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
17 are following
31 articles
木南

被打碎的一段记忆

上海疫情期间的一段生活,记录一下。

askender

人类的记忆与计划-科幻杂思

1 渺小的自我这个标题中的「人类的」是后加的,原本只是突发奇想写写个人总结和思考规划。故意拔高是为了有趣和对比。先写300字的短总结吧。小学时看了一本科幻短篇集,受影响很深,算是某种蝴蝶效应。后来读研学光学(理论物理没想好切入点、凝聚态物理感觉经常过于偏物质和应用。

地鸣Rumbling

22年终了,我们讨论失去

作者:胶泥、虾、沉吟、芥芥子 编辑:芥芥子 引言 2022年结束了,可以记起来你失去了什么吗?无论接受或抗拒,艰难的公元2022年已经过去,清零的日期是一切从头开始的积极暗示。但在仔细回顾过去这一年的时候,不免发现,这辛苦的一年中我们比想象中失去了更多珍视之物。

七月流火

自由

小斑鸠这几天,我们一直在努力扮演鸟妈妈,轮流给那只小斑鸠喂食、喂水,每天还要遛几次,放在草地上跑一跑,举在指尖上下摆动,锻炼它的翅膀,盼望它早一点长出飞羽,重获自由。起初,它站在树枝上还总是晃晃悠悠,最多能飞两三米,还没有准星,常常摔下来。

七月流火

画……现实、魔幻

公众号名为:言话言画。

七月流火

有色彩的一天

我终于开始热爱生活。除了工作,生命里还有了更多色彩。

wuBIGwei

我死了(六)

在这一章里,我身边的人不得不爆出了很多脏话。这是因为你很难对一个死掉,但却活蹦乱跳的人讲出合乎逻辑的话。但问题没有出在我身上,把他们逼急的到底是什么,我完全说不清。

pekjack

像西安疫情中有关的死亡或灾难总容易被关注一样,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步淡忘,不仅因为芳华使然,也因为总是按照上级机构保护伞的意指做事,或者上级机构保护伞的支持总能逃遁躲过风头,所以让受害者尘封。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医院领导稳坐于权力的上游,对于处于中下游的医务人员恣意妄为,仅仅靠良知是无法完全约束权力的。如果不去揭露,就无形中维护了滥权,甚至为滥权的存在进行了辩护。从根本上说,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仍然保留封建...

无趣的生活

人为什么要去旅行

旅行的意义是什么,这是我见过最美的答案

醫學之聲

轉載「好像得了癡呆症」:新冠病毒的破壞性後遺症

麥可·雷根在紐約的家中。揮之不去的認知和神經系統癥狀迫使他離開了工作崗位。在3月感染新冠病毒後,麥可·雷根(Michael Reagan)完全忘記了自己在巴黎的12天假期做了什麼,儘管那次旅行只是幾週前的事。埃麗卡·泰勒(Erica Taylor)的新冠肺炎癥狀包括噁心和咳嗽,她...

二两

惊奇七鲸之抹香鲸:方法论狠货——记忆篇

导论 记忆,是我们每个人都绕不开的话题,它连接着个人的过去与现在。今天写得这篇有关记忆的方法论狠货,是我阅读中外心理学教材、付费学习有关学习方法论的课程,结合自己的经历的总结出来的一些心得感想,希望可以对正在被学业、考试、工作···困扰的你一些启发。

Seymour

关于夏天的絮语

我无可挽回的青春时光

Cathiest

神奇的脑袋

今天回公司一趟处理一些网上的订单,打算路过快递公司时要把几份文件寄出。上了车,发现坐的不舒服,猜想应该是老公昨天用我的车来搬东西,调了倒后镜跟驾座椅子。我有个很奇怪的习惯,就是准备开车前的顺序不能乱,一乱,我就不能开车。我必须下车,关车门。

儒貓

失憶罪

(她的胸硬得像塊石頭。像壹面透明的鏡子。雲端的壹個缺口,壹個小指甲蓋,壹片燈光。) I:妳犯了罪。E:我犯了罪。I:妳是罪人。E(茫然地重復):我是罪人。I:妳犯了什麽罪?E:我不知道。I:妳不知道?E:我不知道,我不記得很多事情。I:那妳顯然犯了失憶罪。

annepink厚脸皮瓶瓶泡泡

惊艳爸妈年轻时的老照片💜

帮爸妈收拾东西时... 发现一些爸妈年轻时的老照片,还有那个年代时用的一些重要红蓝本本... 还有一个妈妈舍不得扔的首饰宝盒子 岁月是把杀猪刀!岁月不饶人啊... 妈妈也常这样感叹…… 时间真的太快了... 脑海里爸爸妈妈年轻的模样还是依稀记得很清的 记得妈妈那个年代的人都是一对粗粗的麻花辫子...

E寸金

小朋友,零食

放学回家路上吃零食的小朋友拍‘’小学校门前”那张照片时,还顺手还拍了几张,挑出三张再议论一下。饮料、冰淇淋、水果、点心、串烧……,各种各样的零食林林总总五花八门,实在是太多太丰富了。小朋友又嘴馋,没有不喜欢零食的。看到小朋友左手一支饮料,右手一个点心,津津有味的吃着,怡然自得的样子,真羡慕他们生活在一个这么好的年代。

Raymond

秃顶 —— 与两位俄罗斯人的对谈(未完待续)

最后一天在野外徒步的时候,我收到了谢尔盖的回邮:“那么难得来一次,要不要到我家坐坐?我今晚不上班。”我认识谢尔盖很久了,但并不代表我与他有过许多交集——准确地说,我和他仅仅是刚相识的时候有过“频繁”的聊天。那应该是2015年,我还在对抗着少年和青年过渡期的无聊时刻,便注册了一个国外的笔友网站。

Odasnm

无法只把名字当成名字

这几天帮莎士整理资料,工作内容是把社区给的老人家的资料抄在她所需要的一份份接案表上。我无数次对这项行为翻白眼,也跟莎士翻脸,为什么明明已经有了社区统计过的老年人资料,却还要花时间誊到她的项目所需要的那一堆纸上?树听了都想骂爹骂娘,打印技术发达,真就不把纸当纸了。

Kellyintravel

一颗芒果里的”两岸三地“_疫情下我”被迫“旅居台湾12

绿岛的这家芒果冰,让我回味无穷在台湾,芒果是夏天的味道,卖场里的爱文芒、金煌芒总是能够吸引很多流连的目光,从冰品到蛋糕,芒果是夏天的主角。我顶着烈日取回了的价格不菲的巧克力蛋糕,老公说最好吃的是上面的芒果,我郁闷极了,指着冰箱里的爱文芒说,你直接吃这个好了,才25块(台币)一个。

Even

准备迎接不再自欺的时代——读特德姜《双面真相》

《阳光灿烂的日子》一、不可靠的记忆我读到的第一个描写人的自我记忆不可靠的文艺作品,是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在这部电影里,一个叫马小军的北京大院青年,在自述其青春时代的经历时,突然发现和一个叫做米兰的姑娘的很多相识、相知的记忆,甚至连和她男朋友发生冲突的记忆,都是自己的大脑伪造出来的。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