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評書|奧斯維辛逃生失敗案例&逃生死律【三】

MaryVentura
·
·
IPFS
·
蘇聯囚犯大哥列出的幾條逃生必須遵守的死律幾乎全部都在逃生失敗的案例中應驗了,這讓Rosenberg這些小輩們對導師的話十分推崇。

奧斯維辛集中營成功逃生幾乎不可能

奧斯維辛I營

從上圖可以看出,奧斯維辛集中營是非常大的一片地區,作為被囚禁在其中的囚犯,他們還被電網包圍,很多輕生的囚犯會自己衝向電網結束生命。如果要突破這樣的地方出逃,幾乎概率為零。更何況,納粹之後又建了奧斯維辛-布里克瑙集中營,算是II營,讓整個被納粹嚴密看管的地方範圍更大,幾乎直接將任何囚犯逃生的可能性降到零。

奧斯維辛-布里克瑙集中營

在這裡,每天早晚點活人的名,數死人的屍體。德國納粹讓囚犯把死去的屍體按照特定的方式頭對腳是個一堆擺好,方便他們點數。也就是因此,任何一次點名發現有囚犯失蹤都會立即觸發警報。

警報響起後,所有納粹警力都會帶著可怕的狗在整個奧斯維辛集中營範圍內尋找藏匿的囚犯。72小時內,瞭望樓探照燈日夜不停掃來掃去,任何挖洞藏匿的囚犯不是被兇狠的狗嗅出來,就是沒有逃過探照燈和地毯式搜索。

這樣的逃生狀況被一直盤算逃生並警告猶太人的Walter Rosenberg密切觀察並記在心裡,尤其是從失敗的逃生案例中吸取教訓。

逃生的失敗案例

案例一:Trust No One!

一個在奧斯維辛混到了比較高位置的囚犯跟一個納粹軍官混熟了,因為那個納粹軍官曾經成長在猶太環境下,好像兩個人還是舊相識或者老同學。這名囚犯平時很喜歡年輕的Walter Rosenberg,非常信任他,還經常關照他,自然也就把逃跑計劃向Rosenberg全盤托出了。

原來,囚犯的納粹朋友是開卡車的,卡車的座艙中有一個大型工具箱。囚犯跟納粹朋友商量好,說到時候囚犯藏到卡車工具箱裡蒙混過關,出去之後再繼續逃跑。

Rosenberg曾經親眼見過囚犯跟這個納粹朋友用意第絮語對話。用猶太人自己的語言對話,這種「信任」在Rosenberg年輕的眼中還是相當震撼的。不過,他還是問自己的囚犯朋友,這個納粹到底能不能信任?囚犯回答說,我們不光是互相信任啊,我還答應他,事成之後,我給他很多從「加拿大」分揀到的鑽石作為酬勞呢!另外,工具箱裡其實能裝下兩個人,你跟我一起吧。Walter Rosenberg猶豫再三還是答應了。

只不過,出逃當天,Rosenberg在約好的地點左等右等都等不來這個囚犯朋友,倒是有一個不明就裡的獄友過來問Rosenberg,說自己找到了一碗湯,要不要一起分食?Rosenberg覺得如果拒絕喝湯可能會引起懷疑,於是只好跟著去喝湯,並沒有等到出逃的囚犯朋友。

而這個囚犯朋友確實稍晚一點到了,看不到Rosenberg的影子就自己藏好,等著納粹朋友開卡車蒙混過關。他的納粹朋友也確實開著藏著囚犯的卡車衝出了重圍。到達安全地方,他拍拍工具箱,讓裡面的囚犯出來。囚犯欣喜若狂,把答應的、剩下的鑽石細軟全部給了自己的納粹朋友作為酬謝。納粹朋友接過鑽石,對該囚犯一槍斃命。這個軍官回到奧斯維辛集中營,謊稱自己成功阻止了一起逃跑事件,擊斃囚犯,獲得嘉獎⋯⋯

逃跑失敗並且已經斃命的囚犯被運回來曝屍一段時間,用來警醒在囚人員,逃跑的下場就是這樣的。Rosenberg看到自己陰差陽錯逃過一劫,心中非常害怕,自然也暗暗下決心,Trust No One

案例二:不要小看通緝令

另外一個案例稍微有點奇怪。一來,這個案例以一個納粹軍官愛上集中營裡一位猶太女囚犯為起始,因為愛情,這個納粹軍官就跟其中一個男囚犯商量,怎樣幫助男囚犯逃出奧斯維辛,幫他找到被轉運的姑娘。這個納粹一心墜入愛河,所以計畫了周密的「逃亡」,並通過跟男囚犯互換衣裳讓男囚犯看起來是一名納粹工作人員等等偽裝最終逃出了奧斯維辛。慶幸的是,這個墜入愛河的納粹軍官真的一心想找到自己心愛的猶太姑娘,所以並沒有背叛猶太囚犯,而是一起走。可是,過了沒幾天,兩個人的通緝令就鋪天蓋地發了下來。

雖然已經逃出了國界還坐了火車,但是,兩個人還是分別被抓。納粹軍官跟男囚犯都被處死。

這件事在Rosenberg看來,其實也是因為信任和過分大意才致使逃命失敗。

案例三:不要跟當地人交流

其實,在看到有人陸續想到各種各樣的逃跑方法並付諸實踐的時候,Rosenberg跟他的幾個相互信任的獄友也開始了他們的計畫。不過,他們從不輕舉妄動;更重要的是,他們有一個身經百戰的「逃生導師」。

這個逃生導師是一個蘇聯囚犯,他對於逃生非常有經驗。他常常在秘密的時候指點想要逃生的Rosenberg和他的夥伴。蘇聯囚犯大哥列出的幾條逃生必須遵守的死律幾乎全部都在逃生失敗的案例中應驗了,這讓Rosenberg這些小輩們對導師的話十分推崇。

這些奧斯維辛逃生死律包括但不限於:

  • 不可以帶任何食用肉類(肉的味道會被納粹警犬立即嗅到)

  • 不可以帶錢(帶錢就會有買東西的慾望,就會跟當地人交流,導致暴露)

  • 不可以將自己的逃生計畫告訴任何人(不拖累、不連坐、)

最重要的一點是即便不帶肉,囚犯或者任何人身上的氣味也會讓納粹警犬嗅到。而這位蘇聯囚犯大哥告訴了他們一個高招——只有在挖好的藏身之處出口用汽油泡過的蘇聯牌子的煙絲塗滿,這種味道能夠讓警犬的嗅覺不靈。

這一最重要的經驗被準備先Rosenberg和Wetzler逃跑的另外兩個囚犯實驗過了,應該準確無誤,安全可靠。可惜的是,這兩個成功逃出奧斯維辛的囚犯並沒有跑遠,到了附近村莊因為跟人進行交流後暴露了,遂被抓回。不過,抓回來的囚犯成功告訴了Rosenberg和Wetzler,他們的藏身之處並沒有暴露,依舊能夠可以供逃跑的時候做藏身的第一步。

Rosenberg的逃生及逃生之後的故事將在下一篇文章中記錄。


All rights reserved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讀者送我情♥️♥️♥️

logbook icon
MaryVentura🌀回文詩人🌀 @字縛雜誌 Founder 書評外的話👉 https://liker.social/@MaryVentura
  • Author
  • More
書評•評書
148 articles

書評•評書|匡靈秀《黃色臉孔》裡的那麼多聲音,你聽得見哪個?

詩歌的形式
29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