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天使線上參訪心得分享

ㄟ美
·
·
IPFS
·

過去對於「手天使」的認識,僅停留在聽聞過朋友間的「玩笑」,與明白手天使是一項專門為身心障礙者提供性服務的工作,卻不了解這個組織背後所想要倡議的議題。直到我看到黃雅雯理事長在《公視主題之夜SHOW》—《性革命:快樂的權利》節目中的發言,才注意到身心障礙者的性權其實長期被忽視,社會在談論性和性教育時,也總缺乏他們的觀點。

因為當天(20210716)的感受很強烈,所以不知不覺的廢話了很多。

內容有:

一、組織的簡介

二、手天使是性工作者嗎?

三、我們習以為常的自由與他們規律的日常

四、讓障礙者成為自己生命中的主體

五、你是最棒的!「礙美.愛美」活動成果分享

六、從中看見性別與多元交織性:手天使服務申請者的性別差距

七、組織倡議的困難

八、個人誠實的小坦白



一、組織的簡介

手天使內部目前共有三個組別,分別是:面談組、性義工組、行政組。面談組的義工都必須由身障者來擔任,因為身為「同儕」,擁有相同的身分和境遇更能同理申請者的心境和需求。性義工組目前有六位男性和五位女性,雖然手天使最初是由男同志所創立的團體,原先的目標客群也欲鎖定男同志,不過現況是異性戀男性申請者的數量遠高於男同志,而女性的申請數量更是屈指可數。而擔任手天使的性義工因為會與他人有性事上的接觸,所以在私人感情上需要實踐「開放式關係」,和伴侶或者配偶進行妥善的溝通,以避免不必要的爭執。最後還有大小事包辦的行政組,舉凡替性義工和申請者安排房間、活動事前的場刊(為確保輪椅使用者的方便性)還有翻譯文案等等。


二、手天使是性工作者嗎?

在性義工組服務的奶姬回答:「覺得自己是性工作者。」若性工作的定義是提供性服務的話,那手天使便無疑是一項性工作。影片中的依汎提及過去自己在八大行業服務,因曾拒絕過障礙者,讓她感到後悔與慚愧,因此希望在加入手天使後,能夠不求回報地回饋社會。擔任性義工的她們不畏懼世人的質疑眼光和閒言閒語,堅持做自己堅信的事情,讓我覺得相當敬佩與感動。

影片:《自由開麥拉》撕掉污名標籤!手天使執行「幸福任務」揭祕


三、我們習以為常的自由與他們規律的日常

身為一位22歲的大學生,暑假之際我可以每天都賴床到中午12點,起床後打開UBER EAT的APP挑選午餐,從台式便當到美式炸雞、漢堡,隨當日的心情做選擇。午餐過後畫上眉毛、換上疫情前逛街時買的外出服,參與線上講座或者鋪開瑜珈墊開始居家健身運動。晚餐時間戴上口罩到租屋處外頭尋找在疫情期間咬牙苦撐的餐飲業者。洗澡的時候將手機帶進浴室,打開Spotity點選曲目隨機撥放,聽到不喜歡的音樂儘管手溼答答的也要從架上取下手機點選「下一首」。洗完澡後光著身子在床上,或坐或躺或趴,一集接著一集的觀看荒唐分局然後一邊大笑。睡前和男友視訊褒愛撒嬌,有興致的話滑滑DCARD西斯版然後挑部片摸摸,最後再盯著牆壁一個小時以上努力進入夢鄉。

以上贅述了我平凡、樸實無華又軟爛的一天。

可是,與此同於,許多障礙者就連下床的時間都無法自己做決定。因為居服員需要在固定的時間提供服務,協助障礙者下床並展開一天的生活。三餐的購買必須選擇固定的店家、搭公車要憑運氣,因為遇上冷嘲熱諷或者選擇無視的司機是常態、無法進入試衣間試穿想買的衣服,更不用說發展人際關係甚至是從事性行為了。

根據馬斯洛的需求理論,「性」和食、衣、住、行一樣被包含在最底層的生理需求中,那我們在談障礙者的基本需求時,為何總是避開了性呢?

