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案庭審筆記|張劍虹作供整合 黎智英是個不能說不的老闆?

香港紀事
·
·
IPFS
張劍虹在作供提到,2014年,佔領運動,《蘋果日報》編採走向了「反政府、對抗中央」的方向。他認同黎智英是個「不能說不的老闆」。張劍虹又指,國安法生效前兩個月,黎智英推出英文版《蘋果日報》,希望成為《蘋果日報》和美國政治的槓杆,保護到《蘋果日報》。他又指,節目「Live Chat with Jimmy Lai」,相信嘉賓是由黎智英負責邀請,《蘋果日報》沒有參與。

原文刊載於集誌社

特約記者|李雨夢

(編按:已被還押逾 1100 日的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及三間《蘋果日報》關聯公司,被控「串謀勾結外國勢力」、「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等罪,案件去年 12 月 18 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展開預計為期80日的審訊。今年 1月 17日,辯方開始盤問第一位證人張劍虹,獨立記者李雨夢,記錄了張劍虹的12日作供詳情。

張劍虹在作供提到,2014年,佔領運動,《蘋果日報》編採走向了「反政府、對抗中央」的方向。他認同黎智英是個「不能說不的老闆」。張劍虹又指,國安法生效前兩個月,黎智英推出英文版《蘋果日報》,希望成為《蘋果日報》和美國政治的槓杆,保護到《蘋果日報》。他又指,節目「Live Chat with Jimmy Lai」,相信嘉賓是由黎智英負責邀請,《蘋果日報》沒有參與。《蘋果》在2020年11月,經歷第一次大搜捕後,黎智英曾說:「以我做了生意幾十年的經驗、直覺,他們(中共)這樣搞我,我一定去到盡,我不能退。」)

相信言論自由

審訊來到第18天,辯方開始盤問第一位證人張劍虹。

「張先生,我留意到你在開始時候的證詞,你和黎先生都相信上帝,對嗎?可以說你們有同樣的信仰?」代表黎智英的資深大律師彭耀鴻正式展開盤問。

認罪被告、控方從犯證人張劍虹回答:「我是基督教徒,據我所知,黎生是天主教徒。」

此時,法官李運騰把辯方律師的問題修正,「你和黎先生都相信上帝。」

「對。」張劍虹回答。

彭耀鴻接續問道,「除了宗教外,你亦都相信民主。」

「是。」

「你同樣相信言論自由。」

「是。」

「你相信新聞自由。」

「是。」

「你並不同意極權(tyranny)。」

「是。」

「你反對極權。」

「是。」

「你認同傳媒是第四權去監察政府。」

「同意。」

「這些價值是你與黎先生都共同相信的?」

「是。」

「那些在《蘋果日報》工作的記者、編輯,是否都相信同樣的價值?」

「我不敢肯定,因為《蘋果日報》記者跟編輯團隊都很大,很多都是為了來打份工,那他們知道黎生有這個價值觀,都一定會配合,因為都是他們的工作,但他是否真的有這個信念,我本人不敢代他答。」

在法庭上,認罪被告、控方從犯證人張劍虹回答:「我是基督教徒,據我所知,黎生是天主教徒。」

不肯定楊清奇的價值觀

在辯方律師進一步提問之下,張劍虹表示相信陳沛敏、羅偉光、馮偉光都同樣相信以上提及的價值觀,但並不肯定楊清奇。

首名出庭的控方證人

被稱為「蘋果案」或「黎智英案」的國安法案件,原訂於2022年9月開審,經兩度押後,最終於2023年12月18日正式開審。

這是首宗《港區國安法》「串謀勾結外國勢力」罪的審訊,案件由國安法指定法官杜麗冰、李素蘭及李運騰審理。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及3間《蘋果日報》關聯公司(蘋果日報有限公司、蘋果日報印刷有限公司、蘋果日報互聯網有限公司),涉違反《港區國安法》,被控「串謀勾結外國勢力」、「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等罪。

案件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展開為期80日的審訊,審訊期間,連日來法庭外都有大批警力高度戒備,包括出動警犬、反恐特勤隊、裝甲車「劍齒虎」…在法庭的建築物內,亦有軍裝警員把守。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及《蘋果日報》等三間公司,被指控「串謀勾結外國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等三罪,案件在2023年 12 月 18日開審,大批警員在法院布防。(攝影:梁文熙)

