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a
Lola

来自边疆地区的年轻人 https://m.cmx.im/@lola

游出时间线的汪洋

为了悲哀的安全着想也好,其他什么也好,我想既然都已经用写字的方法面对世界了,用最不以“面貌”示人的方法示人了,不如再“藏”一点,索性用面纱遮起来,但也不至于毫无线索,还是留下了入口,让相性的人自己找到云深不知处来。我找你也是一样的。

 

在选集功能还没上线之前,我就已经利用标签,给自己创造过一些看起来正儿八经的“选集”:边疆、民族与宗教一个只有女人的家走不出旧时代的人日常里不安的一切……

但真要将它们特地编辑成册,又变得害羞和别扭起来,比如说第一个,“边疆、民族与宗教”,看过这个系列的人就会知道,它简直在宣告我是谁,快来观看我的恨国生活。而且很像自媒体时代的特征,“火爆”、“赤裸”,我发现自己害怕那样,我希望它是非政治的。

为了悲哀的安全着想也好,其他什么也好,我想既然都已经用写字的方法面对世界了,用最不以“面貌”示人的方法示人了,不如再“藏”一点,索性用面纱遮起来,但也不至于毫无线索,还是留下了入口,让相性的人自己找到云深不知处来。我找你们也是一样的。

我的选集页面

【昨日书】是所有无处安放的,一切的起源,日常里的电光火石,但也许不成气候的,我都安放在这里。从这里开始,一生二,是【今世女子】,二生三,是【诗醒了】,三生万物,有【影君子】。在这期间,我也读书,但我想不必要特地再分出新的选集,在我朦胧的想象中,书与写是如此地相近,缠绵,难解难分,谁之于谁都是必要的,于是笼统地放进了那个容纳一切的起源。

【今世女子】抄了九十年代女作家素素的字做简介,好像没什么别的意思,我也不敢强加,用来诠释自己,毕竟是有主的文字。说是为了好看,也好像很对不起作者似的,但我确实是由她的《就做一个红粉知己》开始了对这个选集的构思,从那时起,我就想或许可以漫无边际地写一写女子的故事。对我来说,做人是不想做,但做女人还是有点意思。反正我喜欢我做女人。

【诗醒了】为了漂亮,不想简介空着,也借了素素的字:“只是九死一生,我们因此内敛成砂洗过的真丝。”我也有一句相似的:用一颗真心在这冷硬的世间布道。或者 2022 新年来临时写过:用一颗虎心,面对人世的无常与借代。借了吴素贞的《忏悔》,相似的一颗心,竟是诗与诗串起来的。

【影君子】这个名字虽然优雅,但其实承载到现在,已经变成了我那没品的爱好传来的一点微弱回声。我喜欢看电视,到了着迷的程度,但我也知道在普遍的审美里,“看电视会变白痴”,但如果非要让我说出一样爱好,让我花时间还心甘情愿的,就只有看电视了。

看得越多,我想说的也就越多,但从这个选集的文章数量来看,你就知道其实我说出来的很少。大部分时候,我都没什么可说的,好像荧幕和写字之间,还没有建立起像读书和写字那样密切的关系,希望这个选集能够帮助实现。

 

我没有再往下细分了,包括一些自己想起来都觉得有意思的信,其实也想过要不要把它们都放在一起,放在别人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

但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像以上几个选集一样坦坦荡荡地推出给读者,于是只能暂时让它们淹没在时间线的汪洋里。

如果有人读到了,也是静悄悄地流淌,我当作不曾发生。很多文章也是这样的,我想就这样算了,虽然每个选集不可能一直承载下去,满一百篇即止,但更多的选集我还没想好,但我还会写,还会像 QQ 空间一样装扮它们,我们都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谢谢你来。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水上书

Lola

人间此地,我是风前客。

1218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