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书04|割掉那个毒瘤

RiyaJoJo
·
·
IPFS
·

先说一点题外话,

说实话,这一次七日书的主题我很难写,每一天都是。

不光是对爱与亲密关系的陌生,就像ceres写到的:

仿佛要在一个长期被暴力侵犯的人的皮肤上找一处没有淤青的地方。简中的集体无意识和不健康心理太根深蒂固了,除了极少极少极少的少数幸运儿,根本就没有文明世界level的「愛與親密關係」,甚至连原始的「愛」的滋味都没体验过,全靠后天努力和寻求和不断试错才能勉强理解爱的轮廓、磕磕绊绊地尝试从基底开始探索和建立健康的亲密关系

还因为我正处于一个大的转折和蜕变期,身处很痛苦的漩涡之中,许多事情还在上下翻飞,我无法理出头绪,无法像家那期一样,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沉淀之后可以平静地审视和讲述。

我有许多点,但是每一个抽出来都无法连成线,无法变成连贯的话语。所有表述的试图都会变的支离破碎,就像我现在的状态一样残缺不全。



第四天(7月4日)
在一段關係裡,你有沒有一個化被動為主動的時刻?無論是愛情、親情或友情。


我想今天这个题目,可能想要一个化被动为主动然后有好的走向的故事。

那我来讲一件我的事情。

说回那个我喜欢的男生,就是第二天不再努力里写到的人,称他A好了,他有个死党B。B很喜欢我,赤裸裸那种。我本能地不喜欢B,但是碍于A,勉强自己普普通通地和他们相处。但在经历了B几次撞车、故意进行身体接触、在加油站一边加油一边抽烟、欠钱不想还等事情之后,本能地感觉到这是个危险的人,于是选择冷处理不再搭话、避开有他的场合。B感觉到我的态度转变,将我拉黑。

到此不算完。A和其他共同的朋友还想让我和B和好。一年之后忽然约我和其他数人一起出游,其中有B,但要我和B两人单独租车出行,其他人全坐A的车。A没有告诉我具体为何这样计划,只是告诉我这个决定。我表示犹豫想是否拒绝。A说明天见面后再聊吧,就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然而见面之后A的话已经是确定我拒绝,他接下来要想办法说好听话哄B开心。我还在纳闷为什么这么计划,他含糊其辞说这样比较方便。还劝我如果觉得跟B不合,以后就彻底不见比较好。这种事也挺多的,没必要勉强。B那边他会想办法帮我找个理由说过去的。

啰哩啰嗦一大堆,听的我一头问号,你们先来叫我想拉拢我和B好,又来劝我别勉强放弃吧,什么矛盾逻辑。我说你夹在中间也挺为难的,我直接跟B对话吧,如果有什么误解当面讲清楚比较好。他一直阻止,说B可能会为难,会接受不了。跟一个撞车撞到我有心理阴影的人毫无事先沟通忽然单独租车出行我不会感到为难吗?

总之我脑袋里的问号越来越多,感觉他在努力推开我,把我排除在外。那天分手后我坐地铁回家,他开车去B那边,在地铁里我越想越迷惑。到底什么鬼,为什么所有事情都是他们来定,而我只能服从?从制定计划到现在把我排除在沟通圈外,完全不问我的意见和感受?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受够了,有什么话大家挑明了说,各自心里怎么想的当面锣对面鼓来交流,如果是真的想要沟通的话,直接当面聊比有人中间传话总是好的。

于是我大概是生平第一次,想要自己努力去争取、主动去沟通,而不是被动地等结果。中途换乘地铁,往B家的方向去。途中给A发消息,我现在往B那边去,他回复我说B已经决定再也不跟我有任何关联了。我胸中那股无名的烦躁更加凶猛地翻滚。出了地铁站,我不知道具体的地址,就在附近随便晃,一边给A发信息,想尝试沟通。冬天很冷,天已经黑透了,风很刺骨,那边也很荒凉,全是住宅区,没有什么店可以进去取暖。A一直说B超级愤怒,不会跟我说话。说真的,我当时感觉,这两个人是缩头乌龟吗,女孩子主动要求沟通,两个大男人却躲在某个餐厅里打太极。

