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海洋 - 西班牙 Gran Canaria(Day 7)

Wu Ming
·
·
IPFS
·
因為病了,所以遊記寫得很慢⋯

由Tenerife 回船,打算返回房間洗臉,涼一下冷氣,然後在露台看著郵輪離開碼頭。 回房間途中有個我不認識的船員跟我說:「你回來啦,我在Tenerife 的咖啡室見到你呀,那時已2:30 我擔心你來不及上船呢?」 我看見他那麼熱情就逗趣地說:「你還好說,我在咖啡室等你帶我回船呀。」 大家哈哈大笑,他說下次必定帶我回來。

其實2:30pm 在咖啡室時,我在回程的路上,不過害怕倆老要去洗手間,欲走進咖啡室買杯外賣咖啡,名正言順地讓他們有個方便。 點1杯外賣咖啡時,店員問我為何不點3 杯,我告訴他其實我趕時間上船,只是怕他們要用洗手間才點杯咖啡。 店員就即時說:「不用點咖啡,就入去吧,直行轉右,男廁女廁也有。」 我猶豫著,他就直接領我去洗手間。倆老上完洗手間後,我連聲謝謝他 “Thanks Brother” 他回 “ya, no problem, dear”

什麼人也稱呼Brother 是由英國學的,話說我帶契爺去high street 的流動髪型車剪髮。 初時在髪型車外徘徊,小心地打量車內的幾個大隻佬髮型師,他們樣子好兇,個子又高,不禁膽怯起來。轉身離去之際,其中一個大隻佬跟我說:「下個到你」 我呆一呆,「哈哈,是嗎」 我先步入車內,裡面有5 個大隻佬正在幫客人理髮,我安頓契爺坐在其中一椅,就告訴髮型師要剪短些。

他們稱呼收錢那個做Brother , 世界女的我即時跟着叫Brother, Brother 列嘴笑著並問 「China?」 我回:「Hong Kong」  Brother 說:「We all from Turkey 」 離開時我跟全車的大隻佬理髪師說謝謝及再見,當然全部人也稱呼為Brother。 禮多人不怪是常識吧,之後每次我帶契爺往理髮時,他們都認得我,有時叫我做Little Hong Kong。

一如既往在Coastal Kitchen 吃晚餐,6:00pm 步入餐廳,其中一枱客人跟我說:「我今日在Tenerife 見到你呀, 你喜歡Tenerife 嗎?」 彼此話題就此打開, 他叫Paul, 居住在Scotland,今次是結婚周年旅遊。我介紹過自己和家人後就禮貌道別。自此以後他們兩夫婦一到Coastal Kitchen 都會走過來say hi, 如果我離開時, Paul 倆夫婦還在餐廳用膳,我就會過去跟他們打招呼說再見。

人與人的接觸是郵輪旅遊的特色,客人跟客人們會互相了解,第1天不熟,日子久了總會混熟,旅程完結時就分開, 大家都盡點過客的禮儀。Coastal Kitchen 雖然套房專用餐廳,但未必每個行政套房的客人也去Coastal Kitchen, 有些Star Class 的客人, 他們只是偶爾來此餐廳用膳, 而Star Class 可算是此船的頭等倉客人,他們的Cruise fare 包括其他特色餐廳及有個Butler (專屬管家)安排整個旅程。

晚餐吃了一半,有位大約60-70歲的亞洲男人進來,坐我前桌的George 把這亞洲人打量了一下。 亞洲人坐在我的鄰桌,不久他的Butler 來找他,George 把一切看在眼內並和身旁的老夫婦竊竊私語。 此時另一個約60歲的亞洲女士入來,行到那亞洲男人的身旁,用手勢示意他坐另一張椅,她要坐他的位置,因為可以望到窗。

George 又跟他另一桌朋友竊竊私語了,我在吃晚餐,但感覺到鄰桌的亞洲女人在盯着我。 扶媽媽起身欲離去時, 亞洲女人用英語說:「你是Travel guide 嗎?」 我呆一呆,頓時明白她的懷疑,之前concierge manager 把她的名片給我,叫我有什麼事隨時找她,我就把她名片套在我掛頸繩的卡片套內,她應該就是如此誤會我是職員吧。我用英語說 :「我是她女兒呀, 晚安」 她說:「你是香港人吧?」 「是, have a wonderful night ! 」 微笑告別就拖著媽媽離開了,媽媽不喜歡她,盯了她幾下就跟我走了。

