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創作
3 are following
93 articles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五局 少年

眾人瞬間安靜下來。而這個時候,煙縷想起了妖魔神。具衒說過,自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而月見則是曾經至高無上的存在,按時間順序來說,應是先有殞星石,而後才有妖魔神,莫非,具衒也是天地創生的?可剛才聽了上古神話,卻沒出現過妖魔神,這是為什麼?是月見壓根不知道妖魔神的存在,還是,她故意隱瞞?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四局 神話

太常寺,中墟閣。殷末勳雙掌大力拍向桌案,比起知道月見的藏匿處,他更想知道那名有白色巫力的女子是誰。『巫觋至今都未傳出有白色巫力者,怎麼里月見出現沒多久,白色巫力就跟著出現?』 殷末勳握緊雙拳,想起方才透過黑蜂鳥看到的景象:『里月見不是一個人,她身邊還有其他人,她憑什麼!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三局 同行

找了幾日,幾乎要翻開整座玉京城,卻遍尋不著月見的下落,殷末勳開始懷疑月見並不在玉京城內,而是在距離玉京城七百里外的小村莊,為此,殷末勳還派蜂鳥過去探查,尋了一日,仍不見月見蹤影。太常寺,中墟閣。殷末勳攤開手掌,再次喚出黑蜂鳥。『玉京城內沒有,城外村莊也沒有,里月見不可能只來玉京城...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二局 她的過去

五千年前。一隻玄色八尾狐渾身是傷地倒在混沌山山口處。八尾狐氣息衰弱,牠強撐著雙眼,朝混沌山內看去,牠的家在那,而牠,在也回不去。一日前,靈獸狐族與妖獸狴犴族發生爭鬥,數量稀少的狐族不敵強悍的狴犴族,最後全數戰死,僅留年紀尚小的八尾狐拖著殘敗的身體逃出混沌山。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一局 神力被封

回到城西郊區的宅子。主院。川茴自月見手中掙脫出,她環視周圍一圈,隨後怒道:『妳帶我來什麼地方?』 『我家。』 『什麼!妳家?』 川茴再次試著使用神力收回水太,卻連一絲都使不出來。神力真的被封了?!一旁的伏惑倒是很有興致的到處走走逛逛。『妳在周國有宅子啊,還以為只有嵐山一處呢。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局 規制

陷入短暫昏迷的川茴,緩緩睜開眼,她忍著疼痛掙扎起身,推開散落在她身上的木塊,渾身狼狽地站著。月見… 川茴咬緊牙根,恨恨地看向前方月見所在的位子。我要殺了妳!川茴抹掉唇邊的血痕,接著喚出水太,就在她蓄勢待發準備出擊之時,月見突然出現在她面前。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九局 相見

『披著凡人外殼的…神?』 岱青君神色震駭,他開始細數前後因果。三千年前神識殞滅,而後花了兩千四百年的時間修補神識。神識重合後,得到長生不老。最後,黑鳳凰利用自己創建一支氏族,就只是為了讓里月見復原成神?!『……王君。』岱青君想通這一層後,他緊抓著傲雙的手臂,臉色驟然變得鐵青,『可以如此嗎?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八局 神與神

翌日早晨。真狼出了房間,準備下樓去,在經過轉角時,他聽到旁邊房內傳來了女子生氣的聲音。『到底要等多久?』 『才一天而已,妳急什麼?』 『我要立刻見到月見!』 真狼立即停住腳步,他心道,我剛才聽到了什麼?真狼悄悄地靠近天字號零七的房門,偷偷聽他們的對話。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七局 客棧

月見定定地看著宣袁:『我知道你不信我,但你得要明白,周國最大的敵人不是我,是太至紆。自我遁世之後,便未再觸及國政,之所以來到周國,不是因為選擇,而是必然。』 宣袁站起身,一副居高臨下的態勢:『在妳選擇宣藍的時候,是否忽略了巫觋族?』 月見也站起身:『我說過,我能看見過去與未來,巫觋族不足為懼。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六局 賭局

夜晚戌時。月見一人坐在院子裡的木椅想事情。她這兩日使用了幾次遙視,各國術師陸陸續續朝周國而來,月見卻一點都不憂心,反倒開心大禍來臨。太至紆真合我心,開始走向我想看到的局面。雖說得先讓周國吃點苦頭,不過有我在,也不算多苦吧。再來,我等的那兩位神,也差不多該到玉京城了。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五局 佐卫盟

