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恶论+2:性善论的理论谬误

番茄米线
·
·
IPFS
·
如果小孩是善的,那么他就不应该要玩具,而是父母主动买给他,然后他像孔融让梨或者曹丕禅让那样,面露难色再来个三辞三让,最后为了满足父母的心愿勉强接受。

1、后天演化论

性善论者先是说:“人之初,性本善”;可能是他们自己也意识到了我在《性善论的逻辑缺陷》中提到的漏洞,于是又赶紧打上了补丁:“性相近,习相远”。

说,人性最开始是善的,只是后天长坏了。

那么按照这个逻辑,人小时候就应该是善的。

不过具体多小算小时候,性善论者一贯地没有给出具体定义。那我们就暂时采取现代法律:18岁以下算小时候。

高中、初中生那都不用说了,什么校园霸凌、当小混混这都太多了。哪怕是管教比较严的学校,顶多是很少发生肢体暴力,但是造谣、说坏话、孤立这种事情一样不少。

小学一样有校园霸凌。我的小学就发生过,班上几个学生合起伙来欺负一个男生,以此为日常娱乐,没有任何负罪感。

还有小孩很小就会撒谎。父母问小孩:“你作业写完了吗?”小孩会因为自己的私欲而撒谎:“我作业写完了,要去玩游戏!”

如果你要是硬说,小学、中学生还是不够小,是已经被社会“污染”了,那我们再往小的看,看看幼儿园小孩:

非常常见的就是,父母不给小孩买玩具他就哭,如果这还是得不到,那就哭的更大声、闹得更欢。这不是自私吗?

如果小孩是善的,那么他就不应该要玩具,而是父母主动买给他,然后他像孔融让梨或者曹丕禅让那样,面露难色再来个三辞三让,最后为了满足父母的心愿勉强接受。

而小孩得到玩具时是怎样的呢?特别高兴地一把就夺走去玩,顶多说句谢谢。

要是你说幼儿园还会受影响,那么再来看看婴儿:自己有孩子或者见过照顾孩子的都知道,婴儿基本上几个小时就要吃一顿,经常是半夜开始哭,折腾得父母睡不着觉。

那婴儿要吃东西,这是他自己的私欲,是利己;而折腾得父母睡不着觉,这是损人。那么婴儿是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损害他人?这不就是损人利己吗?

你要还不信,那看看胎儿(胎儿甚至都不能准确地算作人):吸收自己母亲的营养来给自己,还让母亲很难受,这是善吗?连善的影子都没有!

说白了,这就是生物趋利避害的本能。婴儿太脆弱了,如果他饿的时候还要考虑别人的感受,那他早就被饿死了,这种“利他”基因根本传不到现在。

与其说是“人性最开始是善的,被后天影响成恶的了”;不如说是“人性最开始是恶的,但被后天教化地善了”(见《超级主体》)。

现在学校里都在教育学生要做善事,要有礼貌、讲文明,家长和社会也教导小孩要向善;电视上天天宣传各种美德和正义,各个宗教和政治学说也在不遗余力地教人向善。

如果人的思想和行为如此容易地被后天环境影响,那为什么这些教人向善的东西搞了几百年、几千年了也没把人类影响回来?这不就说明了人性更倾向于恶吗?

2、物质影响论

物质影响论是当今左派比较流行的一个理论,我也愿称之为机械唯物论。

就是说,人性本来是善的,是资本主义文化、资产阶级宣传机器让人们变自私了;是私有制让人们变自私了。

庸人们看到“私有制”有个“私”,“自私”也有个“私”,便觉得,这不就是私有制让人们变自私了吗?

可是如果在私有制出现之前人们是无私的,那么为什么会进入私有制?为什么在原始共产主义之后是奴隶制,而不直接是共产主义(见《资14: 社会制度发展史》)?

庸人们又说,是私有财产让人们变自私了。难道是新石器时代晚期的一个农民,在刚刚接触到堆积的谷物的同时,一股神秘力量贯穿全身,让他瞬间从无私变得自私了吗?

这可就太玄学了,搞得好像剩余财产不是死的东西,而是活物;人类反而才是受活物摆布的物品,完全没有主观能动性。

再说,如果是资本主义文化让人变得自私,那么为什么苏联会解体、中国会修正、朝鲜会“家天下”?

苏联不是早就消灭了国内的资产阶级了吗?即便是从国外会传入一些资本主义文化,但是国内主要都是工人阶级文化了呀?

