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錄自己的時間線|9.6.2024

珮妍媽媽🌱
·
(edited)
·
IPFS
·
記錄生命🩵這是神聖的事情

馬特市⋯⋯暫時⋯⋯是唯一⋯⋯一個可以⋯⋯

允許自己⋯⋯放任的⋯⋯做真實自己的空間⋯⋯

這裡⋯⋯沒有母親、父親、丈夫、親友的視線⋯⋯

這裡⋯⋯覺得沒有固定身份⋯⋯需要特別負責⋯⋯

這𥚃⋯⋯感到⋯⋯安全、安心、放下、自在⋯⋯

就算⋯⋯沒有人關注⋯⋯沒人喜愛寫下的⋯⋯

都沒所謂⋯⋯這空間⋯⋯代表了每刻真實的⋯⋯

這樣記下自己的「在」.就足夠⋯⋯就可以⋯⋯

沒有人記得⋯⋯也開心⋯⋯也自在⋯⋯陪住自己


🩵這刻⋯⋯很傷心⋯⋯眼淚在流⋯⋯心在振動⋯⋯

⋯⋯似乎⋯⋯痛苦⋯⋯孤單⋯⋯失望這些老朋友們

⋯⋯又再一次準備好⋯⋯離開了⋯⋯來騰出空間吧

昨晚⋯⋯到了父母家與父母、妹妹一家三口聚會

「回家了」⋯⋯但是⋯⋯為什麼「沒有家的感覺」

「在家」⋯⋯比在陌生地方⋯⋯感覺更加陌生⋯⋯

「家人」⋯⋯比第一次相識的人⋯⋯更陌生⋯⋯

⋯⋯好像⋯⋯我們從來沒有真正了解過彼此⋯⋯

⋯⋯「吃飯」⋯⋯只是「真的」一起各自各吃飯

⋯⋯「或許」⋯⋯只是「血脈」上的禮貌式見面

⋯⋯「感覺」⋯⋯只是「形式」上的我們是一家

或許⋯⋯對母親而言⋯這就是「愛」及「家」了

⋯⋯買了上等的材料⋯⋯叮囑工人姐姐如何烹調

⋯⋯預備了滿桌子的菜⋯⋯不斷的叮囑評價的愛

⋯⋯母親每刻都在做最真實的自己⋯⋯沒有掩飾

⋯⋯她會在我想拿湯喝時說⋯⋯「不要現在喝」

⋯⋯「禁止」我做所有她認為「不是時候的事」

⋯⋯也會「指示」每個人「一定要做些什麼」

⋯⋯會告訴她的孫女/我的姨甥女「要正正經經」

⋯⋯與她性格相似的姨甥女會回答:「正正經經真的no fun⋯⋯如果我正正經經⋯⋯就是我生病或者不開心的時候⋯⋯」⋯⋯於是姨甥女⋯⋯繼續如實的做自己⋯⋯我母親會不憤的說:「讀國際學校的⋯⋯真的很難搞⋯⋯」⋯⋯其實兩個人都樂於做自己⋯⋯也很喜歡每刻的自己⋯⋯認為自己想的絕對是對的⋯⋯那份自戀、自信、自我認同、直率⋯⋯沒有惡意的⋯⋯只是她們自然的生命展現方式⋯⋯

⋯⋯至於我⋯⋯好像整晚都有點悶悶不樂⋯⋯但又不是不開心⋯⋯不是失望⋯⋯只是不想笑⋯⋯不想說⋯⋯不想討好⋯⋯不想一定要說些什麼⋯⋯已經沒有任何表達欲⋯⋯只想靜靜的陪伴自己⋯⋯沒有什麼特別想說⋯⋯也沒有想去討好與讚賞⋯⋯只想「純粹的存在」⋯⋯感受自己⋯⋯一丁點也不再免強自己⋯⋯有點不習慣⋯⋯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想這樣呈現自己嘛⋯⋯感覺怪怪的⋯⋯但又有種不一樣的爽⋯⋯因為這是個「全新的自己」⋯⋯

⋯⋯母親⋯⋯依舊指定要在飯桌上坐在我旁邊⋯⋯她心𥚃面指定的(可能也因為這個常規,妹妹從少到大都說母親喜歡我多於她)⋯⋯但其實我一直不喜歡這個安排⋯⋯也不自在⋯⋯有點不由自主⋯⋯沒能選擇的感覺⋯⋯就算我選了位置⋯⋯母親都會按她認為的去更改我的選擇⋯⋯昨晚也是⋯⋯但我告訴她我想坐在那裏⋯⋯於是她退回坐位給我⋯⋯仍然坐在我旁邊⋯⋯坐下前我還是按自己意願盛了一碗湯給自己⋯⋯也夾了湯渣𥚃非常軟身的佛手瓜及紅蘿蔔⋯⋯因為是我那刻最想吃的⋯⋯母親會在旁叮囑我要吃什麼⋯⋯也會把她認為好的夾給我⋯⋯叫我不要吃那些她認為佔肚子的東西⋯⋯我會接受她給我而自己想吃的⋯⋯拒絕不想吃的⋯⋯也會告訴她我自己夾就好⋯⋯吃到足夠時我感到坐著很不自在⋯⋯於是~離席(首次這樣)⋯⋯坐到遠處的沙發上⋯⋯閉上眼睛獨自休息⋯⋯母親在我背後遠處說要我喝湯⋯⋯我沒有回頭(也是首次)⋯⋯仍然閉着眼說已經喝了⋯⋯一個人獨自坐著休息去感受自己的自在與不自在的流動⋯⋯

