,

可以陪你鼓起一點勇氣。


感謝閱讀至此,我是符號未定論。
如果你願意給我一些鼓勵,可以按一下拍手,謝謝你。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