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上书

20
HKD / month

人间此地,我是风前客。

Lola
Lola

来自边疆地区的年轻人

门罗的漩涡与碎片

我唯一想谈的,就是这个父权的神庙,到底是多么幽深恐怖的地方,可以让女人献祭自己,母亲献祭女儿。

边疆、民族与宗教:带着巫术飘洋过海

我没有一个屏障来抵御日本的妖魔鬼怪,我从小修习的巫术只能对付中国鬼。所以当我发现了这个辟邪的葫芦和红绳,我反而不再害怕了,它为我建立了一个异质的空间,在那些恐怖的场景重现时,它会告诉我我是谁,我召唤的鬼神从何而来。

六月里的所有回音

东京好像一个世界的十字路口,我并不是扎根在了这里,而是借助它的目光理解世界,以及自己的来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