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份 | 纸包获得新生命!探访纸包回收厂Mil Mill

antraby
·
·
IPFS
·

原作者:Larry From i-Common HK

你可曾想过,喝完的牛奶、柠檬茶的纸包装除了丢进垃圾箱,送到堆填区以外还有什么出路?

位于香港元朗的纸包饮品盒回收厂及教育中心喵坊Mil Mill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答案。

香港制造

香港作一个发展蓬勃的现代化商业城市,即使现在很多东西已经电子化,但以「纸」为载体的实体文件依然不可或缺,尤其是对于公司和机构的各种公文来说就更是这样。根据2018年的香港都市固体废物统计数字,废纸每日有二千七百吨,乃厨馀后第二大废料——其中不少是办公室废纸。

这批一般人觉得无用的废纸,却被Mil Mill的主理人Harold Yip视为宝。他和拍档早在十多年前就看准这个「纸」的商机,成立了喵坊的母公司资讯机密处理有限公司(SSID),专门替企业处理及回收机密文件,为企业提供废物处理的顾问服务。

但想不到,母公司要到创立第八年才有钱赚,有余钱投资浆厂。到了第十年,他再看上另一种「纸」——纸包饮品盒,成立了香港第一间纸包饮品盒回收厂。但是由于香港厂房的空间和配置的种种限制,Mil Mill的生产线历经改动,将产出纸浆的一切工序囊括,终于造出一条「可能是全世界最细的打浆线」。

如此小规模的生产线在大陆的工程师眼中匪夷所思,但Harold在一次访问中提到:「我们的师傅觉得,没理由做不到。」他视之为香港制造的精神典范,是人们肯拼搏、去尝试,即使在香港过往没有资源的情况下,也能成功。

为纸包赋予新生

回收打浆是Mil Mill喵坊的根本,但纸浆之后怎样作为原材料再生制造,以至可持续发展,绝对是Mil Mill 喵坊要重点面对的关键挑战。

一般来说,本港废纸回收后打成的浆只能运往中国及外地做纸皮箱原材料,香港人难以见证以至享受环保成果,也会受到中国大陆接收废料的政策制肘,但喵坊会将以办公室废纸打成的灰白色纸浆运到越南纸厂製造纸巾,成品再在香港出售,以求冲破困局。

另一个难题是每天不易回收足够废纸量。但Harold想起香港人喜欢饮纸包饮品与牛奶,却一直没人回收,因此他决定在全港六百多个地点收集铝箔纸包、牛奶盒、纸杯等,用技术隔走杂质后打成纸浆,卖去外地做循环再造原料,至少解决香港部分垃圾问题。

Harold说:「制造再生厕纸,每一吨能少砍 24 棵树,也用少一半水源。」但在香港做零售亦困难重重,广告费、上架费不易负担。在主流市场下,「Mil Mill 喵坊」市场佔有率只有 1%;幸好不少年轻及追求环保的客人,在社交媒体及小店认识他们后就一直支持。

生产一吨再生纸比原木浆纸相比

自己废料自己处理

但今年另一个挑战又来了。当中国收紧废料进口,并计划今年停止废纸入口,世界大趋势皆是自己废料自己处理,香港人有这个准备吗?很多人觉得依旧把废料放到回收箱、交给拾纸皮长者就足够了,却不知道背景一个残酷的事实。

在过去一个访问中Harold曾指出:「长者付出极大劳力,用一天整理几十斤纸皮,占香港回收业 2%,却只有数十元收入,连最低工资也不如。」一天垃圾徵费(按「污染者自付」原则,对产生的废物按量徵费,已通过立法但尚未公布正式收费日期)、污染者自付未落实,其实一天都在继续剥削拾纸皮长者。亦即是说,政府政策和市民意识也要跟上,才能真正改善现状。

在香港,垃圾徵费、生产者责任计划(透过落实「污染者自付」的原则和「环保责任」的理念,要求相关持分者,包括制造商、进口商、批发商、零售商和消费者须分担回收、循环再造、处理和弃置废弃产品的责任)迟迟未落实,Harold认为若将纸包饮品盒纳入生产者责任制,市民交回纸包盒后所得的回赠金额应与胶樽一致;生产商需付出的徵费则可因应各种物料的回收费而有所不同——实施生产者责任制及垃圾收费才能从源头上减废,大家一起做好源头减废,才能为地球带来出路。

从消费者成为行动者

此外消费者的角色也是关键的,因为困难也来自香港市民不多愿为环保让步。例如环保厕纸一定没有原木浆厕纸贴服,但香港消费者被宠坏了,都惯了舒服柔滑,甚至带着批评去诘问为什么造些再生厕纸只有两层,又无独立包装等等。Harold指出欧洲一般人都接受这个环保的代价,要pay premium。

他相信,重点是一个地方自己的废物自己处理,让废物生产者同时成为消费者,给他们多一个消费选择。

所以,一方面政府要协助推动源头减废,而另一方面消费者也要有意识和行动上的改变,通过消费行为和回收习惯来支持回收再造的循环经济。

是回收厂也是教育平台

Mil Mill不止是一间回收厂,它是在香港实践「循环经济」的一个试验点,也是一个平台,亦是一个教育中心。作为平台,这平台会和其他团体公司合作,促进本地的「循环经济」实践;作为教育中心,工厂的二楼展示了关于回收厂的一切——由可持续发展理念、纸包盒的结构,到回收纸包盒的方法和工序都能清楚了解。

教育和社区的配合依然是重要的,推动政府于政策上积极改善始终也得靠社区和消费者的力量。一方面,回收纸包饮品盒比回收其他产品麻烦,因为机构要求真正做到清洁回收,他们希望大家把饮品喝光后,将纸盒剪开、冲水、压平,才可以做回收。

Harold有时也感叹地说:「港人始终没有『回收』这个习惯……以往我们在学校做回收,主要是想小朋友有回收的习惯,很多时候他们会感染家人,一家人一起养成回收习惯。」

另一方面,消费者的支持是重要的。对Harold来说可喜的是,不少用家在试用后,都对「再生厕纸」改观,有些更成为Fans,持续入货;而「再生厕纸」更在5月初在个别连锁超市上架,做到真正的入屋。

现在,Mil Mill 喵坊的「再生厕纸/再生纸巾」可以在岭南大学校内由学生运营的书店「虎地书室」买到,也可以通过 i-COMMON HK 消费者自主平台购买,你们会来支持吗 ?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