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建物「台中放送局」與被遺忘的「台中水源地」

正宜
·
·
IPFS
·

騎摩托車尋找「台中放送局」這個歷史景點時我迷路了,在像迷宮一樣矮小的民宅與狹窄的巷弄中找不到出口。沿路所看的屋舍和生活景況令我驚訝,因為眼所見的仿佛身在難民營或貧民窟,這裡的人們被遺忘在周圍迅速發展的都市之外,獨自被遺棄在遙遠過去那個物質貧乏的時間裡。

看見我停下機車在路口茫然的樣子,一個提著塑膠袋的大嬸馬上走過來,問我:「要去哪裡?」大概是我臉上已經寫著「迷路」這兩個字。大嬸告訴我要往哪邊走,她的親切讓我感到安心,心裡那個「隨時會有流氓從角落衝出來搶劫」的小劇場才拉上簾幕。

我找到了自己要去的路,但心裡那個被時間河流所遺忘的破舊社區,景象卻一直揮之不去。在那裡的所看見的太過奇異,如果不是電影搭起來的場景,一定有什麼特別的原因。

台中放送局所在的這個區域,日本時代叫做「台中水源地」,因為地勢較高,所以當時在市區設置自來水時是水塔所在處,因為是「自來水」的水源,所以叫「水源地」。

重視體能養成的日本,為了提倡體育的風氣,在台中水源地建設了公共游泳池及體育場、棒球場,這些後來成為國立體育大學的基礎設施。

台中放送局(1935~)設立在台中水源地的原因,應該也跟這裡的地勢比較高有關,可以從這裡更容易地放送廣播電波。

台中府儒考棚的遺構原本也在台中水源地這裡

台中放送局雖然相對不是很久的歷史建物,只有八十幾年,但是建築本身很有保存的價值,土黃色的外觀,彷彿城堡般的兩層樓洋房,像蛋糕一樣可愛精緻。其實它的格局外觀,與其說是公家機關的辦公室,還比較像住家的氣氛。

從大門口進來有一個美麗的前院和池塘,前廊還有馬車可以停放的地方,簡直是童話故事發生的場景無誤。

如果是我那個年代的人,腦海中一定會浮現瓊瑤的小說情節,對,就是那個庭院深深深幾許的故事場景。(暴風雨⋯轟隆轟隆⋯)

有點可惜的是,現在這棟歷史建物的外觀雖然還餘韻猶存,裡面卻有一點荒涼,雖然有一間餐廳,有出租的展覽空間,但大多數的地方空空蕩蕩的,像學校久未使用的禮堂,二樓還有可疑的宗教團體進駐(抱歉,我的疑心病比較重)。

雖然沒有下雨,樓梯卻在滴水(不知道是不是前幾天下的雨還沒有滴完)。歷史建物的保存需要經費這件事在這裡可以心酸地體會到。

如果真的需要經費,收個參觀料應該也不算過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有法規或其他原因(公家所有的歷史建物可能有比較多限制)。現在這裡雖然是免費參觀,但遊客很少。

是不是只能期待有哪一齣劇來這裡出外景,或許還可以紅一陣子⋯好吧,先把有點抱歉的臺中放送局放到一邊,回過頭來繼續講「台中水源地」。

原來這裡真的是有苦衷的,歷代市長都想解決的問題,而時間拖得越久,需要解決的問題也就越變越多。這裡的因為都是違建,沒有土地所有權的居民無法整修屋舍,但也無法使他們搬遷,就這樣僵持到現在。

日本時代原本作為體育第二園區規劃的空地,戰後被大量湧入的難民佔為棲身之所。這暫時的棲身之所,對於有些人來說,後來成為唯一的棲身之處。

和國民政府一起到台灣來的外省軍人,有的即使經濟許可,卻一直沒有在台灣買房子,因為他們相信一個謊言:在這裡只是「臨時」的,他們很快就會回去了。

關於接受「或許回不去了」,然後開始落地生根的時間點每個人不同,是不是對於有些人來說,那個相信了一輩子的謊言,也只能繼續相信下去來使它「成真」。

住在這些臨時住宅裡的人被留在了過去,漸漸地超脫現實。在這裡有另一種真實在滋生。然後變成現實也無法除去的臨時。

這就是我所看到的,並且差點迷失在當中的地方。時間是容易使人迷失的,因為它莫名其妙地就過去了,然後再也不會回來。總是會有一些人被留在某個角落。

在城市的地圖裡,有一些景物被塗抹,有一些被留存,還有像「台中水源地」這樣,就只是被遺忘而已。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