當法庭書記讀出控罪之後,黎智英高聲表示:「Not guilty」。

幾乎每日的審訊,黎智英的太太和子女都會輪流坐在家屬席上旁聽,黎出庭後會向家人揮手打招呼,展露笑容,也多次跟女兒飛吻。

「蘋果案」中,其餘6名涉案前高層,包括張劍虹、陳沛敏、羅偉光、林文宗、馮偉光、楊清奇,在還押逾一年半後,於2022年11月承認控罪。張劍虹、陳沛敏、楊清奇會以「從犯證人」身份出庭作供。在未開始審訊的情況下,包括黎智英在內,各人至今已還押兩年半至三年不等。

根據控方的開案陳詞,黎智英被形容為「激進政治人物(radical political figure)」,在反修例運動期間,利用傳媒作為平台,與《蘋果》高層及攬抄團隊串謀煽動仇恨香港特區政府和中央、勾結外國勢力。三名從犯證人及前壹傳媒集團營運總裁周達權將會出庭作供,以證明黎為本案的「主腦」。

人稱「沙膽虹」的張劍虹,財經記者出身,在傳媒界打滾了30多年,在首日作供中,他回顧在壹傳媒集團的工作歷程。

由《壹週刊》財經組至壹傳媒行政總裁

首名出庭作庭的控方證人,是前壹傳媒行政總裁張劍虹。

張劍虹作供歷時接近兩周,首日出庭,他身穿藍色西裝、格仔恤衫,及後日子氣溫急降,連日來他都身穿深藍色的羽絨外套,坐在證人席上以中文作供。黎智英則在犯人欄戴上耳機,聽取張劍虹作供,期間會抄寫筆記,有時則會閉上雙眼、雙手交疊胸前聽取供詞。

人稱「沙膽虹」的張劍虹,財經記者出身,在傳媒界打滾了30多年,在首日作供中,他回顧在壹傳媒集團的工作歷程,於1991 年加入《壹週刊》財經組的張,1994年已升至總編輯一職,並於2000年起到台灣協助發展《壹週刊》,期間與黎智英緊密合作,2005年決定離開。五年後的2010年,在黎邀請下,張劍虹重新加入壹傳媒,先後擔任《蘋果日報》總編輯、副社長、社長等高層職位,並於2018年升為壹傳媒行政總裁。

辯方律師在盤問期間,指出張劍虹過去曾涉及兩宗藐視法庭案件。翻查資料,其中一宗是在其任《蘋果日報》總編輯期間,在「大角咀肢解父母案」進入了司法程序之後,《蘋果日報》及《爽報》派出記者探監訪問被控謀殺的幼子周凱亮;另一宗則是他在擔任《壹週刊》總編輯期間,刊登了一宗誹謗案件所涉及的律師費,當時被指或會導致審訊不公。

因為新聞報導而惹上官非,對他來說並非第一次,但規模卻從藐視法庭上升去到發佈煽動刊物、國家安全的層面。張劍虹第一次因國安法被捕,是2020年8月10日,第二次被捕是在2021年6月17日,翌日被控一項「串謀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2021年6月19日被帶到裁判法院首次提堂。

辯方律師在庭上披露,張劍虹於2021年11月5日的保釋申請被拒,到了11月11日有一名黎姓警長到荔枝角收押所送達判辭給予張,並且逗留了一段長時間。到了翌日,該名警長聯同偵緝警員8315再次前往探訪張,「根據我們被告知,11月12日當天,你說你有事情想透露,希望成為控方證人。」

張劍虹回答:「是」。

在辯方盤問下,張劍虹否認黎姓警長有游說他為控方作供,「是我自己看完判辭,自己開始去思考,想把事實說出來。」

張劍虹:2014年佔中運動是《蘋果》的分水嶺

張劍虹:「黎生都很投入這個佔中運動,我覺得這件事是一個分水嶺。」

1995年,《蘋果日報》創刊,是「九七」前兩年,創刊社論以《我們屬於香港》為題,裡面寫道:「尚有兩年香港的政權便要移交了,在這個時候辦報,不怕九七後情況有變嗎?我們怕。但我們不願意被恐懼所威嚇。我們更不願意被悲觀所蒙蔽。」

