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變之後-特務頭子程一鳴在台妻兒的命運

澳門學16號
·
·
IPFS
·
話說台灣國防部情報局澳門站站長程一鳴於1964年從澳門叛逃到中國後,一直流傳一則野史,說情報局長葉翔之為了此事與蔣經國商量,明知程確確實實叛逃,但為了瞞騙中共,仍然照發安家費給程在台的家屬。

作者:阿恆(澳門學16號作者之一)

中國近代野史泛濫,之前曾撰文談到沈之岳秘密潛入澳門一事,今天想談談另一則野史——程一鳴在台家屬的命運。

話說台灣國防部情報局澳門站站長程一鳴於1964年從澳門叛逃到中國後,一直流傳一則野史,說情報局長葉翔之為了此事與蔣經國商量,明知程確確實實叛逃,但為了瞞騙中共,仍然照發安家費給程在台的家屬。據野史說,中共信以為真,使程一鳴在文革時受到很大衝擊。

國防部情報局澳門站站長程一鳴

究竟中共視程一鳴是真投誠,還是假投降,由於檔案所限,我們並不清楚。但是,台灣最近開放了新一批檔案,足以說明,程叛變後,其在台家屬生活不但沒有如常,而是迎來厄運般日子。

考管:一種特殊監控手段

根據筆者找到兩份檔案《警總防諜案》、《新生及歸來》,清楚顯示程一鳴妻子陸毅(1921生)、次子程炎武(1947生)、三子程國安(1950生)被列作「特殊份子」,並進行「考管」。

揭示程一鳴家屬被列作考管對象的解密檔案(Image: 作者提供)

台灣文史工作者李禎祥最近利用新開放檔案與過往口述歷史,研究台灣白色恐佈時期被列為「特殊份子」被「考管」的情況,為我們勾劃出程一鳴在台家屬極可能面對的情況。

所謂「特殊份子」,即是自首份子、登記份子、新生份子,以及特殊家屬。篇幅所限,前三類人不在本文討論,有興趣的讀者可閱讀李禎祥的研究。而最後一類,就是本文所關心的,因為程一鳴在台家屬即屬此類。

死刑犯、服刑犯、投匪重要份子的在台家屬(主要是父母、子女、配偶、兄弟姐妹)都被歸類為「特殊家屬」。這些家屬全都會被「考管」,由於程一鳴於1964 年投共,其在台家屬便成了「特殊家屬」,一律被「考管」。

所謂「考管」,即考核管理,簡單來說便是將「特殊份子」置於公權力的監視,以便觀察他們是否有「反動言論或行為」。被考管的人需要定期向警政單位或情報機構提交報告,交待個人言行等資料,同時也會受到政府各方面的嚴密監視。

此外,有一點必須說明,考管並沒有法理上的依據,可以說這是威權時代的一種灰色手段,故執行上往往出現大量違反人權的事例。

根據新開放檔案,我們可以清楚知道程一鳴叛逃後,其在台家屬立即被考管,兒子程炎武更疑似被迫提前服兵役,在軍中考管。可想而知,他們的生活並非一如往常般平靜,而是迎來了暴風雨。

軍中考管

李禎祥指出被考管的人不單單受到監視,或提交報告,更會受到警方各種各樣的滋擾。例如警方三不五時便會前往被考管人家中搜查,有時更會向他們索取金錢。又例如警方會去被考管人工作地點查問僱主,警告他們不要僱用這類人士。

至於在軍中考管的程炎武,則可能會受到更大的壓力。據一些曾在軍中考管的特殊家屬回憶,他們時常都會被帶去問話;有些更會把成績弄成最後一名,不斷被找麻煩;有些提到長官經常想找機會將他送往軍法處置;有些甚至忍受不了軍中巨大壓力,選擇自殺。可以說,比起其他環境,軍中讓考管人士受到更大壓力。

軍中的特殊環境讓考管家屬承受更大壓力(Image: 徐宗懋圖文館提供/時報出版)

從這些曾在軍中考管的特殊家屬的回憶,我們大概可以了解到,程炎武在軍中一定非常不好受,且極可能受到各種不人道對待,這對於一個只有十多歲的少年來說,是一個莫大的無妄之災。

當父親是特務時

四類「特殊份子」中,特殊家屬可謂最特殊,因為他們往往沒有實際作出任何反動言論或行為,只因與某某人有親屬關係,就遭到政府不人道的對待,可說是台灣白色恐佈時期最無辜一群。

以程一鳴為例,其三名被考管的親屬,極有可能並不清楚程的實際工作。學者黃克武在《綁架蔣經國?!情治首長的背叛與奪權》一書中的序言提到,1960年代,他父親(軍人)因為通曉廣東話,因此被派到香港收集中國情報,黃對這段往事非常感興趣,在其父臨終前也問了他在香港從事情報工作的往事,卻被回答從事情報工作要「守口如瓶」。

情報人員由於工作需要,往往都不會向家人透露半點內容,再加上以程一嗚兩位兒子的年齡推算,程一鳴在澳門搞情報工作時,他們約莫是一個六、七歲孩童,更加不可能知道父親原來是一名特務,甚至平時與父親就鮮有接觸。

程炎武等家人,可能也是當程一鳴叛逃後,才被告知程的真實身份與實際在澳門的工作,接下來迎來不是任何安慰,而是冷酷無情的「考管」。

重做正常人?

李禎祥認為當局如此嚴厲監管這群「特殊家屬」,除了防止家屬與投共人員串連,也有把他們當作政治籌碼與人質的考量。無論政府出於何種考量,一旦被考管,要撤銷考管,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威權時代一個行動和一份文件,家屬命運從此改變(Image: 作者提供)

據李禎祥研究,有個案足足被考管二十多年,被考管的人,一時三刻肯定脫離不了。如要撤銷考管,該人須有特殊功績或表現,以及思想行為有改善,並對以往感到懊悔。一言蔽之,完全由政府自由心證,難怪有家屬形容考管是置他們於死地。

威權時代,即使面對毫無法律根據的考管,家屬都只能默默忍受,有些實在受不了,都會以依親、留學等理由試圖離開台灣,甚至有妻子選擇改嫁他人,解除與丈夫關係,以脫離考管。

程一鳴三位親屬實際遭到何種程度的考管、何時撤銷考管等問題,由於檔案沒有透露,我們也無法得知實情。但自從台灣民主化後,民進黨取得政權,考管這種灰色手段正式走進歷史,或許這天是他們三人真正獲得自由的一天。

#文章篇數:2️⃣0️⃣5️⃣

---

👉最新 「三個月試訂計劃」,期間隨時退費,大家來試做爐友吧!

👉澳門學16號宇宙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