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作家遊踪

日本作家遊踪

AdrianAu

17 Articles

#我是這樣一個觀看者

日本作家遊踪

日本作家遊踪

#我是這樣一個觀看者

Updated

又愛又恨的明治時代劇

最近閱讀的書都如磚頭般那麼厚。這次是《金色夜叉》。第一次接觸這作品是從另一部電視劇:《紫色大稻埕》。劇中的女主角如月加入戲班,她因演活了舞台劇《終身大事》的女主角,戲班班主石銘再為她選了一部《金色夜叉》。今次石銘親當男主角貫一,如月再當女主角阿宮。

努力活下去

某個星期日下午,參加了一個閱讀分享會。講員介紹宮澤賢治的作品《銀河鐵道之夜》。當介紹宮澤的生平時,想起了另一位我很喜愛的日本作家——堀辰雄。堀辰雄生於明治末年時代,橫跨大正、昭和三代天皇時期。中學時期本來修讀理科、喜歡數學的辰雄,自高中接觸文學後,自此踏上文學寫作道路,開始嘗試創作。

新美南吉(上)

某日參加讀書會,再次閱讀宮澤賢治的〈銀河鐵道之夜〉(銀河鉄道の夜)。再次思想什麼是幸福,如何帶給別人幸福。就如燈塔看守人所講︰我不知道怎樣才是幸福。但無論再怎麼痛苦,只要那是走在正確路途的必經考驗,無論是上坡或下坡,都是通往真正幸福的一步。

新美南吉(下)

上一篇提及新美的作品題材都是日常生活及庶民生活。宮澤有名的〈要求特別多的餐廳〉(注文の多い料理店)、〈貓咪事務所〉(猫の事務所)、〈橡子與山貓〉(どんぐりと山猫)等,都跟貓有關,當然亦有其他動物。至於新美,很多題材是狐狸。今次介紹新美的作品,其中兩個是跟狐狸有關,分別是〈權狐〉(...

首都的人民風景:《東京人》

離開都柏林,下一站是東京。對,今次介紹的是川端康成作品《東京人》。川端康成的成就,不用我多說。作為拿到諾貝爾文學獎的日本第一人,他的作品自然是必讀之一,包括《雪國》、《伊豆舞孃》、《古都》。但他的巨著《東京人》(東京の人),並沒有太多人注意,直到2015年才有華文翻譯(2015年簡體版;2018年繁體版)。

樋口一葉(上)

很久沒有日本作品,今次就介紹日本作家及文學作品。最近參加了一個創作營,參加文學組的女生比男生多一倍。當然,這不代表什麼,不過也反應,女性從事文學創作的越來越多。但在舊時代並非如此,莫說創作,連自主生活都不能。可幸在明治時代,有位女作家可以創作,她的作品更與夏目漱石、太宰治、森鷗外...

樋口一葉(下)

樋口一葉活躍的時間,正是日本文壇「紅露時代」:以尾崎紅葉及幸田露伴為首的黃金時代。尾崎紅葉最有名的作品是《金色夜叉》。《金色夜叉》在《讀賣新聞》連載5年的小說。至於幸田露伴,他跟尾崎是同學,著名作品有《五重塔》。兩大文豪,寫作風格不同。當時有這樣形容:寫實主義的尾崎紅葉,理想主義的幸田露伴[註1]。

從電影看宮澤賢治

今年的9月21日,是日本作家宮澤賢治逝世九十年。這位被選為國民作家之一的作家,他的作品深得每個世代的讀者所喜愛。除了台灣聯合文學的9月號介紹這位作家外,香港「剛巧」在這個月上映一套以門井慶喜創作的小說改編電影《銀河鐵道之父》。這電影以宮澤賢治父親宮澤政次郎的角度,看宮澤賢治的一生。

情傷之旅

上週介紹潘國靈老師的新書《總有些時光在路上》時,曾「輕輕」觸及情傷與旅行這題目。今次再想延續這話題。台灣在日治時期,曾有一位文豪,因情傷來臺旅遊數月,並以這趟旅行為題材,寫下超過十篇的小說及遊記。他就是佐藤春夫。佐藤春夫這名字在香港並不像他同時代的太宰治、芥川龍之介等那麼為人熟悉,但他是大有來頭。

作家的眼眸

近幾年有很多日本翻譯文學作品,日本文豪的譯本如雨後春筍,每個出版社都要出版一套日本文豪系列。比如太宰治的《人間失格》,在博客來網站至少找到7個版本[註1]。至於另一位日本作家宮澤賢治,他的《銀河鐵道之夜》,也有多個版本,甚至有漫畫版。然而,慢慢發現,為何同時期的女作家的翻譯作品,卻寥寥無幾?

伸子

日本有一種很獨特的小說體,名為「私小說」(I-novel)。顧名思義,小說本身是作者的自身經驗,亦某程度是「自爆」——將本身私密的故事,公開給讀者。按作家董啟章先生所言,「私小說與作者之間的對應,不但在於傳記方面的事實,而更在於精神和心境。

掌中小說

最近,香港文學雙年獎成為城中文青話題,因為新詩組從缺。主辦單位的從缺理由,未能說服。但是,正正因為主辦單位的「動作」,讓一般人去閱讀這些詩作。我身邊有寫詩的朋友,但我對詩作的欣賞價值能力很低,可以說缺乏這種知識。有很多作家都是以詩作開始,之後去創作小說。

日本文學館

最近到路過見山書店,看到有賣日本作家詩集。看到有一位詩人很眼熟:室生犀星。因為價格不貴,買了這本回家。在家查看資料,果然確認我的記憶:室生犀星的好友,是我很喜歡的日本作家堀辰雄。2017年的10月我到金澤時,曾到一座建築,有介紹室生犀星及其他金澤出生的日本作家。

金子美鈴

久違的日本作家系列又來了。今次選了今天(4月11日)生日的金子美鈴(Kaneko Misuzu)。第一次聽到金子美鈴的名字,應該是從繪本作家貓珊中認識。在書店曾找到金子美鈴的作品,但是不齊全,或是簡體字,所以並未購買。直到4月初到書店瀞書窩中,在書堆中找到她的全詩集,立即買走(跟...

作家的社會觸覺

上一篇提及我不是村上迷,但並非未曾讀過他的作品。第一本讀畢的村上作品,是《地下鐵事件》,這個有關在1995年3月20日發生在日本東京的「恐怖襲擊」——奧姆真理教的教徒,在東京地鐵站放沙林毒氣[註1],造成6300多人傷亡。村上老師訪問了62位受害者,寫成《地下鐵事件》。

荷風式散步

日本政府在2024年發行新的紙幣,新版一千圓的紙幣的正面,是有「日本近代醫學之父」的北里柴三郎。他跟香港有一段淵源:他曾來香港調查鼠疫。至於背面,是浮世繪畫家葛飾北齋的《富嶽三十六景》中的《神奈川沖浪裏》[註1]。日本政府選擇這畫為紙幣背面,相信是因為這畫是廣為人知,它成了世界各地博物館禮品設計的「寵兒」。

愛恨交纏的明治時代劇

日本文學時代,很多會提及夏目漱石森鷗外的所開始的時代這個「大正浪漫」時代。然而「大正浪漫」之前,有一個稱為「紅露時代」。「紅」是指尾崎紅葉,「露」是指「幸田露伴」。尾崎老師著名著作《金色夜叉》,以前曾經介紹。最近閱畢了幸田老師的作品《風流佛》。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