張劍虹在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提問後表示,在2014年之前,《蘋果日報》在公眾的形象中偏向「狗仔隊」和娛樂方面,自佔領運動發生之後,黎智英開始積極參與編採政策,而報紙的編採亦走向了「反政府、對抗中央」的方向,「黎生都很投入這個佔中運動,我覺得這件事是一個分水嶺。」

去到2019年的反修例運動,以至到2021年停運前的編採方向,張供稱指黎智英認為修訂《逃犯條例》會侵害香港的民主自由和人權,亦擔心通過了修例之後,「傳媒都無得做。」故希望透過《蘋果日報》呼籲市民上街示威及抗爭,另一方面,亦希望能夠呼籲西方的民主國家去關注修例事件。

張劍虹在作供期間,有時會稱呼黎智英為「黎先生」,有時稱他為「黎生」,有時則稱「黎智英先生」。

聞及與佔中有關的供詞時,黎智英多次掏出眼鏡及紙筆,低頭抄寫筆記。

就着《蘋果日報》於2014年後才趨向「反政府、對抗中央」,辯方盤問時指並非如張所說,而《蘋果日報》早於2014年已有強烈的政治立場,並且在法庭上展示多份2014年前的報章頭版。

當中當括:
1997年6月4日:〈七千人大遊行促平反六四 新華社前有人抬棺請願與警衝突〉
1999年6月5日:〈六四慘案難忘 十年記憶猶新〉
2004年7月1日:〈民主路是人走出來的 維園見〉
2005年12月4日:〈為了下一代的明天 今天上街〉
2012年7月1日:〈捍衛香港人的尊嚴 今日上街〉

指 2014年前,以娛樂和狗仔隊見稱

辯方以此證明多年來《蘋果日報》都有鼓勵讀者上街爭取民主及表達意見,並非2014年之後才出現張劍虹口中的轉變。

張劍虹表示,他並不同意這一個說法。

「我不同意這個講法,因為2014年之前,每一年64同71,《蘋果》都會做大這兩件事,64燭光以及71遊行,但是其他方面,整體《蘋果日報》公眾形象方面,都是以娛樂和狗仔隊見稱。」

張劍虹續指,2014年的時候,他仍然是《蘋果日報》的總編輯,在這個職位裡面,他感受到很大的變化,「那時候不單單是報紙登一頁叫人上街、爭取普選那麼簡單,而係一個整整半年,很大的campaign。」

當被問及是什麼campaign的時候,他憶述那是由黎智英所策動,宣傳當年6月22的公投(民間就普選方案進行全民投票),「最初是指示我去租一些大廈外場的廣告,宣傳叫人去公投,到後來中央出了一國兩制白皮書,黎生是反對這個白皮書,他那時是想安排一些貨車、大量貨車去做一些行為藝術裝置,在全港周圍行。」

此外,張引述當時黎亦用由《Do You Here The People Sing?》改編的中文版本《問誰未發聲》,「指示《蘋果日報》平台周圍找人去唱,黎生亦都有唱。」去到後來,黎智英亦有參與佔中運動,「他在那裡坐到最後一天,然後被警方帶走。」

2014年12月11日,警方於金鐘佔領區清場,多位知名人士留守現場被拘捕,其中一個是黎智英。

2014年佔領運動,多位知名人士留守現場被拘捕,其中一個是黎智英。

飯盒會、不能說不的老闆、編採自主

張劍虹續稱,「所以我覺得2014《蘋果日報》轉變大是因為這樣,不是好像每一年六四、七一那樣叫人去燭光悼念、遊行。」

作供期間,張劍虹大部分時間都是望向主控官,沒有望向犯人欄。黎智英會望向張劍虹,偶然也會望向公眾席。

控方提到,「飯盒會」是黎智英下達編採指示的會議,張劍虹作供時提及,黎智英會定期召開「飯盒會」,每周會輪流跟不同部門主管見面,包括《蘋果》、《飲食男女》、《壹週刊》及廣告部,黎會經常在會議中會給予編採指示。

