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之声公历2024年、农历甲辰龙年春节献词——追忆与愿景

Saturn
·
·
IPFS
·

日升日落,冷暖交替。

自文王受命、武王诛殷、 周公制礼以来,语言相近、祖源相似的先民们汇合而出的汉民族已经三千年历史了。

汉族带着三千年的历史,五千年的历史记忆,伴随着十三万万的同胞们又来到了新年的关口。

癸卯兔年,晨兴夜寐。

公历 2023 年农历癸卯兔年必将是载入史册的一年。

这一年,俄乌战争迈入第二个年头,俄罗斯帝国的强大幻象已经被戳破,斯拉夫人间的仇恨已然深如冥渊血染大地,再难复原。普京的崇拜者们胆战心惊,担心着俄罗斯的崩溃落到自己头上;

这一年,阿拉伯人与犹太人再次拔刀厮杀,威名赫赫的以色列国防军却进展艰难,这再一次显示任何承平日久的国家都难免武备松弛,知识分子编造的神话即将被戳破;

这一年,以chatgpt未代表的人工智能大展拳脚,人类社会的产业格局将迎来空前的洗牌,美国的经济在一路狂飙,再次宣告了“体制优越论”的破产;

世界值得关注,但是我们更关心汉族同胞。在这一年,再也无人能否认社会全面危机的到来。从指鼠为鸭到12个省份停止基建,谎言正在逐步被戳破,破产和毁灭即将到来。

中国大陆房地产终于迎来了全面性的下跌,北上广深的学区房和豪宅与县城的房价一起坠落,无数遍布汉地的烂尾楼以及为之损失了一生财富、发出痛苦呐喊的购房者,戳破了编织在汉地上空虚伪的舆论幻像与太平幻景。

不论骗子如何灿莲花的复述着那些毫无内涵、空洞虚无的官样文章、演绎着“太平盛世”,都无法遮盖弥漫在汉族社会中的失望与愤怒。

社会的焦虑与日俱增,无数人被人为制造出来的大环境压榨光了积蓄,中小私企生存举步维艰,外企更是疯一般撤离,就业岗位的流失让多少汉族青年丧失了对未来的期望?

今年夏天,辽宁垮塌的体育馆下死去孩子的父母是否得到一个公正的说法?今年冬天,汉族农民被村干部堵上的烟囱疏通了吗?

即将过去的这一年,是虚幻中大家生活红火、充满朝气与期望、安享太平的一年,还是个人收入降低、储蓄暴跌、前途无望,社会弥漫焦虑与不安全感爆发、就业低迷一年?一切早已不言而喻。

同胞们,对汉族整体来说,这一年我们取得了一些让人在痛苦中也可以欣慰一笑的进步。汉服运动深入人心,并因此被以“华服”的形式得到承认。

黑人留学生少了,当街行凶的宗教极端分子少了,而汉族社会的民族主义情绪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燃起。在20年前,根本没有汉族人意识到汉族也可以有民族主义;在十年前,汉族人穿着汉服也会不由得抖抖索索;五年前,汉族人的民族主义情绪需要依托反黑、反宗教极端化、反大额加分才能正常表达,但今天,许许多多的汉族人已经能够明白,拥有民族认同感,要求以汉族人的身份获得尊重是与生俱来的权力。汉族拥有不弱于任何其他民族的权利意识,农历癸卯兔年的汉族人已经证明了这点。

但是,就和我们自己的境遇一样,我们民族的处境真的改善了吗?非汉族中高考和国考加分问题解决了吗?目前依旧在持续着的践踏汉族人民族情感的清史工程彻底终止了吗?

更加重要的是,汉民族的出生率得到改善了吗?我们能避免100年后灭种的结局吗?辛亥革命以来汉族先辈们希望建立的民族、民权、民生之国之理想是否实现?没有。所言的四十年“复兴”,不仅没有换来一个汉族百姓能被尊重、被重视的环境,更毋论汉族作为一个民族整体有无被尊重,不仅仅是公历2023年、农历癸卯兔年,往前直至戊午马年、己丑牛年以来亦是如此。

危机依旧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恒大的破产,楼市的低迷,股市的新低,我们共同见证了经济衰退,让我们不禁忧心忡忡。资产缩水与失业风险的痛苦,我们很多同胞都已经尝到了苦果。虽然在去年民生凋敝之境,电动车、无人机等产业也取得了一定的进步,但是我们依旧困窘。

我们现在的贫困,并不是我们创造的财富少,也不是我们不会创新,甚至也不是我们的分配制度出了问题。而是因为我们的经济发展上限被人为的遏止了,让我们创造出来的财富远少于我们应该创造出来的,让我们分得的蛋糕远少于我们应该分到的,而我们的辛劳又远超我们应该付出的,就如同东德如何努力都不如西德,朝鲜如何努力都不如韩国一样,除非利维坦崩塌,否则我们永远无法脱困。

但是我们更应该注意到,有人比我们更加苦恼。支出不断上涨,而收入难以为继,矛盾的爆发已经不可避免。

全能主义对社会的全面控制使得社会丧失了活力,但是丧失了活力的社会已经愈加难以供养日渐肿胀的全能主义集团。

这个体制因为财政压力不堪重负的垮塌,已经不再是虚无的幻象。因此,四百年来的转折即将到来,苦难将达到巅峰,机遇也将冲到台前,我们有理由保持乐观,因为这必将是一个民族的时代,也必将是民族主义被需要的时代。

