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性

阜升土
·
·
IPFS
·

以前有段時間在宗教博物館上班,認識一位體質「敏感」的同事,開啟我的怪力亂神之路,彷彿就連認識的地點「世界宗教博物館」也有點莫名關聯。當然,宗教博物館本身並沒有什麼怪力亂神,只是一間佛教團體所開設的博物館,希望藉由介紹宗教,達到宗教對話的企圖。但會在這間博物館開啟我的怪力亂神之旅,或許也是某種特殊的「感應」吧。

我過去就對這類內容有興趣,在此之前,我看到的是有關外星人的種種傳說,包括在地球的外星人,外星人的善惡等,加上一篇號稱是「羅斯威爾飛碟墜毀事件」中所尋獲的外星人對談紀錄,雖然實在太匪夷所思,但我卻對其中某些奇妙的敘述相當著迷。我也對前世、靈魂,或者是所謂的「高我」、「第三隻眼」等有興趣,這些事情幾乎無法用任何方式來驗證(雖然台大前校長李嗣涔曾嘗試過,但似乎不被學界所認可),對多數人而言大概就是怪力亂神了吧。不過這些東西,其實都與人的心靈息息相關,而如何理解心靈,恰恰是現代社會最匱乏的能力。

據我同事說,過去他只是會感受到另一次元的「存在」,但有一次去了某處號稱很陰的地方後,他突然某種通路「打開」,除了原本的感應,還可以看到某些人的前世,也可以看到每個人的元神與守護神。這聽起來實在太超乎想像,但我卻很快就相信了。之後藉由他的「感受」,讓我彷彿開啟了另一種理解世間萬物的可能。比如他會對寺廟有所感應,我們在去日本旅遊時,他往往會描述自己對這座廟宇的感受,以及他所看到的「情況」,映照我對寺廟歷史的理解,往往有種奇妙的呼應。而某些地方,他也可以立刻知道本來可能是亂葬崗或是墓地,身體也會出現一些不舒服的反應。

這種事情當然是信不信由人,畢竟無法證實,要說這是裝神弄鬼,我也無法反駁。但比起這些「感應」,我更在意的,其實是藉由這種方式去處理內心。我看過一些講所謂開啟「松果體」、「第三眼」之類的Youtuber,其中有位讓我特別有感觸,因為他所謂「第三眼」的開啟,不僅讓他的感受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也同時改變了他對事情的看法與認知,包含跟原生家庭的關係等,他的「靈性成長」也具體反映在他精神層面的提升,這事情我認為是現代社會最缺乏的。

現代社會如果要處理心理上的挫折、痛苦或不滿,只能用諮商的手段,如果生病了,一般都是開藥。但藥物只是改變腦部神經的反應,並不是真正去針對患者本身的心理現象的癥結去處理。西方的醫學邏輯只能處理具體可見之物,比如有癌細胞就切除,有病毒就消滅。但碰到實在是看不到的東西,比如精神上的傷害、痛苦,甚至是強大的刺激造成的病症,西醫是無法「對症下藥」的,頂多是改變大腦神經傳送化學物質的方式,但這只是暫時切斷患者的感知,並沒有解決問題。當然,很多事情本來就無法「復原」,比如罹患了新冠肺炎造成肺纖維化,或是腦部病變壞死的部分永遠無法修復或再生,這些都跟心理疾病一樣,都是現代醫療無法處理的範圍。但對於心理層面的感受(或是我們用科學一點的術語,大腦潛意識的開發),過去其實一直都有一個系統在處理,只是今日強調科學、理性的「文明社會」,幾乎全然將這部分拋棄,很難想像在過去,他們也跟科學一樣,都是學院裡的嚴肅學問。

如果我有一點想要開啟「第三眼」或希望與更高意識層次的生物產生連結的渴求的話,我想「治療」應該一個關鍵的原因。追求更高層次的連結,某種程度上也就是放下眼前的煩惱與痛苦。這跟佛教的思維其實大同小異,只是佛教用「解脫」,多數人無法理解,但如果解釋成,藉由與高維度智慧的連結,認識到世間變化的一切道理,這樣就不會對眼前所發生的事情太過在意,進而達到「解脫」。當然,若真的有「連結」的可能性,也不見得真的可以有什麼幫助,但如果人類可以在靈性上有所提升,對這個世界而言,應該總是利大於弊的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阜升土遊蕩人生,漂浮不定。
  • Author
  • More

高雄遊

桂花巷

麵包與吐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