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
16 are following
49 articles
樂馬

[短篇小說]《花妏》(完)

但花妖心意已決,她說:「可以又如何?我不願陸慈再為我這個妖物惹上麻煩,對小花妖而言,紅塵太過波盪。」

樂馬

[短篇小說]《花妏》(三)

天律有其綱常,即使神通如西王母,也無法照一己之私更改。當日行過黟山,不經意救下垂垂可憐的小花妖,與之羈絆千年後,能扭轉不了宿命。西王母輕輕摟著花妏的肩,似要把千年的關愛無聲傾述。

樂馬

[短篇小說]《花妏》(一)

少年見到她天真可掬的笑容,臉上不禁一陣潮紅。他清了清嗓子,便唱起《有所思》。溫柔的歌聲將動人的歌詞詮釋的更加悱惻,當少年唱到「秋風肅肅晨風揚,東方須臾高知之」花妖一顆真純的心已被觸動。

鹿兒

最後一首他唱的歌 第四首

第四首 靠近

鹿兒

最後一首他唱的歌 第三首

第三首 音符

宋雨桐

那些年的愛情小說作家們

大家都說現在是自媒體時代,機會很多,是,我不否認,但這些機會還是要自己努力去規劃與創造,雖說機會不代表有錢賺,或可以賺到錢,但任何的嚐試都比停滯不前好,是吧?

陳穩

短篇小說|我只是想要愛在身邊 時光的沙漏1-2永恆

黎晞的成長過程,遊走於重逢與分離之間的顛沛,青梅竹馬、異父異母哥哥、豪門少爺的陪伴,最終與誰相伴,是否不再別離?

陳穩

短篇小說|我只是想要愛在身邊 時光的沙漏1-1剎那

黎晞的成長過程,遊走於重逢與分離之間的顛沛,青梅竹馬、異父異母哥哥、豪門少爺的陪伴,最終與誰相伴,是否不再別離?

陳穩

短篇小說|我只是想要愛在身邊 楔子

黎晞的成長過程,遊走於重逢與分離之間的顛沛,青梅竹馬、異父異母哥哥、豪門少爺的陪伴,最終與誰相伴,是否不再別離?

白鷺

張愛玲與張小嫺小說中的女性心理對比

張愛玲 張小嫺張愛玲和張小嫺的作品中有着強烈的對女性自我意識的關注。由於兩人的時代背景、成長環境以及個人經歷的差異,她們筆下的女性角色在對待自我的情感問題、婚姻生活以及兩性關係等方面所表現出的女性自我意識雖有相似之處,但更多的是差異。1、個體經歷影晌下自我意識的覺醒作家的個體意...

白鷺

瓊瑤言情小說中的年輕女性戀愛心理分析

瓊瑤和林青霞一熟悉瓊瑤作品的讀者都能夠明白她的小說裏有多少“瓊瑤式”的愛,其中尤以男女愛情爲主線。然而”愛情”究竟是什麼?是花前月下的海誓山盟?是纏綿悱惻,驚天動地的戀愛經歷,還是夫妻雙方手牽手、每天面對的平凡生活?其實愛情講不清也道不明。

白鷺

從《我的前半生》看亦舒的現代女性觀

《我的前半生》海報改編自香港作家亦舒的同名小說《我的前半生》的熱播,使大家再度掀起對亦舒小說中當代女性價值觀的探索與思考。小說中女主人公子君的命運,無疑是對話魯迅曾爲女性“出走”結局的兩種選擇,提供第三種選擇的可能性。經濟地位的獨立,使得當代女性在實現自我、追求自我的同時,又能迴...