我既生气又伤心而失望。冷静了一下,觉得这两个人真是不值得我这么付出。回家之后,A忽然说B答应跟我电话了,于是语音电话。B劈头就是怒吼,指责我自私,自我中心,不顾他的感受,说他辛辛苦苦做了计划,他的心情全浪费了。说你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不成熟点,要有个大人的样子,要像他一样有成年人的担当,要考虑别人的感受,你这样的人在公司有不顺心也全是自作自受。

近一小时的电话,全是B在大吼大叫,我每次试图说话都会被打断被怒吼,总之B看来一切都是我的错。完全一边倒,沟通的三点水都够不上。

当时我很震惊,委屈而愤怒。现在事后想想,只觉得不可理喻和好笑。这个人讲的所有话不都是在说他自己吗,这些话都是平时A和其他人说B的,现在他不过是找到一个时机来发泄他平时积累的不满。而且我最讨厌无端的恶意揣测和指责。但凡对我有过这样的发言的人,就上了黑名单,永远不会撤掉。这人已经无可救药了,沟通是不可能的。就像他一贯的作风——事事要顺他的意,不顺他的意他就会发脾气。完全是没教养的小孩子。日语里有かまってちゃん、ことおじ来形容这种人,我觉得再贴切不过了。

你问我有没有一个化被动为主动的时刻?

就是你刚刚看到的。那之后我非常受伤。不光是B的怒吼和话对我的伤害,还有A和其他共同友人的态度,他们要我再三反省,道歉直到B接受为止,还怪我当时主动坚持去沟通,说如果我就那么拒绝什么也不说不再跟B有联系,那他们会觉得我很潇洒,对我的评价会比现在好。也就是这个时候吧,我心里知道跟A也已经结束了。

这个伤口现在还没有完全愈合,想起来的时候还会隐隐痛一下。

但是我知道,我看清了这群人的真面目。物以类聚,这群渣滓,平时靠日本的礼仪规范伪装得很好,现在都露出了粗俗不堪内心空无一物的大男子主义本性。鲁迅说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我现在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日本人。

我大概在慢慢恢复,现在已经有勇气把这些讲出来了。

再讲一点后续,这是跟最亲近的朋友都没有说过的。

在那之后,我主动删掉了B,退出所有跟B有关系的群。B也借A传话,说以后不会再跟我有任何来往。我也这么打算的。然而那之后,B单独去我经常去的网咖店,在店里的某个娱乐活动的月排行榜上留下他的名字。在推特阴阳怪气各种讽刺贬低中国,我没有关注B,但是A给B的所有推文点了赞,推特又刚好把其中几条推给了我,你说巧不巧。我真的被恶心到,把B的账号mute掉。没想到几天后,B通过A的账号来关注了我。在我的每条推下不咸不淡地回复。我感到一股近乎报复的恶意和巨大的恐怖。至此我彻底认清这个人恶劣之极,如果某一天B像个跟踪狂一样蹲守出现在我家楼下的便利店,我都不会感到奇怪。到时我会直接拨110。毫不犹豫。

写这些无意娱乐那些喜欢吃瓜的人,仅仅是记录一些过往。写下来,或许能帮到有类似经历的人。有些人,真的坏到超乎我们的想象。不要手软,我们可以打败这些恶意。对这些人不需要善良,把善良留给自己,和真正对我们好的人。

你问我有后悔吗,我不后悔。那个时候如果我不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掉头回去坚持沟通的话,我可能还会继续困在这种有毒有害的人际关系中,脆弱不堪的自尊心自信心变得更加支离破碎。

虽然受了很重的内伤。但是我庆幸自己去尝试、去争取了。乍一看不是好的走向,但这其实的确是好的走向,虽然过程很痛苦。

深深地受伤,借机彻底割掉那个毒瘤,然后更加独立和强大起来。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