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政人物志001】王志安——一个有新闻理想的小丑(上)

世界之敌的敌人
·
(edited)
·
IPFS
·
由于当前绝大多数关于此事件的讨论已经不再具备公共价值,沦为了纯粹的人身攻击,继续下去只会让X平台(旧称推特)的中文网络环境变得更加乌烟瘴气。为此,我认为有必要全面梳理一下王志安的过往经历与发言,帮助参与骂战的各方更好的理解王志安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以及他到底持有一种什么样的思想。

2024年1月24日,油管频道主王志安在前往台湾观选期间,因为持观光签证参加商业节目的行为涉嫌违法,而被台湾内政部移民署注销其入境许可,并禁止其5年内来台观光。

随后王志安在社媒上声称该处罚是民进党当局对他的政治迫害,并引发了一场持续至今的网络骂战。随着各路不同政见人士的加入,这场网络骂战逐渐演变为党同伐异、网络暴力、举报“开盒”,甚至是线下的人身威胁。

由于当前绝大多数关于此事件的讨论已经不再具备公共价值,沦为了纯粹的人身攻击,继续下去只会让X平台(旧称推特)的中文网络环境变得更加乌烟瘴气。

为此,我认为有必要全面梳理一下王志安的过往经历与发言,帮助参与骂战的各方更好的理解王志安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以及他到底持有一种什么样的思想。

从央视记者到微博网红

王志安,1968年4月21日出生于中国吉林省。据王志安本人在facebook上发布的悼念父母的文章所述,当年王志安的父亲王忠信是用几斗小米买下了王志安的母亲,并生下了四个孩子,王志安排名老四。

在出生三个月后,王志安随家搬往陕西省潼关县,并在此成长。1986年,王志安从陕西省潼关县高考考入武汉大学化学系,一年后转入政治学院。1996年,王志安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攻读中国近代史专业的硕士学位。

从学校毕业后,王志安于1998年底,进入中国央视新闻评论部,先后在《东方时空》、《时空报道》、《直通现场》、《时空连线》、《新闻调查》等栏目担任主持人、记者、编辑、策划,并最终于2015年从央视辞职。

王志安主持央视节目

尽管王志安在央视工作了18年,但受限于央视的文化和尺度,王志安本人的风格和思想理念在这些节目中并没有得到特别突出的展示。真正让王志安在网络上走红的原因,其实是他对微博的使用方式。

2012年,时任《新闻调查》栏目出镜记者的王志安,在微博上声称自己通过采访得知,引发网友愤怒的“浙江温岭幼儿园虐童照”中,被虐童女教师颜艳红“揪着耳朵提起来的孩子,放下来之后,笑了”。倒立在垃圾桶里的孩子,不是被“扔的”,而是被“放进去的”。他表示不能单看照片,希望大家能通过这些“细节”抵达真相。

这番涉嫌给虐童教师洗地的言论,很快引发众怒,招来了不少网民的批评,但也为王志安本人吸引了大量的流量,令王志安的微博账号粉丝数量从数万提升到了十几万。

2022年,王志安在某期youtube节目中为自己这番言论辩解道,当初之所以在微博发帖,原因是上级部门毙掉了他们对此事件的采访,他为了向公众传播自己幸苦采访到的内容,才作此发言。王志安还透露,在这几条微博引发舆情后,他被央视秘密停职3个月(实际上执行了1个半月)。

在王志安看来,他当初发的微博是在尽一个记者应尽的社会责任,因为他从采访中得知,当时的办案警方在调查中认为颜艳红的行为并没有达到刑事犯罪的标准,最后是迫于网络和媒体的舆论压力,才做出的对颜艳红的批捕申请。也因此,王志安得出了国内的司法已经被不专业的媒体和乌合之众一般的民众给绑架了的判断。

但所谓司法被民意绑架的本质,实际上是公权力机构惧怕直面舆情而故意不按照法律办事的行为。作为一个“调查记者”,王志安口口声声说自己希望维护司法独立、程序正义,却从不指出问题的根源,反而热衷于批评那些为受害者发声的民众。他为了表达民众容易被事件的表象所蒙蔽的傲慢观点,甚至不经思考就发布了“小孩被揪着耳朵提起来之后笑了”这种明显不专业,违背常识,突破新闻伦理底线的言论。

