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盆景的小人

Lorraine
·
·
IPFS
·

他是個玻璃盆景裡的小人。


他的世界只有一座比他高上幾個頭的小山丘,還有上面的細小灌木叢。頭頂上的紫外光燈決定了他的日夜,盆景外巨大的人類,和他手上的噴瓶,則決定了他當天的天氣。他曾試圖探索自己所在的空間,卻發現只花大約五分鐘的時間,就足夠他把每一棵植物都看清看楚了。


所以他不明白,為何玻璃罩外的人類,三不五時就會盯著他看。人類僅用一隻手掌就能蓋住他半邊天,身處的世界比他的大上幾千萬倍,為何執意要看他身後那彷彿手指般大小的小灌木?


他被盯得有點惱怒,人類這是什麼眼神?是在嘲笑他的渺小嗎?難道他就只是個外在世界的粗劣複製品,供人觀賞娛樂嗎?


他愈想愈不服氣,也開始懷疑自己與這盆景存在的意義,於是趁著一天,人類不留神時,他推開了玻璃蓋子,爬出盆景之外。


他花了點努力才離開放置盆景的櫃子,落地時不禁幻想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大,陽光有多耀眼,山水有多壯麗,而自己來的地方與之相比,是如此的不值一提。


他滿懷期待的從窗口狹縫看了出去,卻對上另一棟大廈的窗,兩扇窗的距離彷彿人類觸手可及。他往上看,現在還是早上,可是從天上曬下來的陽光,被大廈劃成一道道細小光線,最後落在這扇窗上的,只剩下一點點。他左顧右盼,想尋找想像中的山水樹木,卻一無所獲。唯一進入他視線的綠色,是遠處街上一棵種在馬路中間的樹,奄奄一息般的被混濁空氣包圍,艱難地吸取被灰塵擋住的陽光。


他這才知道人類的天地很寬廣,卻也很狹窄。世界之大,卻彷彿僅剩一個玻璃瓶,去盛載人的希望。


最後小人回到玻璃盆景內,發現身後熟悉的灌木叢,原來翠綠得很,上面凝著的水珠彷彿初晨的露水般晶瑩。玻璃罩上結著的霧氣,像是一朵朵細小的雲飄在頭上。


人類又來看他了,他不肯定對方有沒有發現他離開過,可是此刻人類的眼神,像是帶著懷緬,又像是帶著安慰。


也許到某天,人類會忘了這處,陽光雨水不再到來,他就只能隨著這裡的植物枯萎凋零;可是至少他知道,自己和這個盆景,曾經為眼前的人類,帶來過一絲慰藉。


致夢、回憶與故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