回房間後不知什麼時候着涼,明明沒有覺得什麼不適,不過洗完澡後,狂咳,咳得入心入肺,喉嚨有少少不適。 死了,不會是Covid 吧,我即時戴上口罩,免得傳染倆老。 又要咳了!此咳有痰,一咳再咳,痰在喉嚨深處,要把痰咳出來得費點勁,我望望鏡中的自己,咳得臉容扭曲,面目猙獰。

早上醒來,喉嚨有點痛,沒有發燒但聲音有點沙啞。 我即時測試一下是否Covid, 幸好不是。 到Coastal Kitchen 吃早餐,跟George 打招呼後,得知他太太昨晚病了,病徵似乎跟我一樣並且不是Covid。 我懷疑就是George 太太傳染我的,昨晚跟她聊了15 分鐘。 George 說Gran Canaria 的郵輪碼頭附近有座購物中心,他說要買些咳藥給太太, 我就盤算着要買牙膏,因為一支牙膏三個人用,差不多用光了。

那是一個普通商埸,可惜疫情令其十室九空,最好逛的可算是地下的超市。我快速地買了支抗敏高露潔牙膏就走了,雖然此地方是Gran Canaria 不過此支牙膏跟英國同價。 步出商埸,我就立刻上了輛的士,直去一個海濱小鎮名Telde 。

我問司機知道Rincón Sanmao嗎? 司機並不知道,我不感意外,因為我一早已搜尋過有沒有Rincón Sanmao的旅行團,沒有就唯有自己坐的士去一趟。Rincón Sanmao就是三毛之路,1975年年底,台灣作家三毛與她男友荷西搬到Gran Canaria 的小鎭Telde 居住,他們在海灘附近買了座房子,那就是司機車我去的第一站Lope de Vega3號 — 三毛故居。

Lope de Vega是西班牙著名戲劇家的名字,這個社區的每一條街都用西班牙名人來命名的。三毛住的社區是北歐人的集中地,司機說此地方很受瑞典人歡迎,因為Gran Canaria 物價平,而且景色怡人,一排排矮小花園洋房屹立在大西洋的斜坡上,假如房子位於高處的話,可以直望海洋。

三毛在《逍遙七島游》中曾說:「因為加納利群島座落在歐洲、非洲和美洲航海路線的要道上,它優良的港口已給它帶來了不盡的繁榮,我國遠洋漁船在大加納利島和丹納麗芙島都有停泊,想來對於這個地方不會陌生吧!不知何時開始,它,已經成了大西洋裡七顆閃亮的鑽石,航海的人,北歐的避冬遊客,將這群島點綴得更加誘人了。」

加納利群島 (Canaria) 是美的,美在與海洋為鄰,民情純樸,像繁華麈世外的一片樂土,就是沒有三毛筆下的繁榮,至於是大西洋裡的鑽石,我想比較像未經打磨的鑽石。

Lope de Vega 3號保留三毛筆下的白門紅瓦及門前的相思樹。 在《黃昏的故事》 有這樣的描述 「我們現在的家,座落在一個斜斜山坡的頂上。前面的大玻璃窗看出去,星羅棋布的小白房在一脈青山上迤邐著筑到海邊。 廚房的后窗根本是一幅畫框,微風吹拂著美麗的山谷,落日在海水上緩緩轉紅,遠方低低的天邊,第一顆星總像是大海里升上來的,更奇怪的是,牆下的金銀花,一定要開始黃昏了⋯⋯」

三毛的文字是爸爸介紹我認識的,某年夏天他見我在看亦舒的《家明與玫瑰》,蹲下來問我,你看得懂嗎? 覺得內容如何? 我忘了自己怎樣回答,不過印象中文字版的《家明與玫瑰》比電影版的易懂。 爸爸說:「我介紹你看三毛,看《撒哈拉的故事》三毛的文字比亦舒好多了,是另一個層次。」 我並沒有放棄手中的《家明與玫瑰》,反而問爸爸,為何她叫三毛,她姓三名毛嗎? 爸爸說:「人家謙遜,戲稱自己只值三毛錢。」 後來我明白有才的人總是謙卑不誇大,無才的人就天天自吹自擂。

我一直沒有看三毛直至某年初中, 因為揭發同學作弊遭全班同學排擠,我就自己一個在圖書館獨處,半個書架都是三毛的著作,隨手拿下一本《石頭記》,看得有滋有味。上課鐘聲響起,我把《石頭記》藏在書架後方,生怕它被別人找到。自此一到小息及午飯時間,我都衝去圖書館,突然發覺被排擠的日子多好,獨個兒的時光極度自在。