據辯方展示黎智英與張劍虹之間的Whatsapp對話顯示,首個飯盒會於2018年10月18日舉行。

關於飯盒會的內容及形式,張劍虹指會議之前,同事會先在聊天群組裡提出問題及想法,黎則會在會議上解答。飯盒會進行的時候,首半個小時會一起吃飯,「黎生會講些話,可能會討論時局,或者他有一些想法。」之後會由參與同事表達遇到的一些問題,由黎去作出解答,「黎生亦都不一定會全跟同事的問題去解答,他隨時都可以提出一些idea跟指示給予同事。」

2019年7月黎智英訪美,當時曾與美國時任副總統彭斯、時任國務卿蓬佩奧及時任國安顧問波頓(John Bolton)會面,張形容黎在會見美國官員後「有啲 high」,張劍虹又供稱,在會見美國官員之後,黎在飯盒會上多談了有關制裁的內容,認為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真的做事,不是只在講。」

據張劍虹的供詞,由黎智英直接下達的編採指令,包括:將陳方安生會見彭斯的報導「做到最大效果」、指示張劍虹訪問銅鑼灣書店前店長林榮基、刊登前港督彭定康對《逃犯條例》的看法、指示國際組不要報導針對特朗普的新聞等。當辯方指出包括張劍虹在內的高層與黎智英都有相同的價值觀時,張劍虹直言不同意黎智英沒有下達編採指示,「即使有價值觀,不代表黎生沒有給予指示,黎生是絕對有給予指示。黎生的編採指示不單只是一個value。」

2019年維園六四燭光集會

反修例運動谷上街

張劍虹續稱,在反修例運動期間,黎智英的編採指示是「要催谷人上街,去示威,給政府壓力,要它撤銷這條條例。這個已經不純粹是自由、民主或言論自由的問題,是要整個報紙的方向應該要怎樣做。」

辯方律師續問,如果不同意的話,可以不跟隨黎的指示,張回答指:「並不可以。」隨後辯方律師展示一份《蘋果日報編輯室約章》,張劍虹同意約章裡提到的編輯自主權,但不同意員工可以「向老闆說不」。

辯方律師繼續追問,那麼張是否形容黎智英是一個「不能說不的老闆」,張對此表示認同。

就着編採決定的情況,法官李運騰亦曾經在控方問及《蘋果》英文版的編採指示時,向張劍虹詢問確認,張的說法是否每個編採決定都需要問取黎智英的意見,但為什麼編採決定不是由出版人(Publisher)去作出?

張劍虹這樣回答:「以我自己的理解,其實很多傳媒報刊,每一個傳媒都會有它的方向、editorial policy,很多時候都是owner自己有一個個人style、立場,除非那個owner很放手,或者股權是透過一些基金去持有,他完全不去處理他的業務。」

張劍虹續稱,在反修例運動期間,黎智英的編採指示是「要催谷人上街,去示威,給政府壓力,要它撤銷這條條例。

《蘋果日報》英文版、Live Chat with Jimmy Lai

2020年5月,在國安法生效前兩個月,《蘋果日報》推出了英文版。

張劍虹供稱,當初成立英文版時,黎智英曾說要「走向美國,希望成為《蘋果日報》和美國政治的槓杆,希望美國那邊可以出手做一些行動,可以幫到香港跟保護到《蘋果日報》。」

創立英文版,是來自《蘋果日報》專欄作家馮睎乾的提議。

庭上顯示,2020年5月10日,黎智英開設了一個名為「English News」的群組,並且發出訊息:「劍虹,今日馮睎乾提議出英譯新聞電子版諗得過,反正現在翻譯網站翻譯成本低而快。」

控方問到,有什麼文章會被揀選的時候,張劍虹指黎智英表明英文版內容不需要平衡報導,「不需要balance view」,而揀選的寫手亦要立場「偏黃」,「只需要一些《蘋果日報》的觀點和支持香港的觀點。黎生亦有講,現在這個情況下,新冠病毒後,反中情緒是美國人目前最需要。」

