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難得的經驗|男人的眼淚

Red
·
·
IPFS
·
常說男人有淚不輕彈,有一種眼淚是你想止也止不住的。

時間倒退於15年前,2007年……

5月31日早上6:00 早上老婆已有見紅現象,早上六點多的我趕緊叫了爸媽,畢竟生手的我第一次難免會緊張,母親說:「沒關係,慢慢來。」;只見老婆進了浴室,洗起頭髮,全家只有我一個人大驚小怪。

拿起了生產準備的包包,到醫院掛急診,慌張的我一時手足無措,不知道該做什麼?護理師請老婆躺在床上,使用儀器測量胎音以及老婆陣痛的規律,因為七點不到,母親在一旁陪伴,我趕回公司處理一些該處理的事。九點一到,在公司打了手機。
「不用趕了,護士測量只開了 一公分 」電話那頭是母親的聲音。

十點不到,老婆已回家,無須待在醫院待產。我也跟公司請了假。
「現在感覺怎樣?」回到家的我看到老婆在爬樓梯。

「還好,悶悶的,護理師說爬樓梯有助於生產順利。」老婆可能看到我疑惑的眼神,不等我發問就直接回答我爬樓梯原因。

母親說:「可能差不多暗時(台語晚上的意思),某都(台語不然的意思)明天早上。」

過了約略一小時,老婆的疼痛有減輕,這時候的我做了蠻白目的事情,我居然上頂樓換魚缸水,我想老婆在運動,那我趁機換個水好了。現在回想,或許幫魚缸換水也是我平復緊張的方式。

5月31日18:00 老婆腰部呈現酸酸感覺。離早上已經一段時間了。

母親說:「有的孕婦是痛,有的是酸,酸卡好,卡輕鬆。」

不放心的我又帶著老婆去醫院看看,並跟家人商量我想催生的打算,不想讓老婆那麼辛苦。父親老神在在一樣去忙他的事,心想當過爸爸的的確不一樣…

 母親回答:「好啊!這樣不用那麼累。」

蠻高興跟家人有共識,某些老一輩的人會主張,小孩出世就讓他順其自然,不要用其他手段去強迫他;看著老婆辛苦的臉,我知道我的決定不會錯。

到了醫院,表明想催生的決定,醫生下了決定可以辦理住院。

老婆住院的第一件事,又是洗頭。我想孕婦坐月子期間無法洗頭這件事,很深刻的影響著她們。



 5月31日20:00 住進病房,老婆的痠疼感越來越重,護士巡房的次數也越來越頻繁;護理師作產婦檢查時,老公都必須離開,這個時候我就會到醫院育嬰室前面看,看在睡覺中的寶寶,那種感覺很甜蜜,心理面滿是期待,自己也有下一代了!

5月31日23:00 期間父親母親來來回回很多次,生產的診所醫院就在家裡附近,不過他們來來又回回的舉動,隱約讓我察覺,倆老也開始緊張,老婆現在的感覺陣痛期已開始規律,我走到護理站跟護理師說:「可不可以麻煩幫我聯絡麻醉師,我想幫我老婆打無痛分娩。」這是我第二個決定。

看著老婆得臉色,她一直在忍受,心裡想著是省錢:「要六千元耶!」。

「六千元買一個舒服,是值得的!」我是這樣告訴她。

「無痛分娩對酸的感覺效應不大喔!」護理師詢問我產婦感覺,我是跟她回答腰部都很酸,所以護士先跟我說無痛分娩的效果。

「沒關係!」或許這無痛分娩是給產婦的一個慰藉,一個支持,效果只是其次。

很多人誤以為無痛分娩就是,生產過程中都不會有感覺,其實這是錯誤的,無痛分娩是屬於麻醉的一種,他是減輕孕婦在陣痛過程中所受的痛,試圖減緩痛感,但是並非是生產過程中的麻醉,產婦需要有痛感才會用力將小孩產出,所以大概在產道打開一定程度時就不會再加藥。

不過,的確效果不大,整個晚上老婆的呼吸聲還是很大,知道她在努力調勻呼吸,她想用自己方式減輕痛苦,她不想讓我操心,當中打了兩次藥效,老婆的痠痛依舊存在。



6月1日6:00跟老婆兩個人折騰了一夜,爸媽也在這時候來。

「還沒生啊?那麼久!」母親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其實我們也想早點出生早點省事;怎奈還是無動靜,只是一直用陣痛來跟媽媽溝通。

 6月1日8:00 — 護理師巡房,發現產道4公分,推估應該是中午出生。

6月1日8:30 — 護理師再次巡房,老婆肚子的陣痛規律越來越縮短,半小時時間,產道已經9公分,可以進產房待產;這當中有其他產婦進產房剖腹生產,我的心理開始緊張,不是因為準備待產,而是一旦產房有其他產婦,是嚴禁任何先生陪產的。

「寶寶,你要晚一點喔!這樣拔拔才能跟我們一起進去。」老婆在跟肚裡寶寶這樣說。

我知道這時候產婦最需要的就是老公在旁邊的加油跟支持,懷胎十月的辛苦,老公無法去體諒,但是生產過程中,不論剖腹或是自然產,對媽媽來說都是一件需要有人支持陪伴的事,那一段時間媽媽是需要孩子爸爸的陪伴,不論是在身邊還是在心靈上都是。

我不時半開病房門,看看生產室裡的剖腹產婦是否出來?