我看着三毛故居的門牌,不算是三毛的粉絲,但她的文字陪着我渡過被排斥的年代,或多或少也養成今日的我,我不怕黑夜,也不怕獨處。 作夢也沒想過自己有機會去Gran Canaria 旅行,和親身看到三毛筆下的相思樹。 Lope de Vega 3號 一早已賣了給他人,不對外開放,不過門牌貼上三毛故居的簡介。

難以相像若干年後,她的文字化成記憶,站在故居門前,很多關於三毛的記憶湧上心頭,心中奏起了《橄欖樹》, 孩童的我跟爸爸說我喜歡此曲,他問我知否那歌星是誰,我當然不知道,不過就是喜歡那旋律及歌詞,歌者的技巧也是一流。原來她是齊豫,當年不知道齊豫是誰,不過我知道誰是齊秦,因為他是王祖賢男友。

《橄欖樹》的填詞人是三毛,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 」 今日回看,人在歐洲最常被問的問題的確是where are you from?  而故鄉在哪呢,我想三毛也很糾結,三毛的男友荷西在一次潛水意外身亡,荷西死了,三毛的𩆜魂也死了。在一篇家書名《歸》,她說「 ……要離開此地另尋新的生活,可是回到了西班牙,一說西班牙話,我的想法又有了改變,太愛這個國家,也愛迦納利群島。雖說中國是血脈,西班牙是愛情,而非洲,在過去的六年來已是我的根,又要去什麼地方找新的生活呢?」 從前懵懂無知沒有讀到深處,今日重看才明白那種無奈。

由三毛故居順著街道一直行便能看到大海。眼前的這片海, 可能就是她在《石頭記》 提及的某次因為執石頭差點被大海吞噬的海,也是荷西逝去後她在家中看到的海。 「海是那麼的雄壯而美麗,對它,沒有怨也沒有恨,一樣的愛之入骨。」— 《歸》

三毛逝世32年,她曾經站在此地看海,如今海在人不在,天下間的物是人非並不是偶然,而是宇宙定律,任荷西與三毛多麼相愛,荷西都是三毛的人生過客。任我有多愛看此海,我都是海洋的過客,而任何人都是地球的過客。

司機用手機搜尋過Rincón Sanmao,就帶我去聖胡安公園,這裡有一棵小橄欖樹,在不遠處有個草地,有幾顆巨型的鵝卵石,石頭的一邊被油上紅色,一看就知此是紀念三毛。在《石頭記》 中,三毛特別酷愛收藏石頭,更時常到近海地方執石頭,回家又把石頭填上顏色,有些送人,有些自己留著。石頭是她的命根,有回清潔助理把她床下的那包石頭當垃圾掉了,她流下淚來,去了家附近看海,海邊滿滿是石。

「風呼呼的吹了起來,海水嘩嘩的流著,好像有聲音在對我說:「不過是石頭!不過是石頭!」我聽見這麼說,又流下淚來,呆呆的看著海灘上滿滿的圓石子,它們這一會,都又向我說話了:「我有一塊石頭,它不是屬於任何人的,它屬於山,它屬於海,它屬於大自然……怎麼來的,怎麼歸去……」 我不相信石頭對我說的話,我撿拾它們時曾經幾乎將生命也付了上去,它們不可能就這樣的離開我。我一直在海邊坐到夜深,月亮很暗,」

— 《石頭記》

世間的苦和悲就是如此,人生有情淚沾臆, 江水江花豈終極。 人是有情,但大自然是無情的,任我們在人間付出那麼多,終會有歸期。三毛拾的是石頭,情人拾的是伴侶,母親拾的是孩兒。生命一環扣一環,如果Life is a box of chocolate, 那並不是單純的甜,而是甜中帶苦,是苦還是甜,人生就是如此,不要太執著吧。

我摸摸巨石,多謝你,多謝創作此片石頭公園的人,多謝海洋,多謝三毛的文字,帶給我很多領悟。領悟到了,不代表做到,正如三毛執著石頭「對你是石頭,對我不是石頭」 知易行難是常理吧,什麼也能放下,下世就不用做人了。

時間不經不覺溜走,我著司機帶我回船, 15 分鐘路程,車資€5 ,價錢公道。 謝過司機後,我匆匆上房,在露台置好三腳架,用手機拍下離開碼頭的時刻,此時有一隻鳥在鏡頭前飛過,我想起三毛的-首詩

「如果有來生,要做一隻鳥,飛越永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Wu Ming You don’t know until you try (I write when I have occasion, and sometimes I have no occasion. ) Wuming@liker.social
  • Author
  • More

略說英國變天

羅馬不是一日造成,羅馬也不是一日倒下 - 戰爭喪國

羅馬不是一日造成,羅馬也不是一日倒下 - 福利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