張劍虹又透露,當時黎智英希望能夠邀請到一些美國政要訂閱《蘋果日報》英文版,覺得這樣能夠為《蘋果日報》提供最大的政治保護,當中包括美國時任副總統彭斯、時任國務卿蓬佩奧,但最終並不成功,「因為他們是政要,他們的付款記錄不可以留在我們網站。」

李運騰問到,英文版的新聞對於中國的報導是否只有負面角度,而沒有正面角度時,張劍虹表示同意,並指英文版較中文版「極端很多,英文版我們會揀選一些新聞去譯,就會揀更加極端、負面的題材去譯。」

被問及英文版希望傳遞什麼信息給予外國讀者的時候,張劍虹指黎智英希望外國覺得中國及共產黨政府有很多問題,「即是黎生覺得共產黨打壓人權、隱暪、沒有誠信,所以他是在塑造中國共產黨這個形象給予外國的讀者。」

張劍虹憶述,在英文版成立之後,黎智英指示他去邀請馮偉光負責英文版,馮偉光後來擔任英文版的執行總編輯。

同年6月30日,國安法生效當天,前動新聞平台總監張志偉在群組裡面發出一則信息:「老闆,張生,各位,老闆計劃做的 twitter live,目的是和外國讀者互動,打國際線,我建議以下做法……」張劍虹確認,裡面所指的twitter live,是節目「Live Chat with Jimmy Lai」的前身,節目會找來外國知名人士對談,談論香港在國安法生效之後的局勢,「希望外國關注香港的形勢,即提供援助。」

「黎先生覺得這些 live chat很有用,可以跟有影響力的外國人談論到香港局勢的事。」張劍虹繼續供稱,相信嘉賓是由黎智英負責邀請,《蘋果日報》沒有參與。控方在庭上播放了兩條節目片段,其中一段內容是黎與美國外交官 Raymond Burghardt 、《壹傳媒》前非執董 Mark Clifford的訪談。

就着節目的嘉賓名單,據控方展示Whatsapp群組的對話,當中包括了美國在台協會前主席薄瑞光 Raymond Burghardt、美國國防部前副部長 Paul Wolfowitz、前港督彭定康。惟其中一個擬邀請的嘉賓為美國退休將軍Jack Keane,張劍虹稱有向黎表達過「這個時間點請退休將軍,會否太敏感?」當時為2020年11月,正值《蘋果》經歷第一次大搜捕之後。

張劍虹引述當時黎智英的回應,「以我做了生意幾十年的經驗、直覺,他們(中共)這樣搞我,我一定去到盡,我不能退。」控方追問敏感的意思,張回答是「勾結外國勢力」。而節目「Live Chat with Jimmy Lai」,亦隨着黎智英於2020年12月2日到警署報到後被扣查、翌日被落案起訴欺詐,申請保釋被拒後而告一段落。

根據控方的開案陳詞,2020年12月1日,黎會英與《壹傳媒》前非執董 Mark Clifford 及美國企業研究所亞洲研究項目主任卜大年(Dan Blumenthal)進行訪談。這集內容,相信是黎智英被還押前的最後一集「Live Chat with Jimmy Lai」。

而這些節目訪談的影片,據張劍虹的供詞提及,在黎智英還押之後亦都一一被下架,「《蘋果日報》都盡量希望做到符合法例。」

蘋果日報大樓。
(按:張劍虹前後作供11日半,在2月初審訊踏入第22日完成證供。他離開法庭前向法官鞠躬,未有望往黎智英方向,控方之後開始傳召前《蘋果》副社長陳沛敏作供。)

集誌社官網
集誌社Facebook
集誌社Podcast
集誌社Instagram
集誌社Patreon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香港紀事轉載各平台書寫香港紀事的文章及報導,包括社會時事、社區故事、文化歷史等。目前轉載平台包括「集誌社」和「法庭線」,並已獲授權,名單將繼續更新。
  • Author
  • More

他們好嗎?|保持開咪 務實抗議 四度入獄黃浩銘 鋼線上「盡力去表達」

六四 35 |盤點過去四年 至少 64 人涉悼六四、前支聯會案被拘控 他們被指犯何罪?

袁國勇自傳|仰望繁星 俯首病毒 顯微鏡下書寫疫境穹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