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樂女友》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
·
IPFS
·
書中自有……

一道口子,紅色液體是子夜的養分,

白紙如初生的嬰孩,將一切吸吮,隱沒其中……

「親愛的,你要我做什麼?」

「我……」

書報攤買回的,是禿頭老闆推薦的脫單秘笈。

原本以為的無字天書,帶些憤怒,準備扔棄之際,血氣方剛的男孩,意外發現了顏如玉的存在。黃金屋?也是他日藏嬌之處吧?

血?是祭品?是課金?

無所謂,唯有夢中的搓粉團朱,喘息聲才是無窮無盡的樂土。

「哎唷,你好壞哦⋯⋯但這樣子不夠呢!」

嬌嗲,永遠是戰無不勝的武器。男孩果斷拾起桌上的小刀,不住劃下……


父親撞門,眼目所及,是七孔溢血的瘋狂,赤裸如木偶,乾枯如屍骨。淒厲的笑聲,是孩子的遺言,「我愛妳!我愛妳…」


書報攤,中午收購了一批二手書,《極樂女友》被擺在最底下,說是父親所整理過世孩子的遺物。

「回來啦……」

昏暗的騎樓,老闆的微笑,嘴皮動了一下,似乎有點了無生氣。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僅是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點滴拾遺,於悄然偶遇的空間現場,是悲歡離合,也是千古風流。在社畜禁錮裡掙扎如我,寫作是窗口也是救贖,手中的經緯,指引我向烏托邦邁進。
  • Author
  • More

《戴家兄弟快上車》

科西嘉,1944.7.31。

蒙頂山茶,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