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书07|失落的片段

RiyaJoJo
·
·
IPFS
·
写完才意识到,那些片段其实很重要

第七天( 6 月 9 日)
請寫出一個代表家鄉,讓你感慨萬千的地方或場景。

好奇妙,居然已经第七天了。

时间好快,同时也感慨自己居然写下来了,并且没有感到痛苦。可能是自由写的方式不会带来什么负担吧。而且很多事情从来没有跟人提到过,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写出来了,真的很不可思议。

这个题也有点难。对我来说。

对家乡的某个地方或场景感慨万千,是因为有很重要的回忆在所以会感慨万千吧。不论这回忆是美好或悲伤,甜蜜或苦涩,因为有很复杂交织的心情所以触景生情感慨万千吧。

我记事晚,忘性大,疑似ASD很多事情听不懂,家乡在我现在的大脑中仅是一个淡淡的模糊的背景布了。

我隐约还记得姥姥村子里的小山头,那上面是乡中学,我6岁之前住在那里。上山的大路很陡很陡,中学的背后有个小后门,出来是一条隐藏在草丛里的羊肠小道,可以从另一个方向下山。我其实早就忘了那小道是什么样子,连它在哪里怎么走都记不起来了。然而它一直睡在我的记忆深处。每隔几年就会做奇怪的梦。大概都是被各种恐怖的人或怪物追赶,从小道落荒而逃,然后惊魂未定地醒来。

每年春节走亲戚,大年初三都要去姥姥家拜年,从上午待到晚上8点多吃完晚饭。大人们就一直忙着做午饭、洗碗收拾、再做晚饭包饺子。一边聊家长里短的事情,抱怨自己命苦之类的。我无处可去,就走出去乱晃。走十几分钟,就是大片的麦田。冬天刚刚冒芽的麦子,夹着一点雪,青青白白的,空气很凛冽,四处都没有人,只有我自己默默地茫然地走在乡间小路上。却不知道为何心里感到很轻快。通常都是朝着不远处的小山头瞎走,朝着那条印象模糊的羊肠小道的方向。我会故意走不同的田间埂路,踩在细细的田埂上,小心翼翼不踩到发芽的麦子,是我童年的小小冒险吧。

后来有了弟弟,等他大一点之后,就变成我们两个人在田埂上散步了。边走边聊,听他说话,说他朋友们的事,说他觉得有意思的事,说他的新发现。感觉他也很开心。

那时姥姥家养了一条狗,叫黑子。特别凶,人一走近就会疯狂大叫、扑过来撕咬。但是很奇怪,她能分辨出谁是自家人,对自家人就很安静。即便是我们这种一年回不了几次姥姥家的人,她仿佛看一眼就能知道,这是自己家人,抬头看一眼我们,鼻子耸一下,然后继续趴下去睡觉。是自家人的气味吗?还是表情?大概只有黑子自己知道吧,很奇妙。

有一次我们照旧去麦地里散步,出门看黑子也在。就喊她,黑子,跟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吧。她就啪嗒啪嗒地跑在我们前面。我们不急着追,她也不来催。看不到她了以为她跑去别处的时候,再走几步就能看到她在原地慢慢晃悠等我们。

那一次,年龄相差15岁的姐弟两人和一条精瘦的黑狗,吹着冬天的寒风在泛青的麦地里晃悠。打发无聊却难得的放松时光。很松散,却很默契。

再后来一个冬天,黑子生下几个小黑狗,那年特别冷,姥姥姥爷照顾不周,黑子用尽心力照顾小狗,不到一个月便衰弱过度死去了。我很难过。也很愤怒。

再后来,弟弟被爸妈和高压的学校搞到抑郁。

那些片段的时光在当时没有特殊的感觉,现在回想也许非常重要。

如果有机会,真想再那样在冬天的田埂上漫无目的地走一走啊。和还能感受到快乐的弟弟有说有笑,看他很纯真灿烂地笑着给我看他发现的好玩的草,在他撒尿的时候帮他放风。

有些事情发生了真的无法挽回,不是吗。

我很后悔在弟弟最痛苦的那几年我在外读书毫不知情。也没有主动关心和问过他的情况,只是简单地相信了爸妈的一切都好的话。等发现不对头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我真的没有保护好他。

我的家乡怎样我毫不关心,我只希望我的弟弟开心。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