如果文化影响总分为10,那么苏联等国的官僚除了外交部,应该是8分无产阶级文化、2分资产阶级文化;总的来说还是“高尚的无产阶级文化”占主导。

那么苏联就不可能修正、勃列日涅夫就不可能贪污,毛泽东也没必要搞文化大革命,朝鲜应该是当今最民主的国家。

一些“马教徒”(注:我这里说的马教徒指的是把马克思、毛泽东等人当宗教一样崇拜的人,不是把马克思主义作为科学学习的人)就又会说了:“是邪恶的美帝国主义搞文化入侵、渗透苏联!”

难道勃列日涅夫的鱼子酱是美国人特供的?斯大林式官僚主义是美国设计的?苏联警察的塌方式腐败全赖美国渗透?苏联入侵阿富汗是美国人的决定?

难道“官倒”是美国人教的?80年代中国军队经商是美国人帮的?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是美国人宣传的?金将军的迈巴赫是美国人出的钱?

如果这些都是美国人干的,那么美国简直是太牛逼了,比上帝还牛逼,居然可以左右世界走向。

要是再按照左派们的“教条式群众史观”来看,似乎美国才是站在群众一方的嘛。

说白了,这些左派本质上在面对当今世界资本主义全面复辟的境况时,对共产主义运动感到悲观;从而用这种软弱无力的方式,试图通过道德绑架,来否定现在的资产阶级政权们的合法性罢了。

但这种方式无疑是逃避现实,企图把一切责任都甩给一个虚空的“资本主义文化”。这就是我在《竞1:天道与人道》中说的受害者心态,只能起到一时的安慰作用,但却会阻止左派探索出世界的真正规律,以至于他们一直在错误的道路上绕圈子。

这种还是比较专业的。据我观察,大部分的“左派”只是在通过这种方式一踩一捧,来标榜自己怎么怎么道德高尚,这种就是纯粹把共产主义当成“二次元”一类的身份标签来搞亚文化罢了。

3、工人好,资本家坏

“工人好,资本家坏”这是现代左派的受害者心态搞出来的又一大笑话。

说什么,现在社会这么坏都是资本家干的,资本家都是坏人,俺们工人都是好人。

然后再进一步延伸:富人都是坏人,穷人都是好人。或者是“工人都是道德高尚的,不是工人的都是小资产阶级性,道德低下的。”

这些就是纯纯扯淡了,本来我是都懒得反驳的,但是架不住信的人太多,还是得说两句。

如果工人都是善的,都是无私的,那为什么工人要罢工?罢工是为了涨工资,这不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吗?

否则,工人就该为资本家无私奉献,帮助资本家过上更好的生活:君子有成人之美嘛。

而且什么工人都是好人、穷人都是好人就更扯淡了,看看那些犯罪的,有多少是穷人?那些农村的穷人,绑架女大学生当生育机器,连善的影子都没有!

至于“不是工人的都是小资产阶级性”,这就更扯淡了,我是没想到这么扯淡的说法居然还能有人信。

如果工人都是先进的,都是坚定而成熟的革命家,那现在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工人,为啥我们还没实现共产主义?

即便没有实现彻底的共产主义,那工人群体之间搞个公有制总行吧?你工人不是天然无私吗,那为什么不和你的工友“共产”一下工资呢?

为什么还需要列宁式政党领导工人,为什么还需要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人具有天然先进性的话,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的吧!

我相信看这篇文章的很多人,他自己就是工人,他父母就是工人。难道他父母管教他的时候是特别耐心、特别有爱的那种?他父母没肢体暴力、语言暴力过他?他的工友都特别单纯、没欺负过他?工厂里没有勾心斗角?

难道说一个学生,毕业后找了一份工作,在拿到录取的那一刻,一股神秘的力量贯穿全身,他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大善人了吗?

还能举出的反例多了去了,我都懒得继续反驳。

这更多是左派小知识分子或者不成熟的工人,在没有足够强大的理论武器时,使用的一种一厢情愿的宣传方式罢了。

这种宣传方式和“中国好,美国人坏”、“女人好,男人坏”、“黑人好,白人坏”没啥区别。就是一踩一捧,搞对立二极管,标榜自己是正义的,把责任全都推给别人,为自己开脱,给自己树立受害者的形象。

这些东西都有他形成的原因,我会在以后写文章详细讲。

CC0 License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番茄米线哲学、政治、经济、历史...... Medium英文号:Tomato Ricenoodles
  • Author
  • More
杂文 · 随笔
31 articles

现代诗|懂事的战争

🔞如何把一次自慰享受度拉满3: 事前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