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熱鬧街道上流淚

Feifei
·
·
IPFS
·
最後我還是選擇就在街道上哭吧

記得那次失戀後的一個黃昏,我獨自坐在海旁的長椅哭了很久。

慢慢地,海風吹著吹著,眼淚就慢慢乾枯。突然一名遊客走過來問我:

“你好,可以幫我拍個照嗎?”

我不敢直視他,不希望一位陌生人看到我紅腫的眼睛,我也不知道作何反應了。我獨自在自己痛苦的世界,身邊卻有遊人在拍照、談天,也有人在健身、跑步。

“不好意思。”

我回應了一句,就沖沖地離開了。

事後我想那位遊客可能很不解,可能覺得我這個小忙都不幫,不知道他有沒有留意到我哭得紅腫的眼睛。

我心裡覺得有點好笑了,也覺得一個人活著、不活著,對這個世界沒影響,誰會管我呢?真是可笑。你管你的哀傷,其他人都繼續做他們生命中該做的。


回想起來,我在大街上流淚也不止兩三回了。香港這個狹小人多之地,卻沒什麼人愛管閒事的,正好我流著淚在人群中穿梭,也不怕被問話了。

我愛獨自傷心,流淚的時候最怕就是被人發現,儘管如此,我卻是絕不可能在家裏躲起來哭的——或許根本沒地方躲。我有兩個弟弟,一家五口生活在一廳兩房的屋子,我沒有自己的一間房,睡的是“碌架床”——即上下床。在家裏無處可躲,就算你躲在廁所裡偷偷地哭,只要稍微抽泣聲大點,家人便會聽到。

所以有時候感覺我要找個地方流淚也不容易呢。試過躲在公廁的廁格裡哭,但你也知道,廁所——尤其是公廁,並不是“可待之地”。

最後我還是選擇就在街道上哭吧,我能哭出來的我便不會忍住,哭吧,街上的人們都為各自的生活匆忙著。我流淚的時候把頭放低點,或者走向比較少人的地方,從來就沒有人會管我閒事呢。

那次黃昏我哭完後就被遊客叫我幫他拍照,就證明沒人會管你的。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