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漩涡

@0wlw0

心里有很多愿望,行动上什么都不想做?

就,接受吧,幻觉可以从今日开始破灭,开始脚踏实地的真实生活。

占领国会和香港抗议的异同

当听到有人把两者做比较,我感情上的第一反应是拒绝。于是试图梳理一下观点。写在前面的题外话: 无论在任何事件中,内地媒体很容易采取的观点是“暴力就是错的”,“抗议是暴民才做的事”,以此支持政府镇压,反对抗议/运动/暴动。这的确是统一的、不双标的观点,简单易懂,但这样的观点造成的负面后果也不容忽视。

不再内向的2020

最近好像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独来独往,害怕聚会了。因为我去过的大部分聚会都很无聊啊。若只是谈着我丝毫不关心的话题,还需要我非常用力地挖掘某些亮点;如果对面的人维持谈话只是为了社交礼貌不至于冷场,你并不关心这些话语,也不关心我。便只能靠喝酒和吃零食来“enjoy yourself“。

人们,啊不,有的人,喜欢谈论概括性的句子

比如:“男人”、“女人”、“国人”、“人们”。有的人喜欢这样的句子:“有趣的男人不娶漂亮的女人”,“女人的脑子就知道爱,她们真是幼稚“。我猜测的原因:作为表达,界定范围越广,更容易引起更多听众的共鸣和兴趣作为判断,更概括则听起来更有力一些(类似地,绝对化的论述也给人更多力量感、掌...

对美国失望愤然回国的留学生

这篇文章对一篇标题为《“美国滤镜被彻底打碎!”90后纽大留学生放弃H1B,选择回国的原因是....》文章的回应。作为博士最后一年在美国的留学生,是否回国这个问题当然也常常萦绕在我脑中。但读了这个文章却感觉我与作者的思路不在一个维度上,尽管我能理解这篇文章为何引起许多共鸣。

此刻我想读网络小说抑或当代文学?之 人物

(每日输出:day1) 我总是需要去喜欢网络小说里的那些人物,甚至在自己无聊乱想时,那个小说主角的名字也会从脑海里蹦出来。虽然那喜欢也常是肤浅的,哪怕是小说文字,你说他美,我都相信他美,我就更喜欢他了,这种夸感官移情也真是搞笑。当然多看几章之后,那些性格谈吐风姿就重要起来了,跟约会是一个道理。

喊喊口号就能改变黑人处境吗?抗议到底有什么用?

写在前面:本文首发于作者的微信公众号(自我与人类观察站),主要面对大陆读者,但我也很好奇港台读者的看法,如何对比美国的抗议与你们的见闻?欢迎留言交流。我在美国参与的第一个游行是2015年占领华尔街(flood wall street),当时的第一印象是:难怪大家喜欢游行,这就是个大party嘛!

疫情中的纽约人,除了宅家还能做点啥贡献?

纽约市是美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病例一度稳定占据全国1/4(纽约州+新泽西大概占全美一半)。但纽约同时也是全美国(全世界?)公民社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毕竟不夜城里面的人闲不住嘛。我记得国内疫情严重时,大家常说“宅家就是对抗疫最大的贡献”,但是在家除了吃饭长膘、望新闻而叹息,我还看到...

[漫画]我该怎么看待“中国病毒”的说法?

我是身处纽约的中国人,这是我面临的困惑。更多待续:身份认同,公民与他的国家,绑定与分离……

如何在阴谋论的疑云中求安稳

Photo by O12 on Unsplash对“武汉病毒所制造或开启了新冠病毒的传播”这样的猜想,我一开始是很不屑的,因为它极其缺乏正面证据,同时挂着很强的阴谋论气息(少数精英/掌权者秘密地危害社会)。大多语境中,阴谋论(conspiracy theory)是一个非常负面的词...

港警为何不被信任?【内地看香港的盲点1】

屁股决定眼睛,看到了足够的真相后就可以闭眼。——一种基于证据的认知偏见 -- 舆论支持香港警察常常是两个逻辑链:1 先要恢复生产生活秩序,保证抗议和平,因此警察的武力很必要。2 哪怕看到警察的过分武力,常常是因为有倾向性的媒体断章取义,而事实上都是警察的合理自卫,暴徒才比警察可怕得多。

如何放弃我思考的权力?—对“政治沉默”的心理观察

和身边的很多朋友没办法谈论政治问题,并非因为观点不一,而是对方不愿意生成可辩护的观点。这却不完全来自于权力的直接压制言论,而是长期教育学习习得的一些心理倾向。暂时命名为“政治沉默”。当然行为上,这种行为未必说明他们不发表言论,反而可能是主流宣传的积极捍卫者,但是不会发表自己的、与“主流”相悖的言论。

人类的独特性恐怕和机器“不能做什么”没啥关系

人们在历史上已经无数次地说,“机器不能取代人因为机器无法做XX”。结论总是已经存在,只是需要想办法去说服别人。就像一场辩论赛,每一个论据被击穿后就找个新的,但是千疮百孔的红旗永不倒。机器没法进行长程复杂思考?下棋下赢了。机器没法拥有人一样的视觉?

HK crisis in my mind

这似乎是第一次,对同一件事,截然不同的新闻与解读出现在我面前,每一方都不能躲避。在此之前,我总可以轻易忽略某一方(美国保守派,反正身边没有;中国八卦派,反正说得不是一件事)。这一次我的远近距离似乎必须有点儿立场,反正总会被问到,而我也没有简单答案。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