韋浩川

《咫尺之間的牽掛》#11 不要開始

那是樂熙第一次送花,也是貝盈第一次收花,縱然那一支玫瑰,只能被偷運回家,悄悄收在房間裡。情景大概有點老掉牙,但貝盈接受那朵紅玫瑰時的那抹笑容,他至今仍然忘不了。回家的路途上,同樣是坐公車,卻是二人首次並肩而坐。因為朋友另有節目,那程車也是整個約會中,唯一讓他們單獨相處的時間。彷彿等待了一整晚,樂熙正想說些甚麼時,貝盈卻搶先一步開口。「我們,不要開始,好嗎?」不要……開始……

韋浩川

《咫尺之間的牽掛》#10 不會怪你

貝盈的睡眠質素本來便不好,乘搭長途航機更沒多少次真能睡過去。今次也沒有例外,閉上兩眼卻沒有真正休息。熬過十數小時的機程後,重新腳踏實地時,她只感到一陣暈眩。當她與妹妹一起步出機場時,寒冷的天氣才讓她稍稍清醒過來。洛杉磯室外的氣溫,在這清晨的當兒,只有攝氏三度,雖不算最寒冷,卻已足夠叫貝盈牙關打顫。然後另有意想不到的發現,令貝盈更加清醒了。眼前,來了個披著大衣的一個男人,臉上掛著讓人感到溫暖的神情。

韋浩川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最初的後記

《初戀情人》大概變成我在這地方(當年的Mysinablog)的標記了吧,很多朋友都是因為這故事而認識的。而且,曾經有一回,憑著一句嚇死人的對白成為熱門話題!真是嚇死人……這是我第一次一邊寫一邊連載的故事,當中真的有不少情節因應大家的反應而變動,算是首次嚐到了寫網絡小說的滋味,每天定時上載(雖然脫期也試過好幾次),既寫得趕急,也寫得隨心自然,絕對是很好玩也很充實的一次經驗…

白鷺

《胭脂扣》小說與電影改編的敘事方式比較

《胭脂扣》劇照《胭脂扣》的作者是有“香港言情小說第一人”之稱的李碧華,小說講述了青樓女子如花與富家子弟陳十二少的愛情糾葛。1988年關錦鵬導演將李碧華的小說《胭脂扣》改編爲同名電影,一經上映就引起巨大反響。從敘事角度探索《胭脂扣》電影版與小說版在敘述視角、人物性格、敘述層次方面的...

白鷺

張愛玲筆下的上海時尚色彩

張愛玲與她的人物角色在20世紀的文學史上,上海是一個被衆多作家一再書寫的城市。作家們用自己獨特的視角、鮮明的筆觸,記錄着當時的上海及其興衰更迭。張愛玲更是其中一位不容忽視書寫者,而她獨特的視角就是色彩。張愛玲是喜歡色彩的。她曾在《談音樂》中說道:“顏色這東西,只有沒顏落色的時候是...

白鷺

解讀渡邊淳一《失樂園》中情愛與倫理的困境

《失樂園》海報日本小說作家渡邊淳一的《失樂園》傳達出與衆不同的情愛觀念,即對於極致愛的推崇。對於人生的求解,一直是一個永恆而深刻的話題。男女主人公企圖用所謂極致愛來支撐自己的人生,但是,這種愛只限於肉體本能,根本無助於解決人們的精神困境,這樣的人生求解註定是虛妄的。

白鷺

張恨水寫的是言情小說還是言錢小說?——對文學大師的重新解讀

《金粉世家》劇照長期以來,張恨水都被作爲現代文學史上的言情小說大師來認識,但事實上,他的言情小說大多並不是通常意義的那種海誓山盟、生死不渝、兩情相悅式的愛情故事。如果細讀文本,我們會發現張恨水小說中的“情愛故事”中發揮重要作用的情節因素首先不是兩性間的情感而是金錢。

白鷺

武俠小說中的俠骨柔情——以金庸、古龍、梁羽生爲例

《神雕侠侣》剧照梁羽生、金庸、古龍是新派武俠小說最引人注目的“三大家”,其作品創設出英雄美人“攜手走天涯”的詩意江湖,使武俠小說兼備言情小說的特質。頗爲遺憾的是,自從此類小說進入學者的研究視野以來,學術界的研究成果雖不斷湧現,但主要集中在對其創作模式與主題模式的探討方面,偶有對其情感敘事的分析亦是淺嘗輒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