⋯⋯突然間⋯⋯父親坐在我身邊⋯⋯他是昨晚在家中⋯⋯唯一讓我感受到「愛」及「家」的人⋯⋯他用手輕撫我的頭髮⋯⋯我把頭輕輕搭在他的肩上⋯⋯寫到這𥚃⋯⋯眼淚又跑了出來⋯⋯這種默默的溫柔及祝福⋯⋯就是我內心最渴望的愛⋯⋯每次當我遇到這種愛的觸動⋯⋯都會流淚⋯⋯(當時與父親旁邊並沒有流淚,只感覺幸福及被愛)⋯⋯好像感覺⋯⋯「那刻~才~回到家了~有一個真正懂得自己的人~在這~」⋯⋯好像那刻才感覺到自己「在」⋯⋯

⋯⋯當下這刻⋯⋯珮妍看到我哭⋯⋯對我說:「傷心?⋯⋯沒事⋯⋯」⋯⋯她關心我⋯⋯我知道的⋯⋯她不想我哭⋯⋯我對她說:「我只是想起一些事,所以哭,哭夠了⋯⋯一會兒就沒事」⋯⋯珮妍仍然兩眼專注的看著我⋯⋯感受到她的不放心⋯⋯不想看到我傷心難過⋯⋯

⋯⋯一個家⋯⋯昨晚有說有笑⋯⋯彼此相敬如賓⋯⋯像是很和諧的⋯⋯但是「沒有家的感覺」⋯⋯在這個地方⋯⋯我曾不懂得表達真實的自己⋯⋯因為不被接納原本的自己(經常哭但說不出話的我)⋯⋯我開始掩飾自己的真實模樣來面對恐懼⋯⋯久而久之⋯⋯忘記了原來的自己⋯⋯活得很苦⋯⋯上個月與父母訴說成長中真實的自己⋯⋯母親很難過也很憤怒⋯⋯不斷否定我的說話⋯⋯她不相信⋯⋯她說不想再聽⋯⋯那天我終於把想說的都說了⋯⋯所以昨晚⋯⋯已經沒有任何想表達的了⋯⋯也不想回到以前的討好習性⋯⋯於是就⋯⋯不想說就不語⋯⋯不是由心而發的開心就不笑⋯⋯不想留在人群中就獨處⋯⋯不免強自己去營造氣氛⋯⋯不再因為怕尷尬而做任何事或者說任何話⋯⋯靜靜的習慣「陪自己做自己」⋯⋯每刻都用自己感到自在的方式「安」在流動之中⋯⋯不一定要「動」⋯⋯「不動」也是一種「流動的狀態之一」⋯⋯昨晚⋯⋯不再感到「強烈的孤單感及因此而悲傷」⋯⋯反而「離家」(父母家)時「回家」(我、丈夫、珮妍的家)⋯⋯感覺更加自在及享受獨處⋯⋯亦深深感受到⋯⋯我與丈夫及珮姸的「家」⋯⋯才是當下所響往的⋯⋯一個可以肆無忌憚做真實的自己⋯⋯並且感到非常自在及滋養的歸處(同時包括了回歸自己的愛)

⋯⋯與妹妹的關係也是⋯⋯彼此沒有討好⋯⋯沒有問好⋯⋯沒有交流⋯⋯但是感覺自在⋯⋯就是了⋯⋯沒有一丁點的委屈及期望的關係⋯⋯舒服

⋯⋯對於母親⋯⋯最近終於找到一種讓我比較舒服的相處方式⋯⋯一年見大約四次面就夠⋯⋯聆聽母親的話但不必太上心⋯⋯不用即時否定或者認同她⋯⋯想想自己當時想要/需要什麼就好了⋯⋯必要時表達自己真實的感受就可以⋯⋯不需要為母親的情緒、說話、要求、反應及整體氣氛負責任⋯⋯也不尋求別人理解、認同、欣賞、支持、尊重、接納⋯⋯只是純粹在當下照顧及陪伴自己真實呈現的身心狀態就是了⋯⋯不自在就找個自在的位置去安撫自己⋯⋯處理不到也可以隨時表達要離開⋯⋯

⋯⋯自己所做的⋯⋯不再只是為了任何人或者事⋯⋯或者為了變得更好⋯⋯只是⋯⋯單純的⋯⋯心甘情願想這樣做⋯⋯或者感覺做了⋯⋯身體或者心靈上⋯⋯會舒服/開心/平安/幸福/隱定一些⋯⋯又或者因為直覺告訴我要做或者不做⋯⋯所以行動🩵


我最愛的毛公仔🩵丈夫也有一個藍色的

⋯⋯很喜愛⋯⋯用這種方式表達自己的「真實」

⋯⋯很享受⋯⋯用文字表達及連結自己內在力量

⋯⋯放任的⋯⋯呈現自己的生命⋯⋯不再交待什麼

⋯⋯這是一篇能夠滋養生命的文章⋯⋯感到豐盛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珮妍媽媽🌱我是香港人,女兒被評為自閉症及輕中度智障。自她未足2歲確診後成為全職媽媽,學習不同的知識協助她。十年間女兒帶領我走回內在丶重新認識自己丶有意識如實覺察當下丶找回生命的意義及力量,明白每個人的存在都如寶石般珍貴及價值非凡。喜愛分享自己的生命轉化丶對自閉症及智障的看法、輔助教養模式丶瑟谷教育理念丶非暴力溝通丶內觀及療癒心靈創傷的點滴。每個人都可以幸福!放下標纖及標準💓珮妍就是珮妍,一個自身完美的生命
  • Author
  • More

。。。疑問文。。。

如果我消失了。。。

~~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