在我看来,他的思想和所作所为并不像是一个专业记者,反而更接近于他的粉丝非常讨厌的“支黑”群体。

PS:关于虐童事件的全貌,愿意了解的可以去看看柴静对颜艳红的采访。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EW411h7t4/(柴静《看见》20130204期 专访颜艳红:我不认识我自己)

王志安曾在youtube节目中声称柴静的采访和他想表达的观点是一致的,但实际看过柴静的采访后会发现显然不是这么一回事。同样采访一个人,柴静给观众的观感是完全不一样的。王志安自我标榜的所谓“冰冷的理性”只适合去采访骗子和小丑,比如马保国。遇到复杂的人物、不完美受害者、弱势群体,他缺乏新闻伦理素养,做人也缺少道德底线的缺点就完全暴露了。

在柴静的采访中,她非常清晰地展现了颜艳红其实是一个典型的价值虚无主义者,她虐童并拍下照片炫耀的行为,是一种无意识间做的恶,她人格的形成也跟她成长的环境有关。但即使这种恶是无意识的,也毫无疑问的对那些孩子的身体和心灵造成了伤害。

然而号称中国最优秀的调查记者之一的王志安,在发布微博前似乎从来没有考虑到这点。他总会从一个非常宏大的角度去分析问题,却丝毫不在乎他评论的这些事件的亲历者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但无论王志安作为记者有多少缺点,他在这个“黑红也是红”的互联网时代还是彻底成功了。

在第一次成功“出圈”后,王志安便找到了自己的流量密码,此后他频繁采取类似的策略,屡屡发表那些站在微博主流舆论对立面的“暴论”来博取眼球,很快,他就以此跃居成为了微博大V之一。(也让他成功在微博网民发起的2012中国人渣排行榜中的排名第12位)

不过王志安显然不满足于只当一名哗众取宠的网红,他还有很强烈的公共表达欲。

为了和那些他看不惯的,喜欢通过输出情绪来反对政府的公知们对抗,每次有民生热点或者社会重大事件发生时,王志安都会站出来,通过各种刁钻角度发表所谓的“理性客观中立”观点与公知们进行唇枪舌战,全然不顾他发表的部分观点是否突破了一个记者的伦理底线。

王志安当初在微博的言论节选:https://sites.google.com/view/wangzhian

虽然王志安本人不可能认为自己是一个爱国正能量大V,他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在公权力和公知之间开辟一条新道路的,追求理性和事实真相的专业调查记者。但不管他在主观上是否有给公权力洗地的意图,在客观上,他确实起到了这样的效果。

王志安总是对体制内人士抱有极大的宽容,认为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有苦衷的,他多次公开赞扬中国体制内官员普遍有很强的能力,只是受限于环境无法正常发挥。但对于那些受到不公待遇的受害者,比如徐纯合、夏俊峰、唐慧、王克勤,他却总表现得非常冷酷无情,无时无刻不在审视那些受害者存在的过错,挑剔他们的道德水平。美其名曰是站在中立的角度传播事实,还原复杂的真相,实际上不就是站在高墙上向鸡蛋扔石头吗?

王志安时不时也会批评公权力,但他的观点常常只是从遵从既定秩序的保守/司法角度去看问题。虽然可能在保守自由主义者看来,王志安经常表达的支持市场经济、反对福利、支持司法独立和程序正义、反对激进的社会变革的观点似乎还算自洽。(比如反对全民免费医疗、认为政府不应该赔偿黑校车受害者、认为将王书金定为聂树斌案真凶存在程序问题、认为不应该对过去几十年农村广泛存在的买卖妇女问题无限追责……)

然而这只是看待问题的众多角度之一,那些反对他的,主张激进改变现有秩序的人,在意识形态上同样也都是自洽的。可王志安却傲慢地认为所有反对他的人都是法盲,只有他自己才是最理性客观中立的。这样不容置疑、喜欢阴阳怪气、不愿意友善交流的态度,必然会挑起持不同观点群体的愤怒,也无助于构建一个人人平等沟通互相交换意见的公共领域。但王志安本人却从未对此有过反思,反而非常享受通过挑起争议收获流量的快感。

(未完待续……下一章将介绍王志安从央视离职后再到2024年被台湾驱逐的经过,并全面分析王志安本人的意识形态和王志安粉丝的成分。)

欢迎关注本人的Youtube频道:世界之敌的敌人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