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书06|曹七巧的枷

RiyaJoJo
·
·
IPFS
·
想起张爱玲

第六天( 6 月 8 日)
回家的感覺是什麼樣的?你會形容為「回去」還是「回來」?
不論是久久離開家鄉再重回、又或是短暫的告別而重回,回家那瞬的感覺是怎樣的?比如說是複雜的、疏遠的又或重新連接起來。能否回想一下,分享你心裡想訴說的感受?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金锁记里的曹七巧,那句三十年来她带着黄金的枷,用那沉重的枷角劈死了几个人。

回家,是我生活中最大的压力来源。我会形容为“回去”,因为通常大家所讲的家在我心里是我爸妈的家,我是去爸妈的家住一段时间。某一天肯定是要离开的,仿佛是默认的大前提。

回家进门的一瞬间,不否认会有种松了一口气可以放松一下的感觉。可以看到软软的大白胖猫,搂他抱他。可以说方言。爸妈会格外照顾,嘘寒问暖,准备一堆好吃的。

然而这种感觉通常只到第二天下午。然后这种感觉和经历大家都会懂。被爸妈念叨起床晚,太邋遢,听他们互相抱怨对方,成为情绪垃圾桶,被催去亲戚家打招呼,经历从爸妈到亲戚还有邻居的同一套问话:有对象没,快结婚了吗,老大不小了给你介绍个,现在做什么工作,还是回家吧,要体谅你爸妈etc

我爸是看我哪里都不行。从来不觉得我有什么好的。那时在出版社上班,他问我一个月工资多少钱,能攒多少钱,我说工资6、7千,要租房顶多攒1千。他就鄙视我,说谁谁家孩子在小饭馆洗盘子端盘子一个月挣的都比你多,还管吃管住,攒好多钱了,你真没出息。说他现在工资虽然没我多,但是他没什么花钱多地方,一个月能攒好几千,比我厉害多了。我离家的时候他打电话来鄙视我。我回家之后机会更多了,巴不得每天来讽刺我抬高他自己,获得一点自我价值感。

我妈是杞人忧天。觉得所有人都不幸福,过得不好。她要鞠躬尽瘁来拯救别人。她总担心我吃不好穿不暖,睡觉没有被子盖。我在日本她还常来问我有被子盖吗。她一直幻想我过得不开心,很孤独,没有朋友,生病了也没人照顾,工作太累还赚不到钱。现在这样一写忽然意识到其实她把对自己的担忧投射到了其他人,主要是我和我弟身上了。她害怕自己是这种境地,不愿承认,于是转嫁到我们身上。她拼命想按照她的方式来照顾我们,其实是为了缓解她的忧虑吧,同时也是当作一种投资和交换,交换我们会以同样的方式来照顾她。

每次回家要应付这两个人真的是精疲力竭。

他们的婚姻并不幸福,两个人其实都是可怜人,然而可怜人被迫加习惯了戴着枷锁的生活,并拿这不幸的枷来劈人。每次回家都能感觉到一个无形中在逼近锁紧的枷锁,一个我无能为力的漩涡试图将我拉入其中,成为他们的一员。

所以一想到要回家这件事,我会非常焦虑,坐立不安,头疼。就像张爱玲小说里的感觉一样,阴郁、压抑、可怜又可恶。你为其中的每个角色感到可惜,同时也清楚地知道很难改变这一切。

我是个很容易放弃的人,意识到他们是不会改变也不可能理解我之后,就彻底放弃了,现在只想逃的远远的。

我很怜悯和替他们感到可惜。他们明明可以更轻松快乐地生活,但是互相选择了伤害家人。明明在家以外的场所,他们的口碑和名声都很好。被所有人说XX老师真是个好人啊。然而又觉得没什么好惋惜的。我爸妈事事想求完美,然而没有什么是没有遗憾的。家庭关系也是。有遗憾才是生活的真谛吧。

多年没有回过家,也几乎不会跟他们视频,偶尔看他们的照片也会惊讶他们衰老之快。然而自己的内心实在无法承受和他们共处时感受到的精神压力。

只能希望他们身体健康,每天都开心一点。去看看心理医生。

他们要能像日本这边我听过的很多家长一样的就好了,天天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把自己的生活跟孩子分开来,不去干涉和控制孩子的人生,一年见一面就够了。这样会少很多烦恼不是吗。


https://womenoverseas.com/t/topic/53232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