(圖片來源: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

但是我認為,社會連談非障礙者的性都避之不及了,更何況是障礙者和老年人的性呢?至於為什麼我們會對於談性感到恐懼,希望之後也能書寫文章做探討!


四、讓障礙者成為自己生命中的主體

2020年手天使團隊出品了台灣首部「障礙G片」,並以障礙者作為情慾主體。

相關文章:手天使障礙G片發表聲明

因為當成長過程中,色情影片作為一項協助瞭解自己的媒介,我們也許可以從影片中看見自我想像的投射,並從慾望中界定自己。但主流的色情影片市場多以異性戀男性視角為出發,限縮了多元的性的可能,也忽視女性和非主流的感受。手天使團隊期盼能藉由踏出顛覆主流色情片的一步,讓障礙者感受到自己的「性」是被在乎的,因為手天使相信性可以「EMPOWER」人(使人壯大),如同他們的倡議目標,期盼由性延伸出更多對障礙者的關懷,讓障礙者相信自己能有選擇權、能有自主性、能被當成「人」看。


五、你是最棒的!「礙美.愛美」活動成果分享

12月3號是國際身心障礙者日,每年手天使也會在當月舉辦「礙美.愛美」活動,以下是其中一年的成果展影片,障礙者們首次做造型、進髮廊、在鏡頭前盡情展現並感受自己的美。(我在看的時候直接哭爆!!!推薦大家花時間看看!)https://youtu.be/fDxCmr7sMmk

:「你最滿意自己身上的什麼地方?

一位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女性障礙者說:「其實我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那好像是電視上MODEL、明星在節目上才會一直被問到的。」聽完她的回答我先是傻住了,而後自責與不捨的情緒才逐漸湧出眼眶。因為我時常對自己的容貌感到焦慮,覺得眼睛太小於是戴上美瞳片、畫上眼影、刷上睫毛膏;覺得肚子太大、大腿太租、手臂太壯碩,於是選擇寬鬆的衣服遮蓋不安,卻沒想過我對外貌的不自信其實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看完影片只想大喊:「你們都是最棒的!


六、從中看見性別與多元交織性:手天使服務申請者的性別差距

講者分享從2013~2020年中,手天使服務申請者的性別統計為「男性:41次,女性:2次(並且為同一人)」。我們知道女性在主動接觸「性」時,往往需要面臨比男性更大的社會壓力,而當一位女性具身障者身分時,所面臨的困境和壓迫更是相互交織、加成的

我也想起了電影《漫畫少女愛啟蒙》(《37 seconds》),劇情描繪了一位年輕的腦性麻痺患者在母親的過度保護和社會規範中勇敢追求性自主與自由的故事。非常感人,推薦大家可以收入片單。


七、組織倡議的困難

手天使因為無法向外募款,所以營運多依賴捐款。他們也遭受批評,被質疑關懷身障者權益為什麼不採取爭取個人經費補助的方式,但手天使團隊更希望能協助障礙者不同的需求被看見和承接。

此外,手天使也支持「性交易合法化」,呼籲大眾正視性需求和性工作產業的問題。


八、個人誠實的小坦白

處在一段穩定的異性戀關係中,在接觸同志或者有異於傳統的性權議題時,我時常會困惑自己所處的位置,即便明白「將心比心」的道理,但我們終究擁有不同經歷和體驗,我遲疑自己該從哪些角度切入、關注,甚至腦海偶爾會冒出「Not your business!」的念頭。但我也慶幸自己能參與不同議題的對談,在公開又溫暖的平台,不帶價值批判,嘗試聆聽和我不同境遇的人們所遇到的困境及需求,見識世界上存在著各種可能和差異。我想同理是需要培養和學習的,謝謝手天使團隊的分享,讓我開闊了視野和對性的理解。

感謝不同NGO的耕耘,讓未來的人們在認識自我的路上能夠有更寬裕的探索空間,也讓不同的聲音被聽見。

更多關於手天使的介紹:https://www.handangel.org/?page_id=2


註:本活動是由台灣人權促進會所舉辦的NGO暑期聯合參訪,我是透過婦女新知基金會來報名的。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ㄟ美思考並書寫,不要侷限自己,要記得散步和旅行。
  • Author
  • More

未命名

讀《位置》/《一個女人》

讀《位置》/《一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