「護士請問那個剖腹媽媽什麼時候會推出來?」

「喔!大約九點可以生產完畢,只是需要在產房裡面恢復,大概需要到十點多!」


 

我看著手錶9:17分,已經很久沒戴錶的我,為了老婆生產而戴上了錶。回頭看看老婆,臉上的痛苦,臉龐上的汗水跟淚水,此時的她已經很痛了。

9:30,老婆已經忍不住了,我低頭跟老婆說:「我知道你很勇敢,我不想看到你那麼痛,你先進去,我會在外面陪妳!」生產室的剖腹產婦尚在恢復,我沒法陪同老婆進產室。

 老婆就這樣自己一個人進了產房,我只能在外面坐立不安,電視上演的待產,的確很逼真、很真實,孩子的爸爸心理的緊張是難以形容;丈母娘此時也趕過來了,兩位阿嬤聊起天,或許那也是掩飾她們擔心的一種方式。

 10:00,看到產房的門打開,剖腹個媽媽已經恢復,推回病房了。

我的第一句話:「護士小姐,我可以進去嗎?」護士點點頭。



背起相機的我趕忙要進去,「對不起拔拔你要在外面等!等我們叫你」。

接下來的五分鐘還是一分鐘還是三分鐘,我都忘了,只想早日聽到護士要我進去聲音。

「拔拔你可以進來了!」我趕緊進去。

「拔拔要給媽媽加油!嬰兒頭太大,卡著出不來!」護理師很小聲的跟我說了這句話。我想她不敢讓媽媽聽到這句話而讓媽媽驚恐。

我看到老婆躺在產台上,全身溼透了,一直出力。

「我來了喔!你很勇敢,寶寶要出來了,你要加油喔!」我彎身在她耳旁細說。

老婆看到我到了之後,開始又一次出力,整身體都脹紅,身上的汗一直流下,我原先以為生性很怕寫的我會不敢看,可是我看了,因為必須這樣才能知道要老婆什麼時候要出力,老婆一直出力,兩位護理師在老婆肚子上幫忙推。醫生跟護理師一直在旁邊跟老婆加油,因為小孩頭太大,讓生產添增一些困難度。

「老婆!我看到寶寶的頭了,再加油!」老婆喘了氣,又開始憋氣,小孩肩膀是另一個難關,老婆的臉盡是汗水,跟扭曲的表情,我知道一定很痛,想幫老婆承受這種痛苦,但是這永遠都不可能,繼續鼓勵她是我唯一能做的。



十點多了,已經看到寶寶身體也出來了,「老婆!你很棒喔,寶寶要出來了呢!」

「他很像妳喔!」我還是在旁邊跟老婆說話,而我們倆的眼神都在寶寶身上。醫生開始縫合會陰,經歷過產程,這種痛對老婆來說已經不算什了。

醫生把他捧出來,剪掉擠帶的那一下,寶寶哭了;那時候的我除了感動還是感動,護理師將寶寶抱到另一個平台,開始做寶寶的檢查跟護理。老婆在此時也看到了「他」我們兩人的結合體。

老婆:「孕婦坐月子不能哭,會傷到眼。」,她很勇敢,她真的都沒哭,只看到她成為媽媽的笑容,而我卻哭了!那種感動,我一輩子都不會忘!

「寶寶3600克 ,51公分 ,是個大傢伙,媽媽真的很辛苦很厲害喔!」護理師將寶寶抱給我們看。正式介紹他來到這個世界上。

「拔拔會不會怕?」或許護理師看到我已看到某部份的產程,又或者是她看到我臉上的淚水誤以為?

 「不會不會!」此時的我,拿起相機拍了兩張照片。

男人不沒眼淚,也不是強忍著眼淚,只是他珍惜著眼淚,珍惜著該流的時候。

  



那時的大頭小娃兒,現在已經比我高比我壯的國三生,不久的將來他也會跟我一樣流著這男人的眼淚~這人生難得的體會跟經驗。

也藉著這篇15年前的經歷跟天下的母親說聲「辛苦了!」沒有她們的付出,男人才能稱為男人。

 

1996.06.01 首發於雅虎部落格

2021.11.29 修改於馬特市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Red庸庸碌碌,汲汲營營於生活中
  • Author
  • More

七日念–紅之六

七日念–紅之五

七日念–紅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