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份 | 怎样走上社会企业创新之路?

antraby
·
·
IPFS
·

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已经席卷全球四十有年,这是全球经济增长和全球化进程突飞猛进的四十年,也是贫富差距不断恶化,生态遭到严重破坏的四十年。

以获利为最高原则的资本所造成的破坏已有目共睹,因此倡议承担社会责任、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社会企业的概念也越来越得到推崇和普及。

社企是什么?

社会企业没有统一的定义。按照香港民政事物总署的定义,社企是一盘生意,但赚钱不是为了盈利,而是用于再投资本身的业务,以解决特定的社会问题,例如提供社会所需的服务(如长者支援服务)或产品、为弱势社群创造就业和培训机会、保护环境、运用本身赚取的利润资助辖下的其他社会服务等。简单来说,社企是要通过商业手段实现社会目标。

社会企业在一些国家已被证明为一种可扩张与永续经营的商业模式。以孟加拉乡村银行(Grameen Bank)为例,创始人穆罕默德·尤努斯发现,小额贷款对贫穷的人帮助很大,不仅能帮他们摆脱高利贷的掠夺,还能提高他们的生存和创业能力。因此他设计了一个旨在为乡村中穷人提供贷款的项目。

此后的几十年,乡村银行坚持服务穷人的宗旨,不但改善了孟加拉的贫困率,并且将此模式复制到全球不同国家,作为一种消除贫困的模式在世界范围获得认可,而创始人自己则获得2006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怎样走向社企之路?

目前在香港,注册社会企业同注册一般私营企业无异,需要遵守一样的法律和手续。因此判断一家企业是否为社企,更多取决于这家公司有没有坚持社企的价值。

社会目标是一家社企的灵魂,商业目标应为社会目标服务 。许多商业公司认为自己有社会目标,但他们对社会目标的投入是以获得更多财政收入为目的,这种企业只能算是有社会责任的企业,而不是社企。

上次我们向读者介绍了回收废纸进行再造的社会企业Mil Mill(纸包获得新生命!探访纸包回收厂Mil Mill),这次我们介绍另外一家社企Eco-Greenergy绿行侠,希望能启发大家关于社企的思考。

绿行侠是一间创立于2014年的环保社企,主要业务包括咖啡渣回收、厨余回收、环保产品销售、订制及环保教育工作坊。绿行侠从日常运营到产品设计的每一个细节都坚持环保、方便的原则,比如他们堆肥用的袋子来自不同厂商捐赠的二手包装袋。绿行侠致力于提供简易、实用及可持续的环保方案,让人人轻松实践环保,同时为弱势社群提供工作或实习机会,促进社会共融。

2015年绿行侠发起本地首个咖啡渣回收运动(Zero Grounds Coffee Campaign),持续至今。创始人Jay和Peann每周一次跟车到参加计划的机构回收咖啡渣,高峰期一个星期可以回收100公斤咖啡渣。

咖啡渣的用处多多,可以堆肥吸湿吸味打蜡香薰磨砂杀虫。绿行侠的做法是将超过九成的咖啡渣混合厨余堆肥,部分捐赠给本地农夫使用,其余的部分用来做手工皂和花盆。(以上产品可以在岭南大学虎地书室购买)

“最初我们希望回收厨余,后来发现处理厨余的成本过高,需要购置大型机器,才将范围收窄成咖啡渣。原因是咖啡渣量多、少杂质,还有天然香味,转化成日用品会较易令人接受。”

比如说咖啡皂除了有咖啡的天然香味,还有去油、抗氧化和磨砂功效,以皂代替沐浴露还可以减少塑胶废物,进一步达到环保。

至于捐赠给农夫的咖啡渣肥料,则孕育了另一个本土品牌香城遗菇。从小出生成长在屯门,从事IT行业的Russell,数年前决定放下工作,探索种植之路。他将闲置的祖屋改装成菇房,用绿行侠免费提供的咖啡渣生产有机蘑菇。

香港夏天气温酷热,并不适合菌菇生长,但是Russell不愿意以消耗能源的方式换取产量,因此坚持不用空调。(香城遗菇的产品同样可以在岭南大学虎地书室购买)

岭南大学文化研究及发展中心下属的种植项目岭南彩园同样也使用绿行侠生产的肥料,借用校园内零散的空地和花圃培养出适应不同季节生长的蔬菜、水果、谷物和药材。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