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評書|奧斯維辛「逃生成功學」及「找到組織啦」【四】

MaryVentura
·
(edited)
·
IPFS
·
其實這也是蘇聯逃生大師傳授給他們的「逃生鐵律」之一——不要跟身邊的任何人透露自己的逃跑路線,哪怕是逃生夥伴;因為一旦被抓,知道得越多,越危險。

上一次說到Rosenberg和他的逃生夥伴Fred Wetzler兩個人在密謀從奧斯維辛逃生的時候受到了高人指點,這位高人是蘇聯的一個囚犯,對於如何逃跑以及如何通過浸泡過汽油的蘇聯煙絲來引開納粹警犬嗅覺深諳其道,更是傳授了兩個年輕人很多重要的逃生死律

雖然「逃生死律」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Trust No One」,但是,在密謀和策劃逃生的時候,任何一個人都不相信還是不太可能的。重要的是,相信到對的人。前一篇的失敗案例對於年輕的Rosenberg和Wetzler而言是血淋淋的教訓——無論納粹軍官看起來多麼可信,無論他說的是你家鄉的語言還是曾經的發小,只要是納粹,無論如何都不能相信。可是,逃跑還是要相信身邊能夠相信的人,否則,沒有身邊的人給你打掩護,打出來逃跑的時間差,成功逃生很難實現。

相信身邊能夠相信的人,在我看來,4分運氣,6分觀察,在這一點上,Rosenberg佔了滿分。他不僅善於觀察,還有照相機一般的記憶力,什麼數字之類的過目不忘。在身邊一起工作的人中,他透露了自己和Fred的逃跑計畫,讓身邊的人為他們打掩護。

身邊的這些人其實是奧斯維辛猶太囚犯中地下的一個秘密反抗組織。或許讀者看到過有關奧斯維辛集中營暴動的電影,總之,Rosenberg也屬於這個地下反抗組織。當他向組織裡的人透露逃生計畫的時候,組織的人確定可以幫他們打掩護,然而,一旦他們避過72小時的地毯式搜查,成功逃出奧斯維辛,地下反抗組織卻不會負責為他們跟外界牽線搭橋

這一條看似奇怪的要求卻被Rosenberg跟Fred欣然接受,因為他們知道,其實這也是蘇聯逃生大師傳授給他們的「逃生鐵律」之一——不要跟身邊的任何人透露自己的逃跑路線,哪怕是逃生夥伴;因為一旦被抓,知道得越多,越危險。

要不說Rosenberg是天生的逃生藝術家,早在他進奧斯維辛之前的逃生過程中,就試過跟逃生夥伴分道揚鑣的方法,即一旦成功逃出最危險的地方立即分頭行動,互相都不知道對方的逃生路線,可謂是已經有了逃生大師高徒的雛形。

在獄友嘗試成功使用他們幾個人一起挖的坑之後,雖然獄友又被抓回來了,但是能夠秘密告訴Rosenberg他們,挖的坑完好無損,沒有被納粹發現,也沒有在抓回來拷打的時候被招供暴露。於是,Rosenberg和Wetzler決定一不做、二不休,儘快實施逃跑計畫。

幾次失敗後,終於在1944年4月7日,他們成功逃跑,藏身進去。在坑裡,他們需要靜靜地等待發現有囚犯逃跑的最初72小時嚴密搜索,在納粹放棄搜索後從坑裡出來。

果然,他們的坑因為塗了浸潤汽油的煙絲而沒有被警犬發覺,很快,72小時過去,沒有人發現他們。他們慢慢推開蓋在坑上面的木門逃離。

箭頭指名逃跑路線

從奧斯維辛逃跑後,Walter Rosenberg之前藏在身上的那本兒童地圖冊就派上了用場。兩人通過兒童地圖冊上標明的當地河流Sola逐步確定了通往家鄉斯洛伐克的路。

奧斯維辛是很大的平原地形,所以,在躲過了最初72小時的地毯式搜索以後,兩個人還是不敢大意,遵守獄中蘇聯大哥的「逃生死律」,絕對不跟當地人問路或者主動打交道。一路上,他們也曾逃過發現他們的納粹士兵的子彈,因為蘇聯大哥的「逃生死律」之一就是「永遠不要跟子彈賽跑」,意思是一旦有追兵,不要站起來跑,而是要匍匐。因為子彈一定會追上你。一路上,尤其在過邊境的時候,其實是免不了會遇到當地的農民、牧民的。運氣好的是,Rosenberg和Wetzler二人遇到的都是好人,給他們喝水吃飯,要麼是自己有兒子在二戰中殞命,要麼就是秘密的納粹抵抗組織幫助給他們當地農民的衣服並送他們通過國界。就這樣,終於回到了斯洛伐克。

一回到斯洛伐克,Rosenberg和Wetzler就去尋找組織

我們有時候常常打趣說一句的「找到組織啦」在Rosenberg和Wetzler這兩個剛剛從奧斯維辛這個人間煉獄逃出來的人來說卻是實實在在的重要。因為他們在奧斯維辛離開之前的最後幾天從納粹軍官口中聽到很快就要有一批匈牙利猶太人被運進來等著送到毒氣室,那些納粹軍官將這些匈牙利猶太人直接稱作「匈牙利salami」。

Walter Rosenberg和Fred Wetzler就是下定決心要成功逃出奧斯維辛,向世界宣告奧斯維辛死亡營、毒氣室的事實從而拯救剩下的即將要被送到奧斯維辛的匈牙利猶太人。

因此,一到斯洛伐克,他們就通過各種方式找到了斯洛伐克當地的猶太委員會(Jewish Committee)

說到一直被視為組織且備受信賴的「猶太委員會」,我只有四個字——臭名昭著。之前在我的「究竟是誰出賣了Anne Frank(上、中、下)」三篇的最後一篇中已經提到,是猶太委員會的一個高管將寫有猶太人藏匿地址的清單全數交給納粹以換取自己和家人的安全,這才造成了清單中之一的Anne Frank一家的死亡。同樣,這裡的Rosenberg和Wetzler九死一生逃出了奧斯維辛,他們也直奔斯洛伐克的「猶太委員會」

究竟斯洛伐克的猶太委員會將會怎樣迎接這兩位首次成功從奧斯維辛逃出來的猶太人呢?我們下次最後一篇文章中來說說Rudi跟猶太委員會一生的愛恨情仇。

All rights reserved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讀者送我情♥️♥️♥️

logbook icon
MaryVentura🌀回文詩人🌀 @字縛雜誌 Founder 書評外的話👉 https://liker.social/@MaryVentura
  • Author
  • More
書評•評書
148 articles

書評•評書|匡靈秀《黃色臉孔》裡的那麼多聲音,你聽得見哪個?

詩歌的形式
29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