『長生不老…』 奧芮雅起身,走向身後,那裏是一處非常寬敞的空間,此處有數百排書架,上頭存放自羅綢建國以來所有文書檔案。賢者之所除了是大賢者處理政務的地方,同時也是羅綢的檔案庫。奧芮雅按書架上標列的記號開始尋找,最後,停在標著文商五十五年這處。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四局 羅綢女皇

羅綢大賢者除了掌管神院,同時還有一個身分,那就是女皇的輔佐官。奧芮雅,年五十三,歷經兩代女皇,是個能力與威望相當高的大賢者,她身旁兩位護法除了是賢者,亦是她親自訓練出來的弟子。左護法皁霞,男性,年二十五,丹術造詣極高,以醫療型丹術為主。右護法侯琅,女性,年二十七,丹術造詣極高,以傷害型丹術為主。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三局 幻術師

全上亞唯一使用幻術的部族,夜俞。比起另外兩個部族,夜俞族的幻術像是為針對術師而存在,他們的能力主要以攻心為上,操控人心是他們獨有的術式,靈力若愈強,使出來的幻術就能達到高張力且精純的效果,使人陷入幻境之後,並在幻境中死去。夜俞族人的眼睛與頭腦是他們使用幻術的主要媒介,卻也是弱點所...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二局 五行術師

『你告訴我這些,不怕我說出去?』 『妳不會說出去的,我相信妳。』 煙縷實在不明白阿离方才的所有行為,他大可以繼續裝下去,為何要在這時候揭開自己的面具,就只是看不慣自己替他說話?『你…難道對里月見有其他不該有的心思?』煙縷很不想往這個方向猜測。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一局 元珠

怎麼不吵了?里蔚看向宣藍,渾然不覺自己說了一句關鍵的話。『你小子有意思啊。』宣藍笑道。陽東士一時呆然,他剛才與宣藍吵得認真,沒注意到里蔚說了什麼。宣藍也不想再與陽東士吵下去,她拿起茶杯給自己倒水。『陽東士,你既決定跟著我,就不該懷疑我呀。這樣我會很傷心的。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局 熱鬧

『主人,我帶他們來了。』 阿离率先走進正廳,跟在他身後的煙縷瞥了眼宣藍,她在心裡嘀咕道,里月見又帶誰來了?里蔚接在煙縷後面走進去,他一看到宣藍,不禁開口道:『這姑娘誰呀?』 最後進去的陽東士也看向宣藍,他眉頭皺起,心道,里月見怎麼帶個陌生人來,她又搞什麼鬼。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三十九局 舊往

『妳的命?這話是什麼意思?』 月見微側頭,想著要不要說。『既然妳是我第一個收的徒弟,那就告訴妳吧。』 月見走到茶几旁坐下,宣藍順勢替月見倒一杯水,月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後,娓娓道來六百年前的舊事。『天命之人有項能力,便是殺了術師,就能獲得其能力。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三十八局 風起

他總會穿著一身淡色素衣,不論到哪,身旁都會有一隻青藍色蜂鳥跟著。蜂鳥像是有靈性般,總是靜靜聆聽他說的每一字每一句,也會回應他。所有人都好奇,他是從哪弄來一隻這麼有靈性的鳥兒,大概有八成以上的人會猜,他是從巫觋族那弄來的,這個答案一半對,一半錯。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三十七局 舞台

『佰蓮君,我不在的這段時間,水界暫時交由妳掌管。』 佰蓮君訝然,沒想到王君真的答應要去人界。『王君,您這一去,可是會破壞規制呀。』 『我知道,我會盡量待在旁處不插手人界之事,但是,入了人界豈有全身而退之理,為了尋到雲沃的神識,就算是月見埋的坑,我也得跳下去。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三十六局 水界王神

於天界之左為水界,於天界之右為地界。水界猶如沒有邊界的穹頂,外觀看似圓,內裡則每個方位有稜有角,實際上的水界並非以水而居,只是以水將界限包裹其中,形成水界。水界頂端是界內能一眼看出的穹頂,而穹頂中心飄著一抹如同鮮血的紅光,那是唯獨水龍王才有的生機之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