我们需要民族主义,这是我们争取个体自由、尊严的前提。没有任何个人的自由和尊严是能超脱于共同体而产生的,而除了民族,没有哪个共同体是能够经得起政治的演变、技术的进步而维系的,有且只有依靠民族主义维持了民族的共同立场,稳定的共同体才能得以确立,个人的尊严和自由才能有维系的基础。

我们需要民族主义,因为民族主义体现了人的本能,内涵基本的道德与根本的价值,民族主义能让不是亲属的陌生人相互认同,彼此互为同类,由此互相伤害的风险减少,怀疑得以停止,信赖得以确认,彼此拥有共同的身份认同下,由此政治和社会团体的运作有了基本的准则,和而不同、相互尊重。

我们需要民族主义,因为只有民族主义,才能在保证共同体内部自由和多元的情况下不至于一盘散沙,不至于让我们陷入今日欧美被移民冲击的情况。

我们需要民族主义,因为民族主义能抵御外来的危险,最大程度保证汉族人日常生活的安宁,没有民族主义的汉族人好似草原上的孤羊,毫无抗风险的能力可言,结成社团的非汉族可以对其任意下手,巧取豪夺,古代和近现代的惨剧早已证明了这一点,民族主义不是餐桌上的配菜,而是主食,是维生的根本,没有民族主义的民族必将灭亡,其个体也必将失去一切,历史早已无数次证明了这点,我们的现实也无数次证明了这一点。

我们需要民族主义,因为只有认可民族主义才会发自内心的认同每一个汉族人有同等的政治权力和经济机遇以及上升渠道,让四十年来因生育之限而不能出生的汉族孩子可以不怀悲愤的往生彼岸,让苦于落户积分制的汉族青年能挣脱户籍制的束缚,让山河四省的汉族学生能够不再需要付出远超京沪汉族学生的精力才能得到一个普通大学本科入学名额,唯有民族主义,才能让我们得到真正的权利平等,同时鼓励我们民族内部的同胞乐意创造财富,而不担心财富被夺走。也唯有民族主义,让汉族人能追忆辛亥革命志士的政治目标,期待我们民族有一个理想的政治愿景。

事实上,民族主义已经在全社会范围内取得了巨大的胜利。四十年前对民族主义嗤之以鼻的敌人们,今天已经被逼得装扮成民族主义者,这正是民族的伟力。内里已经腐朽,已有的意识形态几近瓦解。正是在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试图将原来的意识形态和民族主义结合起来。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的奇景,民族最大的压迫者居然成了民族主义最热切的宣讲者。只不过,这种所谓“民族主义”是要求一切民众放弃一切权利单纯服从的主义。谎言不依靠暴力就难以自洽,而暴力不依靠财政就难以维持,假的终究是假的,汉民族依然倔强的存在着,但是民族中的个人却遭受着极度的压迫。以至于在当下,改变汉民族身份能获得更多优待,千里迢迢的走线成为很多人的选择。

汉民族不应该这样存在,汉族人也不应该这样活着。如果说假民族主义要求人们服从,那么真民族主义的首要德行就是勇敢。勇敢地争取代表自己的权利,而不是沉默的被代表着。勇敢地追求民族内部的平等,而不是被分成体制内外。勇敢地改变经济政治的垄断,而不是放任利益被剥夺。在民族主义的旗帜之下,勇敢地向一切压迫民族者说不,这就是民族主义的目的。

潮水退去之后,真相将浮出水面。我们要明辨是非,民族主义要鼓励民众获得和捍卫自己的权利,而不是将之奉献给全能主义和它们的走狗。民族主义者期待的,正是一个尊重汉族民族整体,尊重每一个汉族人的天下,要让每一个汉族人有尊严的生活。同胞们,勿要忧虑。我们所需的富裕、权利、尊重,其实全部唾手可得。汉族人占据着天赐的东亚沃土,在历史上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文明,多次建立雄霸亚洲的帝国,积累了海量的财富,汉族人自古以来善于置产兴业,勤劳是汉族人的本色,富裕也是汉族人的天命,今天汉族社会的疲惫与穷困并不是汉族人自身的问题,是历史的失败让汉族人沦落至此,汉族人先落败于满清,不得不在屈辱中穷困潦倒的迈入近代,进而受制于列强,最终再次失国。在全球化时代,随着资本的全球流动,汉族人毗邻的太平洋带来了便捷的交通,沿海的密集城市群带来了极低的物流成本,庞大的人口带来了产业转移的巨大红利。稍微给汉族人一点机会,给汉族人一点拥抱自由市场的自由,我们的经济就会一飞冲天。去年,方域狭小的汉地台岛都能亚洲人均GDP第一,汉地长三角和珠三角在各方面远超台岛,大陆的汉族人完全可以比台岛汉族人富裕的多,发达的多!

往昔岁月,筚路蓝缕。

同胞们,回顾过往,切莫忘记孙中山和辛亥先烈的理想。想要改革的“立宪派”已经被证明是愚蠢不堪,满清绝不会放弃自己的权力。妄图追随欧美时髦的“进步派”也不可取,因为他们已让包括他们自己的无数人深陷冲突之中。唯有高扬民族主义,经济上尊重自由市场,文化上尊重汉族人的真正传统,粉碎一切制约我们发展的全能主义桎梏,我们才能得到我们应得的一切。我们要依靠民族主义,复兴汉族的天下,这是汉族人唯一的出路,但也是汉族人天命!我们不会辜负在黄河畔倚犁负刀、在夜火中期盼新春的祖先,我们必将成功!

最后,再次祝全体汉族同胞新春快乐!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