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吉士代代子
Maintain
47 are following
357 articles

同人創作包括愛好者用特定文學、動漫、電影、遊戲作品中的虛構人物或以現實生活裡的演員、歌手、運動員、歷史人物等真實人物進行再創作的文學或藝術作品。

巴士底狱的脚下埋着冥器

落尘飞雪 03 落尘(二)

我摊牌了我夹了FATE系列的私货(打个漫综tag吧那)

巴士底狱的脚下埋着冥器

落尘飞雪 02 飞雪(一)

苏雪第一次见到江尘是在北京解家一次盘口大会上。那年她十二岁,跟着家里老人从英国飞到北京,说是要她旁听什么生意的内容。她溜到二楼房檐上,因为没人能注意到,所以随便躺着趴着都无所谓,还能听见窗户里传来的交谈声,也算完成了那些老不死的交给她的任务。

巴士底狱的脚下埋着冥器

落尘飞雪 01 落尘(一)

我第一次见到解雨臣是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那年我四岁还是五岁,我不记得了,只记得雨声哗哗从四面八方传来,就像无尽的空洞要将我吞噬。母亲抱着我坐在离内厅的门还有老远的位置上,我想去蹭她的脸,但她就像感觉不到我的存在一样毕恭毕敬地望着大门。四五岁的小孩对时间没什么概念,不知道过了多久…

黑暗中请握住我的手

列车上的两个人

[博德之门3]阿斯代伦&影心

Related Tags

  • 金泰亨
    7162
    後宮甄嬛傳
    739
    甄嬛傳
    637
    漫畫
    2221.2k
    朴智旻
    538
  • 香港
    1.2k7.1k
    NFT
    6393.7k
    穿越
    45127
    繪圖紀錄
    14372
    繪圖練習
    8332
Back to All
CatimoSha

【电锯人 玛光同人】她的手落下如同中弹的飞鸟

“那我呢,我的拯救呢,光熙?”

NEko

假的才是愛,真的叫為愛

喵。

NEko

咖凌我婆

楓之谷老闆點圖,累極。11點開畫;畫完放上來,01:54;=一鍵出圖【3HRs】。

NEko

「成為只愛自己的修羅,是我今生的魔咒。」

「『我愛羅』,『只愛自己的修羅。』這是你母親為你命名的意義;你不知道嗎?」

吉士代代子

첫사랑 初恋 11

可人大概就是这样,会听得进去自己喜欢的人的话,会去以最善意的视角去理解喜欢的人,会因为自己喜欢的人而改变。

阿唯

YB01及PL01後記

對香港兩個全新同人活動的感想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Spideypool】Casting couch〈七〉

當二人重新回到Wade住處時已是深夜時分,相較於輕鬆的哼著不知名曲調正在開門的男人,被對方一手牢牢環抱住身軀的Peter已經醉到連站都站不穩,眼前層層重疊的影像就像是萬花筒般令他頭暈目炫,在感覺自己被打橫了抱起時Peter只記得一個念頭--未來絕對該死的不能跟Wade這傢伙喝酒。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Spiderio】Morbid

※寫在前頭提醒:此篇為腦洞,人設為離家日的神秘法師x荷蘭蛛,與我另外熱愛的Spideypool的人設不相衝突(在Spideypool系列篇有特別備註過是電影版死侍RRx二代加菲蛛,不接受混配謝謝)※大概就是一條小蜘蛛成功被陷害的身敗名裂被通緝還被神秘法師擄走調教PUA斷腳筋之類的...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Quilldu】I need a Doctor〈4〉

看來今天不是Peter的幸運日。在經歷了起床發現自己已經遲到二個小時,被經理罵了個狗血淋頭,又因為各種恍神送錯貨接到二通客訴後Peter覺得自己因為宿醉而不適的頭更痛了--托了前一天Rocket說要幫自己辦個慶生派對而弄來了各式各樣的酒類之福。

涼麵

【ツイステ |All監】 溫柔(中)

他在好起來的路上走得很慢很慢,慢到他能理解每份溫柔,慢到他開始重新學會怎麼成為自己,慢到他明白在某些人眼裡,自己遠比想像得更加重要。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嗚嗚嗚我永遠喜歡大副艦長

不管是AOS還是TOS都喜歡啦QuQ大副艦長不可拆不可逆。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Arthurm】和魚說話的男人

「聽說你能和魚說話。」 打從一踏入酒吧就像聚光燈般吸引眾人目光的紅髮女郎幾乎沒有任何考慮地直接坐到了Arthur身邊的空位,就在後者正思考要用什麼樣的詞彙與其作搭訕開場時忽然地就被對方丟了這麼一句話過來。明明是詢問句卻用肯定句的語氣,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Arthur將目光移向正...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老九門】化

真要說起來,其實解靖遠對那位齊家少爺的第一印像是很複雜的。從在解家出生落地開始,各式各樣作為繼承者的壓力就不斷落在解靖遠的身上,這倒也罷了,畢竟解家的一切未來都得要掌在他手上,為此多付出些也是應該,但一個毫不相甘的外人都能對自己比手劃腳算什麼呢?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老九門】命

或許是與那幾位爺們糾纏得太久,久到齊研偶爾會忘了自己的命。獨自緩步行走在空蕩蕩的家中,心裡想著聽從自己命令離開,此刻應該已經在吳家某個角落裡沉沉睡去的小滿,齊研忍不住扯動嘴角輕笑。好歹最後不算辜負了主僕一場,小滿跟著滿叔當年在父親逝世後遣散所有家僕後硬是留下來繼續照料自己,即使滿...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老九門】仨

每個月裡總有那麼幾天,下九門的三人會應約聚在紅府裡與二月紅打麻將。與其說是閒暇之餘的消遣,不如說是藉機交流各自手頭上的消息與情報,往往事後得到的利益都能遠超過牌桌上輸掉的籌碼,所以一般來說都不會有人缺席。這日齊研是與解九爺一同到的,才剛坐定不久就聽見進門的二月紅說霍三娘府內臨時有事來不了了的消息。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老九門】還

齊研雖然沒辦法替自己算卦,但一些感知危險的本能還是有的。那日走在街上時明明是正午的大熱天,齊研卻突然沒來由的打了個寒顫,這通常代表的都不是什麼好事。果然還沒來得及躲呢,一台車子就這麼直接停在齊研面前,從副駕位置裡走下的不就是近半月沒見的張日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